靠谱网赌平台

  • <tr id='5yIwDy'><strong id='5yIwDy'></strong><small id='5yIwDy'></small><button id='5yIwDy'></button><li id='5yIwDy'><noscript id='5yIwDy'><big id='5yIwDy'></big><dt id='5yIwDy'></dt></noscript></li></tr><ol id='5yIwDy'><option id='5yIwDy'><table id='5yIwDy'><blockquote id='5yIwDy'><tbody id='5yIwD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5yIwDy'></u><kbd id='5yIwDy'><kbd id='5yIwDy'></kbd></kbd>

    <code id='5yIwDy'><strong id='5yIwDy'></strong></code>

    <fieldset id='5yIwDy'></fieldset>
          <span id='5yIwDy'></span>

              <ins id='5yIwDy'></ins>
              <acronym id='5yIwDy'><em id='5yIwDy'></em><td id='5yIwDy'><div id='5yIwDy'></div></td></acronym><address id='5yIwDy'><big id='5yIwDy'><big id='5yIwDy'></big><legend id='5yIwDy'></legend></big></address>

              <i id='5yIwDy'><div id='5yIwDy'><ins id='5yIwDy'></ins></div></i>
              <i id='5yIwDy'></i>
            1. <dl id='5yIwDy'></dl>
              1. <blockquote id='5yIwDy'><q id='5yIwDy'><noscript id='5yIwDy'></noscript><dt id='5yIwD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5yIwDy'><i id='5yIwDy'></i>

                友人張普世:不親美,難道讓我親中?!

                就是圓滾滾   2018-08-03 19:05  

                友人張普世先生,最近關註時事,有感而發,寫下了這篇文章。普世兄不常上網,特意托我把文章在網上刊出。據我所知,他對當下的網絡環境比較感慨,所以此文正言若反,真意不易看出。

                千萬裏我追尋著你

                                    ——心聲的流露

                張普世

                Pusher. Chang

                 

                今天聽到一人高呼:

                幽靈,一個懇求美國爸爸再愛我一次的幽靈,正在當代中國大地上徘徊。敲打計算器的精英、“優雅”而搖曳的學人、抱著“普世價值”打滾的交際花,都為之春心蕩漾、高潮不止。

                1922年,當中國深陷軍閥混戰、民不聊生之際,一位偉大的、風光的親美分子煞有介事地高呼:“我們要知道,外國投資者的希望中國和平與統一,實在不下於中國人民的希望和平與統一。”因為“投資者的心理,大多數是希望投資所在之國享有安寧與統▓一的。”所以,“我們現在盡可不必去做那怕國際侵略的惡夢。”(胡適:《國際的中國》)

                1949年以後,他成為退據孤島的蔣氏政權死忠支持者。在某次演講中他突發奇想,用孟子的“父子之間不責善”來形容中(偽政府)美關系。對此,連為他作傳的人都忍不住感嘆:“胡適一生鐘愛美國。這是他的信仰,旁人無從置喙。然而,一個人可以鐘愛美國,但不失其作為個人的尊嚴。這篇演講的命意儼然是以美國為父,中國為子。這已經遠遠超出了鐘愛的範疇,而落到了認美國為父的天地。”

                春風又綠江南岸。如今,這為偉大的、風光的親美分子,雖然墓木早拱,但已成為中國某一群體的集體文化符號。上帝批得,孔子批得,適之▓先生卻批不得!有人在艷羨他紅顏知己無數,出軌不需負責;有人在效仿他容忍寬和其名,險狠狹隘其實;更有人在追尋他的故步,一心一意地為美國在中國鼓吹,忠貞不渝地向美國表達那赤裸裸的愛意。甚至,有人連他當年借以邀名獲利的“派頭”與“風度”都不顧了,在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披掛上陣、嗷嗷直叫,向一切批判美國、維護中國利益的人發起最猛烈、最直接、最徹底的攻擊。真可謂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但我卻要嚴正回答:

                為什麽要親美?

                親美是一種立場。

                親美是一種態度。

                親美是一種品位。

                親美是一種風格。

                不親美,難道讓我親中?!

                我等親美之士,遙望星條旗,感激涕零,聲淚俱下,歌以詠誌:

                世之偉人,有逾華盛頓者乎?世之賢者,有逾羅斯福者乎?寰宇政體之善,有逾我美利堅三權分立者乎?古今盛世之景,有逾冷█戰後之美式大同乎?

                昔日華盛頓,提三尺劍,誅頑暴,建新邦,法周公吐哺,效堯舜讓賢,篳路藍縷,功成不居。後人觀其事跡,能不高山仰止?

                偉哉羅斯福,受命於危難之際,運籌於鬥室之間。君子不遠庖廚,玉音傳於黎庶。伐無道,誅屠夫,立盟誓於紐約,樹新規於開羅。古今開萬世太平者,無過於斯。

                歌畢,橫眉怒目,指天長嘯:

                流氓國家、野蠻政權,造核彈、擾海疆,內喪文明、外失優雅。視普世價值如芻狗,惹西方爸爸生閑氣。世無美利堅,不知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我輩雖喝狼奶長大,體制內撈金,然身在曹營心在漢,手裏高舉哈耶克,心中遙想美利堅。今世雖不能獲綠卡,登聖地,表赤膽忠心於自由像前,吻小情人於金門橋上,唯有霸占輿論、牢固地盤、培養後進、打壓異己,傳普世價值於荒蠻之地如中國者,以此報美利堅再造之恩。赳赳武夫,華府幹城。咨爾五毛,能不懼乎?!

                千萬裏我追尋著你,

                可是你卻並不在意。

                你不像是在我夢裏,

                在夢裏你是我的唯一……

                美國啊,你一定要強大,讓我再愛你一次!

                責任編輯:馬新齋 關鍵詞: 美國 中國 民主自由

                相關閱讀
                關鍵詞: 美國 中國 民主自由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