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润发888线路

  • <tr id='RXiROI'><strong id='RXiROI'></strong><small id='RXiROI'></small><button id='RXiROI'></button><li id='RXiROI'><noscript id='RXiROI'><big id='RXiROI'></big><dt id='RXiROI'></dt></noscript></li></tr><ol id='RXiROI'><option id='RXiROI'><table id='RXiROI'><blockquote id='RXiROI'><tbody id='RXiRO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XiROI'></u><kbd id='RXiROI'><kbd id='RXiROI'></kbd></kbd>

    <code id='RXiROI'><strong id='RXiROI'></strong></code>

    <fieldset id='RXiROI'></fieldset>
          <span id='RXiROI'></span>

              <ins id='RXiROI'></ins>
              <acronym id='RXiROI'><em id='RXiROI'></em><td id='RXiROI'><div id='RXiROI'></div></td></acronym><address id='RXiROI'><big id='RXiROI'><big id='RXiROI'></big><legend id='RXiROI'></legend></big></address>

              <i id='RXiROI'><div id='RXiROI'><ins id='RXiROI'></ins></div></i>
              <i id='RXiROI'></i>
            1. <dl id='RXiROI'></dl>
              1. <blockquote id='RXiROI'><q id='RXiROI'><noscript id='RXiROI'></noscript><dt id='RXiRO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XiROI'><i id='RXiROI'></i>

                “認同危機”:香港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麽?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19-11-13 15:13  

                禁止蒙面法案頒布了,騷亂還在繼續。香港正在變成《德國之聲》口中的“示威之城”【1】。

                破壞公共設施、毆打妨礙他人,擲燃燒彈、刺殺不同政見者,暴力事件正在不斷升級。甚至若有人公開在街上表明自己是中國人,都有可能會引來不懷好意的群毆。

                香港怎麽會變成這個樣子?這些極端主義者,對“中國”和“內地”已經有了應激式的仇恨,似乎在他們眼裏,內地和港府做什麽都是錯,正所謂畫地為牢、動而見尤,直到極端厭惡“中國人的身份”。而從更廣闊的群體來看,出現這樣的認同問題已不是一天兩天了。

                數據顯示:“中國人”認同創新低

                針對“市民的身份認同感”問題,香港大學自1997年以來每年通過電話采訪問卷調查的方式進行研究,並公開結果。該調查的問題設計較全面,調查人員會詢問被調查者認同自己為“香港人”、“中國人”、還是“混合身份”(“香港的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然後為各個認同的“認同感”和“重要性”打分。

                調查將單一身份和混合身份分開,以剔除重合部分,便於人們理解。只認同“香港人”的,可以視作本土派,認同“中國人”的是親內地派,認同“混合身份”的是中間派。

                1

                (香港大學:市民的身份認同感,

                2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對“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認同。)

                可以清楚地看到,香港回歸以來,總體而言,港人對“香港人”的認同是上升趨勢,從34.9%到62.9%,對“中國人”的認同是下降趨勢,從本就不高的18.6%,下跌到了10.8%。

                大趨勢中還有兩段小趨勢,以2008年為轉折點。從1997年到2008年,港人對“香港人”的認同逐漸下降,對“中國人”的認同逐漸上升,甚至一度反超“香港人”認同。到了2008年,港人對“中國人”的認同達到頂峰,對“香港人”的認同跌入低谷。不過從此之後趨勢扭轉,“香港人”再度取得優勢,成為主流認同。

                3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對“混合身份”的認同。)

                根據調查結果,對“混合身份”的認同也符合這個大致趨勢。總體來講,從回歸時的接近一半(44.9%)減少到了勉強超過1/3(35.8%),從2007年到2010年,都維持在較高水平,然後趨勢開始下跌。

                這說明,香港的中間派和親內地派都在萎縮,本土派在增強,已經成為相對多數派,為2010年代本土派勢力登上政治舞臺提供群眾基礎。

                4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年輕人對“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認同。)

                5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年輕人對“混合身份”的認同。)

                更值得註意的是年輕人的態度。根據調查,18到29歲年齡組的變化趨勢與總體一致,以2008年為拐點,經歷了從更加認同“中國人”到更加認同“香港人”的兩段趨勢。到了2019年6月,認同“香港人”的高達75%,而認同“中國人”的只剩下2.7%,認同“混合身份”的為21.7%。

                這說明在年輕人中,“本土派”成為絕對主流,中間派和親內地派加起來不到1/4。這似乎可以解釋自2010年代以來,年輕人愈發成為抗議活動的主力,而且手段越來越激進。

                6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對“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認同感評分。)

                調查讓受訪者對認同感打分,滿分10分,代表絕對認同,0分代表絕對不認同。被調查者對認同感的評分,也符合上述的趨勢█。1997年,兩個數字差別不大;對“中國人”的認同感一路上漲,在2008年超過“香港人”;之後趨勢逆轉。現在兩個數字差別較大,對“中國人”的認同感僅5.87分。

                說起來,港人的“中國人”認同並不一定指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認同,還可以進一步細化。

                7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對兩種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評分。)

                對“中華民族一份子”和“中國國民”兩種身份分別打分的做法始於2007年,結果顯示被調查者對兩種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都在下降,不過程度不一樣。看上去港人對“中華民族一份子”的認同感更強(但也比“香港人”的分數低),而對“中國國民”的認同感跌破了5。這說明港人更願意認同存在於文化上、歷史上的某種抽象的“中國”或“中華民族”,而不是在他們北方內地那個實際上存在的“政治上的”中國。

                8

                (香港大學調查結果:對“世界公民”身份的認同感評分。)

                有趣的是,港人發展出一種對“世界公民”的認同。從2007年開始,這種認同的得分大趨勢也是下跌,低於“香港人”認同的得分,不過高於兩種中國人身份的得分。

                “懷柔政策”打造香港本土認同

                綜上所述,相對多數的港人本土認同較強,國族認同較弱;認同抽象的、文化上的中華民族,不認同現實中的、政治上的中國。

                母庸質疑,港人正在經歷“認同危機”。【2】

                筆者杜佳此前曾分析過,香港人在身份認同上“含混不清”的“根源”是英國在香港的殖民統治。【3】

                殖民統治把香港和內地割裂,在南海之濱的小小一隅湊出共同的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特征、共同心理素質,讓生活在裏面的居民有條件“想象”出一個“共同體”。這是港人認同問題的物質基礎。

                “共同地域”自不必說。殖民者實行所謂“懷柔政策”,而不是完全的同化政策(或者放任不管政策),在“共同經濟生活”、“共同心理素質”,特別是“共同語言”上下功夫,有意識地推動香港形成本土認同。【4】

                在英國治理香▓港的政治方面,港督全權管理香港政務。經濟方面,發行港幣,不與英鎊掛鉤,財證權下放,建立獨立關稅區。語言上立英語為官方語言,但是英國人也沒有發動消滅中文的社會運動。

                這不代表殖民者發善心。一方面,這是“懷柔”的體現,是為了看上去像是尊重中國文化,消解華人反抗情緒。另一方面,殖民政府有意識地引導,保留粵語作為口語,文言文作為書面語的中文語文。港英政府機關的翻譯都比較“古雅”,如布政司、按察使等。

                1920年代,內地掀起“新文化運動”,提倡白話文。國民政府建立後,內地推行“國語”。解放後,內地推行普通話。國民政府曾推行漢字簡化運動,後來被新中國發揚光大。但不管是“國語”還是普通話,還是簡體字,都被港英政府嚴格抵制。香港在語言上必須有自己的風格,形成代表殖民地的“共同語言”,與中國(不管中國政府是誰)區隔。

                長期以來,港英政府利用文化、教育政策,打造“共同心理素質”,為鞏固殖民統治服務。辛亥革命後,殖民政府加強對教育的控制,嚴防革命思想滲透,提倡中國文化中保守、順從的部分。【5】名義上是在“保留”所謂中國“傳統”文化,實際上是在利用守舊的文化對抗革命的新文化。

                1930年代,為了抵制席卷中國內地的革命浪潮和民族主義情緒,對抗國民政府“新生活運動”,“抵消中國對於國族主義的強烈訴求”,港英政府開設公民科。1948年,香港公立學校“公民科”重要性增加,被列入會考科目。後來內地解放,港英政府更是“以公民教育作為█灌輸人民特定政治知識,以便對抗共產主義,維系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最佳武器”。【6】

                這可以解釋為何港人不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身份。

                公民科的內容,就是培養港人的本土意識,強調遵守法律、服從政府,“反對政治參與”,“不需要政治也可以造成經濟奇跡”。簡而言之就是做港英政府的順民。這種教育是“非政治化、與非國家民族化的”,目的是培養認同本土、忠於殖民地的“子民”,讓本土認同壓倒國家認同。

                當然,所謂“非政治化”本身就是另一種政治,是通過去政治化的手段,讓港人對內地政權視而不見,屏蔽內地的民族主義、社會主義思潮,從而認同香港“本土共同體”。

                總之,殖民統治及其政策是香港本土認同產生的物質基礎和根源。港英政府人為制造“傳統”與“現代”的對立,用想象中的、文化上的中國來對抗現實中的、政治的中國,以鞏固殖民▓統治。

                香港回歸後,殖民統治不存在了,港人得以“重新想象”中國。【7】這就是為什麽,根據港大的調查,港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在回國後逐年增長,在2008年達到頂峰。

                究竟發生了什麽,讓這個趨勢顛覆?

                反國民教育運動

                1984年中英簽署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公民教育有所變化,在培養“子民”之余加入些許“現代化”內容,“加深學生對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認識”,並增加對中國的介紹,為回歸做準備。【8】

                香港回歸了,教育政策卻沒有根本改變。一方面,1996年,殖民地政府最後一次制定《學校公民教育指引》。回歸後,為了體現香港在教育方面的獨立自主,該指引被保留並延續至今。

                港人的認同是個嚴肅的政治問題,是個涉及香港長治久安的根本性問題,可是港府卻試圖做“法律技術化處理”,殖民地時期所謂“非政治化”做法也沒有得到根本改變,【9】只是“敦促倡導”在公民教育加入一些培養“國民身份認同”的內容。【10】

                根據香港唯一的師範學校香港教育學院在2004年對香港各中學做的調查,公民教育的推行效果還不理想。而且“當課題涉及中國國民教育、政治制度和抽象的政治概念時,學校的關註較少”。【11】

                另一方面,香港一直都沒有加強國家認同的“國民教育”。2007年到2011年,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連續5年在《施政報告》上提出推動國民教育,港府開始做出嘗試。

                2012年上半年,港府制作了《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並向公眾咨詢意見,並打算9月開學推行。此事引發大規模抗議,並迅速政治化。

                代表反對派沖在前面的有兩個團體,分別是代表中學生的學民思潮,和香港最大的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

                2012年7月22日,教協、學民思潮和多個反對派團體成立“民間反國民教育大聯盟”。29日,反對派團體發動“全民行動、反對洗腦”萬人大遊行。媒體報道有9萬人參加。【12】8月30日,學民思潮發動“占領政府總部”。活動持續到9月9日,最高峰時號稱有12萬人參加。

                8月份,教協制作《反洗腦國民教育科》小冊子,將國民教育定性為內地政府針對港人的“洗腦”,“內容矯情和片面偏頗”,“使學生狹隘地認同中國政權”。

                那如何才能不矯情、不狹隘呢?教協提出堅持“公民教育”,“推行鼓勵理性批判思考,培養多元公民身份”,“才能維護香港的核心價值觀,確保‘一國兩制’下香港本位的‘一制特性’得以鞏固和持續發展”。

                所謂“公民教育”,上文已經提到,在殖民地時█期,其實質是“子民教育”,何來“批判性思考”?強調本土認▓同,哪有“多元身份”?回歸後公民教育的內容也沒有根本改變。

                “非政治化”的提法遮遮掩掩,其本質是用“公民教育”取代“國民教育”,是用本土認同代替國家認同,是另一種政治。正如上文已經說過,公民教育原本是殖民者反共的“武器”,本身即高度政治化。

                香港回歸後,從短期來看,港人對國家的認同有所增長。但是由於根本性的政治問題得不到解決,“武器”沒有被改造,而且拿捏在別人手裏,港人的認同問題就成了窗戶紙,唯一的問題是何時何人將它捅破。等到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中,反對派用自己的方式將這層窗戶紙捅破,並占領輿論陣地,把握討論節奏,將“國家”視為洪水猛獸,將“國民教育”視為洗腦,發動大規模的抗議示威,以港府讓步而收場。2012年10月8日,港府宣布擱置課程指引。

                國民教育的缺位,自然導致一代又一代的年輕港人本土認同增強▓,國族認同薄弱,形勢進一步惡化。上文的調查可以反映這一點。

                從此以後,香港的大小問題很容易政治化,反對派、本土派每每訴諸“內地(中國)-香港”的二元對立,而召喚起大規模抗議。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這一代香港年輕人成長起來了。

                註釋:

                [1]德國之聲. (2019年7月22日). 從金融之都到示威之城. 檢索日期: 2019年09月09日,來源: dw.com: https://www.dw.com/zh/從金融之都到示威之城/av-49698308

                [2]林芬、林斯嫻. (2007). 香港青年的中國觀: 民族認同與學生運動. 二十一世紀,(164), 66-86.

                [3]鄭宏泰、黃紹倫. (2002年10月). 香港華人的身份認同:九七前後的轉變. 二十一世紀, 頁 71-80.

                [4]陳雲根. (2011). 香港城邦論. 香港: 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

                [5]康玉梅. (2018). “一國兩制”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國民教育與國家認同. 環球法律▓評論, 頁 165-177.

                [6]單文經、陳鏗任、洪泉湖. (2001). 香港公民教育的歷史發展與重要問題. 中等教育, 53(5),  頁 58-76.

                [7]鄭宏泰、尹寶珊. (2016). 躁動青春. 香港: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8]香港教育局. (2012). 德育、公民及國民教育:課程發展歷程簡介. 檢索日期: 2019年9月10日,來源: 香港教育局: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moral-national-edu/chronology%20of%20MCNE%20n%20policy%20addresses%2008102012.pdf

                [9]同5

                [10]湯惠蕓. (2012年8月3日). 香港國民教育反洗腦風波來龍去脈. 檢索日期: 2019年9月11日,來源: 美國之音:https://www.voacantonese.com/a/hong-kong-events-against-national-education-review-20120803/1454655.htm

                [11]吳迅榮、梁恩榮. (2004). 香港初中推行公民教育的現況. 香港教師中心學報, 3, 頁 72-84.

                [12]同10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香港 香港問題

                相關閱讀
                關鍵詞: 香港 香港問題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