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真人棋牌

  • <tr id='wdVfqa'><strong id='wdVfqa'></strong><small id='wdVfqa'></small><button id='wdVfqa'></button><li id='wdVfqa'><noscript id='wdVfqa'><big id='wdVfqa'></big><dt id='wdVfqa'></dt></noscript></li></tr><ol id='wdVfqa'><option id='wdVfqa'><table id='wdVfqa'><blockquote id='wdVfqa'><tbody id='wdVfq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dVfqa'></u><kbd id='wdVfqa'><kbd id='wdVfqa'></kbd></kbd>

    <code id='wdVfqa'><strong id='wdVfqa'></strong></code>

    <fieldset id='wdVfqa'></fieldset>
          <span id='wdVfqa'></span>

              <ins id='wdVfqa'></ins>
              <acronym id='wdVfqa'><em id='wdVfqa'></em><td id='wdVfqa'><div id='wdVfqa'></div></td></acronym><address id='wdVfqa'><big id='wdVfqa'><big id='wdVfqa'></big><legend id='wdVfqa'></legend></big></address>

              <i id='wdVfqa'><div id='wdVfqa'><ins id='wdVfqa'></ins></div></i>
              <i id='wdVfqa'></i>
            1. <dl id='wdVfqa'></dl>
              1. <blockquote id='wdVfqa'><q id='wdVfqa'><noscript id='wdVfqa'></noscript><dt id='wdVfq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dVfqa'><i id='wdVfqa'></i>

                歐盟向東:解體危機中的版圖擴張與權力重組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19-12-04 17:04  

                歐盟已是一座圍城,裏面的想沖出來,外面的想沖進去。

                與英國正式分手的議程一拖再拖,路途跌宕起伏。在這段一言難盡的關系面前,歐盟成員國似乎已經陷入了完全的被動:“2192年,英國首相再次來到布魯塞爾,要求延長‘脫歐’期限。沒有人記得這項傳統從何開始,但它每年都在上演……”

                這是遭遇婚變的歐盟最無奈的自我排遣,它至少表明,開始糾纏之後,它們註定將要互相折磨到白頭。盡管開始一段新關系的打算早已蠢蠢欲動,但在東歐這股春心蕩漾的熱情面前,歐盟卻始終不敢放縱,保持著異乎尋常的冷靜。

                歐盟東擴,非不為也,實不能也,它首先需要察看俄羅斯的臉色。普京大帝日前接受一家英國媒體采訪時叱曰:“歐盟將在未來10年內完全解體,就像當年蘇聯解體一樣。”

                經濟獨立的前任毅然轉身,倚草附木的備胎踏破紅塵。失落和感動輪番侵擾,令歐盟悲欣交集,亦喜亦憂。

                是蛋糕,更是毒藥

                10月7日,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訪問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時▓說,德國支持格魯吉亞加入歐盟和北約的努力。但他話鋒一轉:格魯吉亞所處地緣問題並不簡單,主要是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這兩大分離地區的問題。

                媒體大都忽略了施泰因邁爾的後半句。

                格魯吉亞北接俄羅斯,西南與土耳其接壤,地處黑海和裏海之間,這個國土面積與中國重慶市相當的東歐小國,處在重要的地緣十字路口上。不僅如此,作為俄羅斯向歐洲輸送石油和天然氣的管道沿線國家,它還是美國在高加索地區的戰略盟友。雖為小國,地緣政治角色卻頗有分量。

                在格魯吉亞內部,背靠高加索山脈、與俄羅斯一山之隔的南奧塞梯一再謀求獨立。為了爭奪南奧塞梯的控制權,俄羅斯和格魯吉亞在2008年8月8日至18日曾經爆發戰爭,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的獨立隨即得到了俄羅斯的承認。

                結果是,格魯吉亞第二天就和俄羅斯斷交,並於次年的8月18日走完了退出獨聯體的全部法律程序。此外,在2010年的6月25日,格魯吉亞政府還拆除了斯大林故鄉哥裏市中心廣場的斯大林像,並在原址上樹立了“對俄戰爭犧牲英雄紀念碑”。

                事實上,這個問題並不像德國總統說的那麽“主要”。

                1

                (格魯吉亞,北約和歐盟都想吃下的蛋糕)

                蘇聯解體以來,格魯吉亞逐步轉向西方,在美國的資助下,作為獨聯體國家的格魯吉亞2003年末發生了玫瑰革命。此前靠著美國國會獎學金留洋鍍金的米哈伊·薩卡什維利於2004年當選總統,隨之而來的是鐵腕去俄羅斯化和積極推動格魯吉亞加入北約,並尋求加入歐盟。

                2

                (赫芬頓郵報:手持玫瑰花的米哈伊·薩卡什維利)

                當時小布什是美國總統,他積極支持格▓魯吉亞“民主化”進程,因而在該國很受歡迎。2005年,在薩卡什維利訪美期間,格魯吉亞甚至把首都阿夫拉巴拉區梅拉蘭大街改名為小布什大街。

                小布什在執政期間積極推動“北約東擴”計劃,用以遏制並進一步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空間,因此2008年4月,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舉行的北約峰會上,美國向北約成員國施加壓力,想盡快落實讓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計劃。

                3

                (南奧塞梯的獨立表明事情並不簡單)

                宣告獨立之後的南奧塞梯則通過簽署《俄羅斯與南奧塞梯一體化條約》,在2015年初實質上並入了俄羅斯。

                從格魯吉亞的角度看,這意味著其20%的領土落進了俄羅斯手中。

                不行,歐盟也不行

                格魯吉亞和小布什的計劃卻落空了。薩卡什維利回憶當時的場景說:“布什已經為我們盡力了,因為當我走進房間看到他時,他的臉紅得像根胡蘿蔔。”

                在2008年的峰會上,“北約東擴”計劃遭到德國和法國的明確反對。德國總理默克爾直言擔心北約成員國被格魯吉亞綁架,陷入與俄羅斯的戰爭和公開對抗,,而這樣就能削弱“舊歐洲”。

                不過,同樣是在2008年的北約峰會上,同為美國支持的的阿爾巴尼亞和克羅地亞的北約申請卻得到了批準。北約從最初的12個成員國,逐漸向東擴張,現在已有29個成員國。

                4

                (維基百科:冷戰後加入北約的國家)

                2018年7月,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峰會的閉幕式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問美國總統特朗普,格魯吉亞什麽時候才能成為北約會員,特朗普直截了當地回答:“在某個時候,但不是現在。”

                從2008年到2018年這十年期間,格魯吉亞為加入北約作了很多努力,然而始終未能如願。

                雖然無法給予名分,北約卻可以實質上與格魯吉亞發生和保持關系。2019年3月,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訪問了格魯吉亞,他將格魯吉亞稱為北約的“特別夥伴”,並贊揚格魯吉亞在阿富汗安置了數量最多的非北約士兵,和積極參與演習活動。這表明格魯吉亞和北約的合作正在不斷具體化。

                5

                (德國時代周報:在2015年北約演習中的格魯吉亞士兵)

                作為北約的“特別夥伴”,格魯吉亞可以獲得北約的軍事援助,但在抵禦俄羅斯方面卻得不到任何承諾。因為只有真正的北約成員國才有資格被置於第五條款的保護之下。第五條款被視為█北約的“核心”,即北約對任何針對某一締約國的攻擊作集體回應。

                6

                (《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

                格魯吉亞新上任的總統薩洛梅·祖拉比什維利也有著堅定的親西方立場。今年3月,她在年度施政報告中指出,格魯吉亞將在2019年進一步擴大同北約和歐盟的合作。今年4月,她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說,在英國退出歐盟後,格魯吉亞將很樂意“填補空缺”。她認為,世界現在面臨著許多危機與挑戰,格魯吉亞可以通過接近歐洲來應對。

                7

                (格魯吉亞日報:英國脫歐為格魯吉亞開啟歐盟之門)

                這位女總統在巴黎出生、長大。她堅信正是因為她是歐洲人,才更加受到格魯吉亞民眾青睞的。

                據德國《世界報》報道,格魯吉亞人對歐盟極富好感。在格魯吉亞,歐盟旗幟無所不在。2018年5月,根據美國國家民主研究所(NDI)的一項調查,約75%的格魯吉亞人支持該國加入歐盟。

                調查顯示,倘若格魯吉亞公民必須在歐盟和俄羅斯領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AWU)之間做出選擇,約65%的人選擇加入歐盟,只有21%的人支持加入歐亞經濟聯盟。

                 

                8

                (明鏡周報:默克爾與馬穆卡·巴赫塔澤)

                而歐盟對此的態度,卻並不積極。這從默克爾2018年訪問格魯吉亞時發表的言論中可見一斑。

                2018年8月23日,默克爾訪問格魯吉亞時,時任格魯吉亞總理馬穆卡·巴赫塔澤向默克爾明確地表明了該國的願望。他指出,格魯吉亞是歐洲文明的一部分,所以格魯吉亞一定要爭取成為歐盟和北約的成員國。

                默克爾當面沒好意思潑冷水,但在私底下她便褪去了那份客氣。

                9

                (德國之聲:默克爾在第比利斯國立大學參加活動)

                默克爾次日在第比利斯與學生會面時說,歐盟與格魯吉亞雙方希望更緊密地合作。但當被問及格魯吉亞可能加入歐盟的日期時,她補充說:“但是從歐盟方面看來,不能太過迅速地作出保證。”她強調,這不僅在於格魯吉亞必須滿足加入歐盟的條件,還在於歐盟必須有能力接納新國家,比如歐盟必須考慮更好地協調外交政策。

                默克爾再次重申歐盟的難處與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這兩個地區有關。她表示這種沖突局勢是格魯吉亞加入歐盟和北約的主要障礙,解決該問題需要很長時間。

                默克爾表示,歐盟將首先與西巴爾幹國家進行入盟談判,而格魯吉亞則被安排在下一輪。在這期間雙方要能夠更加緊密合作,而不必在意是格魯吉亞是否具有正式成員資格。

                下一輪,大概是20年後的事了。

                北約給予的“特別夥伴”稱號當然只是禮貌的敷衍,歐盟似乎也無法在表示歡迎和為難之外給予格魯吉亞更多。

                懸崖邊緣

                對於歐盟來說,德國對格魯吉亞的單方面接納不過是一張空頭█支票。

                格魯吉亞和歐盟之間有著政治聯盟協議、自由貿易協議和簽證自由化協議。格魯吉亞還提供了近1000名士兵以支持北約的行動。根據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報告》和腐敗指數,格魯吉亞的情況要好於意大利、希臘和羅馬尼亞。新聞自由程度要好於匈牙利、馬耳他和克羅地亞。

                格魯吉亞人民不能理解為什麽他們要比科索沃、波黑等巴爾幹國家等待更長時間,才能加入歐盟;也不理解,為何付出這麽多努力,仍無法加入北約。

                雖然歐盟計劃在2017年到2020年間提供約4億歐元的財政援助,並且歐盟與格魯吉亞的經濟聯系日益緊密,但格魯吉亞最想要的,歐盟始終給不了。

                事實上,巴爾幹國家的入盟談判也遙遙無期。在10月的歐盟峰會期間,法國總統馬克龍極力反對啟動北馬其頓和阿爾巴尼亞的入盟談判,理由是對兩國的改革進展持懷疑態度。

                馬克龍表示,歐盟亟需改革新成員入盟程序,在改革完成前不應接納任何新成員。

                這兩個國家在歐洲中部處於極為重要的戰略位置。德國和許多其他歐盟國家對這一事態發展感到不解。德國歐洲事務部長羅斯(Michael Roth)說,德國對此“非常失望”。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也表達了失望:“這不是一次失敗,而是一個錯誤。我真的感到難堪。”

                由此可以看出,法國對歐盟意見很大,法國和德國的分歧也正在擴大,歐盟內訌嚴重。而11月7日《經濟學人》發布的馬克龍的受訪言論,更進一步凸顯法德兩國分歧深重,北約內部更是矛盾重重。

                今年10月21日,歐盟峰會剛過,馬克龍在巴黎愛麗舍宮接受了《經濟學人》的采訪,此次采訪長達1個小時。但采訪內容卻遲遲於11月7日才刊登出來。

                10

                (《金融時報》 馬克龍警告歐洲:北約正在腦死亡)

                馬克龍言辭激烈,他說,“我們目前經歷的是北約的腦死亡”。他抨擊特朗普單方面從敘利亞撤軍,甚至沒有告訴各個北約盟友,“美國和北約盟國在戰略決策上沒有任何協調。”

                馬克龍還說,歐洲站在“懸崖邊緣”, 歐洲首次跟一位不支持歐洲戰略的美國總統打交道,英國脫歐和歐洲政治動蕩正在從內部削弱歐洲。

                馬克龍傳達的基本信息是,歐洲不僅需要作為一個經濟集團,還要作為一個戰略整體采取行動。歐洲應當重新獲得“軍事主權”,並開始與俄羅斯對話。

                對於這番言論,默克爾表示反對。她堅定地指出:“北約是我們的安全聯盟”。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間接地對馬克龍提出警告,他表示,任何試圖讓歐洲與美國脫鉤的嘗試,都將傷害歐洲自身。

                法德關系對於歐洲的繁榮與穩定至關重要。如今,無論歐盟還是北約內部,裂痕深重,矛盾重重。歐盟和美國的關系,以及美國和北約盟友的關系也不知所終。

                法國已經公開表達了對美國的不滿,而德國仍在努力迎合著美國。前不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德期間,對德國和俄羅斯的“北溪2號線”輸氣管道提出嚴厲批評,德國選擇了默默忍受。默克爾和德防長還向蓬佩奧承諾截至2024年將德國軍費開支提升至GDP的1.5%,以安撫他的憤怒。

                如今歐盟和北約的內部矛盾已經█表面化,其他小國就更得順其自然。如今的格魯吉亞只能靜靜地等下去。或者,考慮下其他選擇。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歐盟 格魯吉亞 蘇聯解體 美歐關系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