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黄金版登陆平台

  • <tr id='GIgnZ2'><strong id='GIgnZ2'></strong><small id='GIgnZ2'></small><button id='GIgnZ2'></button><li id='GIgnZ2'><noscript id='GIgnZ2'><big id='GIgnZ2'></big><dt id='GIgnZ2'></dt></noscript></li></tr><ol id='GIgnZ2'><option id='GIgnZ2'><table id='GIgnZ2'><blockquote id='GIgnZ2'><tbody id='GIgnZ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IgnZ2'></u><kbd id='GIgnZ2'><kbd id='GIgnZ2'></kbd></kbd>

    <code id='GIgnZ2'><strong id='GIgnZ2'></strong></code>

    <fieldset id='GIgnZ2'></fieldset>
          <span id='GIgnZ2'></span>

              <ins id='GIgnZ2'></ins>
              <acronym id='GIgnZ2'><em id='GIgnZ2'></em><td id='GIgnZ2'><div id='GIgnZ2'></div></td></acronym><address id='GIgnZ2'><big id='GIgnZ2'><big id='GIgnZ2'></big><legend id='GIgnZ2'></legend></big></address>

              <i id='GIgnZ2'><div id='GIgnZ2'><ins id='GIgnZ2'></ins></div></i>
              <i id='GIgnZ2'></i>
            1. <dl id='GIgnZ2'></dl>
              1. <blockquote id='GIgnZ2'><q id='GIgnZ2'><noscript id='GIgnZ2'></noscript><dt id='GIgnZ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IgnZ2'><i id='GIgnZ2'></i>

                生產“真相”:學術與宣傳合謀下的美國“政治戰”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1-07 13:52  

                “我們的武器”

                美國有強大的軍隊,同時也極其重視宣傳和“政治工作”,這些都是美國影響、幹涉世界的手段。美國國務院主管外事工作,同時是美國對外輸出影響、幹涉他國的重要部門。

                二戰時,美國逐步認識到宣傳的重要性。1942年2月1日,VOA電臺成立,開設德語節目,從紐約跨過大西洋,借助英國廣播公司的設備,把有關戰爭進程的新聞輸入納粹德國境內,以影響德國人。

                “對我們來說,新聞有些時候是好消息,有時是壞消息。我們總會講述真相”。(克裏斯·科恩, 2010)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455

                (VOA的上級機構叫信息協調處(Coordinator of Information),既是情報部門,又是宣傳部門。1942年6月,信息協調處被分成兩個部門,分別是戰略服務處(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和戰爭信息處(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戰略服務處是CIA的前身,戰爭信息處負責VOA的工作。現在VOA的上級是聯邦政府獨立部門美國國際媒體署。)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03

                (1957年2月25日,時任美國總統埃森豪威爾視察VOA並發表重要講話。)

                1945年8月,時任總統杜魯門讓美國國務院接手這部分工作。杜魯門很▓重視宣傳,讓其他國家的民眾了解“美國生活公正的全景,以及美國政府的目標和政策”。(美國國務院, 1947)

                不過,在“有識之士”看來,這一切還遠遠不夠。因為冷戰初期,蘇聯宣傳部門讓美國的同行覺得相形見絀,歐洲國家有倒向共產主義的危險。

                1948年,時任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的喬治·凱南(George F. Kennan)最早提出政治戰(political warfare)這個概念。

                所謂政治戰,就是克勞塞維茨的戰爭理念在和平時期的應用,是國家使用除了發動熱戰之外的一切公開和非公開活動來達到目的。經濟手段、外交活動都可以成為政治戰手段。宣傳自然是政治戰的重要手段,包括夾帶私貨的“白色宣傳”和在目標地區煽動叛亂的“黑色”宣傳和心理攻勢。(喬治·凱南, 1948)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08

                (克勞塞維茨是19世紀早期的德國軍事家。他提出戰爭為政治服務,目的是打垮敵人。凱南把克勞塞維茨搬出來,就是在說美國發動政治戰就是為了打垮蘇聯,沒有中間情況,絲毫不能妥協。)

                凱南認為國際關系的本質是“鬥爭有節奏的脈動,進入戰爭,退出戰爭”。英國曾靠政治戰維持世界帝國,而蘇聯把政治戰的運用又推到高峰。因此現在,美國政府不能太天真,應該在宣傳上全面出擊。

                他提出要使用一切公開和秘密手段對蘇聯發動政治戰,包括接納異見分子,吸收蘇聯的“政治難民”,加大宣傳力度,組織“自由運動”,滲透、破壞、顛覆蘇東陣營國家。總之,美國政府應當做充分動員,引導社會力量參與打擊蘇聯,尤其訴諸所謂“公民抵抗暴政”。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23

                (德文版《喬治·凱南與冷戰》。凱南曾經擔任美國駐蘇聯副大使,他的大作包括任職期間發出的著名“長電報”,以及《蘇聯行為的根源》(the Sources of Soviet Conduct,又稱“X文件”),號召美國遏制蘇聯。他為冷戰奠定理論基礎。)

                1947年,美國制定《國家安全法》(公法80-253),國家安全委員會依法成立,作為總統身邊的重要參謀機構。該機構很快對宣傳問題進行針對性研究。1949年,杜魯門根據美國國安委的建議(同時也符合凱南的建議)決定加大投入,並讓美國國務院統管“政治戰”工作。

                當時,VOA有了俄語頻道,專門針對蘇聯境內聽眾發布消息。美國的目的很“單純”,用時任國務院分管公共事務的助理部長愛德華·巴列特(Edward Barrett)的話來說,就是把新聞宣傳作為“我們的武器”,發動針對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政治戰”。

                “就像步槍,只有當信息項目的目標被設計成為政治‘武器系統’的一個部分時,才能成為達成國家目標的重要工具。我們確信,政治戰也應該像其他任何形式的戰爭那樣去組織,要有特殊的武器、戰略、戰術、後勤和訓練。” (愛德華·巴列特, 1953)

                據說西方媒體“客觀公正”?其他媒體姑且不論,但至少這VOA(以及如今美國國際媒體署旗下的其▓▓他媒體)和這個詞沒關系。美國的官辦外宣媒體,從一開始就是美國政府保障國家利益的政策工具,是對外宣傳、顛覆敵國的“武器”。宣傳不是念新聞,而是一場“戰爭”,是有組織的軍事行動。

                磨刀霍霍,殺聲四起。

                直到今天,美國務院█還在繼續抓政治戰,下轄美國國際開發署、美國人權、民主、勞工▓辦公室,給美國民主基金會、美國和平隊等機構撥款。這些單位本不是情報部門,卻發揮著情報部門的作用,為“達成國家目標”歷下赫赫戰功。

                “特洛伊計劃”

                不過,在草創階段,美國國務院的工作並不好做。

                首先,這套體制剛剛建立起來,還不穩固。其他官僚機構也希望分享對外宣傳幹涉這塊蛋糕,特別是軍方和新成立的CIA。

                其次,國務院的工作遭遇一連串具體的技術問題,比如蘇聯察覺到美國的企圖,開始幹擾VOA的俄語廣播,而且效果很好。

                當年的美國政界和學術界普遍認為,只要美國開動宣傳機器,把蘇聯的政治和經濟體制弊端與問題向蘇聯人民指出來,就可以沈重打擊蘇聯。美國的宣傳機器必須迅速重新發揮作用。

                1950年4月,杜魯門在美國新聞編輯協會(the American Society of Newspaper Editors),對VOA的工作表示贊揚,強調對蘇聯宣傳戰的重要性。“共產黨的宣傳攻勢強而有力,旨在讓全世界的人倒向共產主義……我們必須發動偉大的真相戰役(great campaign of truth),讓全世界都聽到我們的聲音。” (美國國務院, 1950)

                杜魯門著手向國會申請增加撥款,支持他的“真相戰役”。該計劃得到美國眾多政要的支持,包括已卸任的歐洲盟軍總司令、下一任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和未來的國務卿約翰·杜勒斯。該計劃被稱為“思想界的馬歇爾計劃”(a Marshall Plan in the field of ideas)。(阿蘭·尼德爾, 1993)

                美國國務院邀請學術界、產業界和政府人員來調研如何把工作推進下去,特別是應該如何突破蘇聯的幹擾。這就是“特洛伊計劃”(Project Troy)。

                在荷馬史詩中,希臘的勇士隱藏在木馬中,騙特洛伊打開城門,從而滲透進去,拿下城市。美國國務院給計劃取這個名字,正是希望當代的“特洛伊木馬”能夠乘著無線電波進入蘇聯,最終打敗瓦解這個國家。

                國務院在當時首先拿出5萬美元,找到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蘭德公司、洛克菲勒基金會、貝爾實驗室和國家標準局的專家學者,他們涉及的領域包括歷史學、心理學、醫學、法學、經濟學,當然還▓有很重要的無線電和通訊技術。

                這些都是名字如雷貫耳的機構,國務院希望把美國產、學、研的頂層發動起來,來一場“對外宣傳工作會議”大討論。社會科學領域的專家和心理學家負責研究宣傳工作的基礎問題,包括蘇聯的體制及其弱點,美國要如何針對性地發動宣傳。通訊領域的專家負責研究如何讓美國的宣傳進入蘇聯。

                專家組的效率很高,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後,1951年2月15日,最終報告被遞交到國務院。

                報告認為,在政治戰方面,指出美國以往的對外宣傳只是在防禦,美國現在需要轉向戰略進攻,目標是兵不血刃,拿下蘇聯。

                在宣傳策略上,報告提出多做西方的正面宣傳,特別是強調西方取得的物質成就;對蘇聯體制做負面宣傳,特別是瞄準斯大林,但是要避免攻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本身。報告提出把斯大林和馬克思做切割,在宣傳上把斯大林塑造成共產主義事業的叛徒。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12

                         (1959年7月24日尼克松和赫魯曉夫之間著名的“廚房辯論”)

                這個策略非常█高明。宣傳西方的物質成就可以吸引蘇聯和東歐國家人民,畢竟當時蘇東地區生活水平並不高。同時避免擺出居高臨下的樣子,以免激怒他們。把斯大林同馬克思切割,一方面可以吸引蘇東地區(乃至其他地區)的“溫和的”馬克思主義者,同時試圖引發社會主義陣營內部的意識形態內鬥。如果每個社會主義國家都認為自己才“最正統”,其他的都是“修正主義”,必須“批倒批臭”,那自然不存在團結統一的社會主義陣營與西方對抗。

                筆者不禁聯想到,這不就是今天的中文互聯網上流行的“除你左籍”麽?國內有很多“共產主義者”不贊同蘇聯,寫出長篇大論不斷地把斯大林開除出社會主義陣營。

                這就叫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把我們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同時亂了敵人。這個策略回答了“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一政治鬥爭的首要問題。即使你是馬克思主義者,只要反對斯大林,就可以跟美國結盟。美國那一代冷戰人才的確很懂鬥爭哲學。

                在宣傳的手▓段方面,報告提出要利用各種形式,電影、特工滲透、圖書館服務、學生交換活動等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發動宣傳。從專業學術期刊到商業廣告,都要為宣傳服務。

                至於技術方案,一方面,VOA需要加大力度,另一方面,美國需要開發一種小的、便攜式的短波電臺,大量制造,然後用各種方式送入目標區域,以便讓當地人能夠接收VOA。

                直到現在,美國依然在使用類似的技術手段。美國國務院屬下的美國國際開發署2009財年到2011財年在古巴推動民主的工作,就包括幫助古巴設立“獨立短波無線電臺”。(美國政府問責署, 2013) 至少這可以讓古巴人收聽到美國國際媒體署下屬的古巴廣播辦公室(Office of Cuba Broadcasting,原馬蒂廣播電視臺)的西班牙語節目。

                報告提出,蘇聯自然會做出反應,但這正是美國所希望的。相對於美國,蘇聯是個貧窮國家,掌握的資源較少。蘇聯不得不把本就稀缺的資源投入到對抗美國的宣傳戰,同時維持自身的宣傳陣線,以及內部維穩,而不是生產領域等其他更有用的領域。報告提出對蘇聯發動全面“電磁戰爭”(electromagnetic war),至少也能消耗蘇聯資源,把蘇聯耗死。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28

                           (《紐約時報》1987年5月26日報道。)

                後來的事實證明,美國技術的效果很好。在1970年代中期,蘇聯境內有多達2800萬人每周至少收聽一次VOA。蘇聯對VOA的幹擾在1987年5月26日終止,這是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公開化”改革,對西方示好的表現。4年後,蘇聯解體。(菲利普·希諾, 1987)

                報告受到美國高層的高度重視,它的影響貫穿了冷戰時期的美國外交政策。美國國務院一手抓外交工作,一手抓外宣工作和滲透工作的格局由此確立。報告還提出讓美國青年上山下鄉,去第三世界國家,宣傳美國的光輝形象。後來肯尼迪政府以此為指導思想建立“美國和平隊”(歸國務院統轄)。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31

                (1961 年,在肯尼迪的推動下,美國通過了《和平隊法》而建立了和平隊,目標是 “促進世界和平和友誼”)

                制作報告時,國務院使用了政府部█門向學術機構和私人智庫發包的模式,該模式得到傳承並被發揚光大。美國各頂級大學和政府的聯系更加緊密。

                那麽,如何評價“特洛伊計劃”的效果呢?

                從幾十年的歷史來看,蘇聯的確被兵不血刃地拿下,“西方-81”演習中號稱讓西方國家顫抖的鋼鐵洪流並沒有任何作用。蘇聯不等北約的隱身轟炸機來“敲門”就自己先解體。這場貫穿整個冷戰的宣傳戰和“政治戰”以美國的最終勝利而告終。

                “全球電子競爭時代”

                對蘇聯的政治戰結束了,但是美國的宣傳戰隊可沒有馬放南山,美國國務院屬下各部門依然在世界各重點地區維持存在。美國的智庫也在積極獻策。

                2018年3月,布魯金斯學會發布報告《政治戰的未來:俄羅斯、西方、和即將到來的全球電子競爭時代》(THE FUTURE OF POLITICAL WARFARE: RUSSIA, THE WEST, AND THE COMING AGE OF GLOBAL DIGITAL COMPETITION)。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34

                (布魯金斯報告)

                報告指出▓在新世紀,美國依然面臨兩個主要的大國競爭對手,即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國家“投入資源研發新技術,政治戰領域的下一次大躍進的全球競爭將會加劇”。(布魯金斯學會, 2018)

                新時代的政治戰展現出新的技術特征。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俄羅斯通過社交媒體,把大數據用作武器,僅花費10萬美元,就把內容推送▓給1.5億臉書和Ins用戶。臉書本來就在應用基於大數據的“精準定位”(micro-target)技術,只不過這次被俄羅斯利用。

                基於人工智能,原本的視頻和音頻素材,可以被剪輯成新的形勢,足可以假亂真,這叫“深度造假”(deep fake。德國和美國的研究人員發現,他們能夠用某人YouTube賬戶上的視頻,制作出可信度很高的新視頻。音頻偽造更加簡單,報告提出,只需要讓真人錄制1分鐘,就可以制作出他的電子音頻程序。真相成了能夠批量生產的產品。

                局面不容樂觀,報告警告說,跨大西洋的安全、民主價值觀,乃至整個國際體現在都面臨挑戰。報告提出,面對新形勢,美國必須“保持領先”。

                報告提出,首先,美國政府、盟國政府和私人企業之間必須建立信息共享機制,防止美國的網絡公司被他人利用來“破壞民主制度”。簡而言之就是大數據被續抓在自己手裏。

                第二是加強信息安全。美國和盟國政府要加強制度建設,互聯網公司要搞好內部審查,快速識別假賬戶,重點打擊機器人水軍。不受歡迎的機構發布內容將受到更加嚴格的審核。

                最後是加大研究投入,保持技術領先。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38

                (2019年4月15日,前任CIA局長、現任國務卿蓬佩奧在德州農工大學演講時說道:“我曾擔任CIA局長。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我們還有一門課程專門來教這些。這提醒你們美國探索的榮耀。”這些話引發了現場熱烈的鼓掌。參見視頻:

                2018年,美國政府的老朋友蘭德公司受美國陸軍委托也做了相似的研究,發布報告《現代政治戰:目前的手法和可能的回應》(Modern Political Warfare: Current Practices and Possible Responses)。

                蘭德公司提出了與布魯金斯學會類似的看法,那就是政治戰在信息時代已經發生深刻變化,美國政府必須加大力度,做出回應,以免落在競爭對手後面。

                報告提出,美國政府“最高層”必須考慮“信息領域,以及在該領域有效行動的能力”。(蘭德公司, 2019) 報告認為美國需要制定總體戰略,美國國務院主抓政治戰,其他有關部門在國務院領導下開展合作。美國軍方可以派人擴充國務院的幹部隊伍。而國務院也應該同軍方合作,共同應對政治-軍事威脅。

                美國的體制依然發揮作用,“政治戰”在21世紀依然激烈。


                參考文獻:

                【1】阿蘭·尼德爾. (1993). “真相是我們的武器”:特洛伊計劃、政治戰和國家安全領域的政府-學術界的關系[J]. 外交歷史, 頁 399-420.

                【2】愛德華·巴列特. (1953). 真相是我們的武器[M]. 紐約州紐約市: 芬克和瓦格諾出版社.

                【3】布魯金斯學會. (2018年3月). 政治戰的未來:俄羅斯、西方、和即將到來的全球電子競爭時代[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3日,來源: 布魯金斯學會: 

                https://www.brookings.edu/wp-content/uploads/2018/03/the-future-of-political-warfare.pdf

                【4】菲利普·希諾. (1987年5月26日). 蘇聯多年幹擾VOA[N].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5日,來源: 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1987/05/26/world/years-of-jamming-voice-of-america-halted-by-soviet.html

                【5】克裏斯·科恩. (2010年9月). 遲來的糾正:VOA真正的首次廣播[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2日,來源: 

                http://www.chriskern.net/: http://www.chriskern.net/essay/voaFirstBroadcast.html

                【6】蘭德公司. (2019). 聚焦現代政治戰的需求越來越大[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3日,來源: 蘭德公司: 

                https://www.rand.org/pubs/research_briefs/RB10071.html

                【7】美國國務院. (1947). 外交政策背█景總結:美國“公正的全景”[G].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2日,來源: 谷歌閱讀:

                https://books.google.com.hk/books?id=hTaKfBgmpgMC&pg=PA7&lpg=PA7&dq=President+Truman+a+full+and+fair+picture+of+American+life+and+the+aims+and+policies+of+the+United+States+Government&source=bl&ots=TRPZ3QgJ3K&sig=ACfU3U3QM-kHwWtfBfiHTY6QqpkRVJkeLw&hl=zh-C

                【8】美國國務院. (1950). 1950年的美國外交[G].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3日,來源: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圖書館: 

                http://digicoll.library.wisc.edu/cgi-bin/FRUS/FRUS-idx?type=goto&id=FRUS.FRUS1950v04&isize=M&submit=Go+to+page&page=304

                【9】美國政府問責署. (2013年1月). 古巴民主援助[R]. 檢索日期: 2019年10月28日,來源: 美國政府問責署: 

                https://www.gao.gov/assets/660/651565.pdf

                【10】喬治·凱南. (1948年5月4日). 政策規劃部門備忘錄[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3日,來源: 美國國務院: 

                https://history.state.gov/historicaldocuments/frus1945-50Intel/d269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美國 美國境外宣傳 境外宣傳 政治戰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