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游戏平台

  • <tr id='bFyTpT'><strong id='bFyTpT'></strong><small id='bFyTpT'></small><button id='bFyTpT'></button><li id='bFyTpT'><noscript id='bFyTpT'><big id='bFyTpT'></big><dt id='bFyTpT'></dt></noscript></li></tr><ol id='bFyTpT'><option id='bFyTpT'><table id='bFyTpT'><blockquote id='bFyTpT'><tbody id='bFyTp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FyTpT'></u><kbd id='bFyTpT'><kbd id='bFyTpT'></kbd></kbd>

    <code id='bFyTpT'><strong id='bFyTpT'></strong></code>

    <fieldset id='bFyTpT'></fieldset>
          <span id='bFyTpT'></span>

              <ins id='bFyTpT'></ins>
              <acronym id='bFyTpT'><em id='bFyTpT'></em><td id='bFyTpT'><div id='bFyTpT'></div></td></acronym><address id='bFyTpT'><big id='bFyTpT'><big id='bFyTpT'></big><legend id='bFyTpT'></legend></big></address>

              <i id='bFyTpT'><div id='bFyTpT'><ins id='bFyTpT'></ins></div></i>
              <i id='bFyTpT'></i>
            1. <dl id='bFyTpT'></dl>
              1. <blockquote id='bFyTpT'><q id='bFyTpT'><noscript id='bFyTpT'></noscript><dt id='bFyTp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FyTpT'><i id='bFyTpT'></i>

                CIA資本運作:谷歌、推特與臉書到底啥背景?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1-07 14:17  

                美國網絡平臺的“自我管理”越來越嚴,而且似乎對中國特別嚴格。在香港動亂期間,人們發現抹黑香港警方的言論和假新聞大行其道,而支持港府的言論卻單方面遭受管制,臉書和推特上數以千計的“撐警”賬號被封禁處理。

                12月11日,中國國際電視臺在YouTube上發布紀錄片《中國新疆 反恐前沿》,也在不到1天的時間內被刪除。

                這些網絡平臺2016年以來在美國大選和英國脫歐等政治事件中已經表現出了巨大作用,因此人們認為這樣的管制措施帶有政治意味,甚至代表了美國的政府意誌和意識形態偏見。

                從客觀上來講,臉書、推特、YouTube是流量匯聚的地方,類似於古典時期的市政廣場,天生就離不開“政治”。有人在這裏振臂一呼,只要能夠吸引流量,就能在現實中發揮政治影響。

                這些網路平臺也就天然吸引著美國情報機構的註意,而筆者杜佳進一步調查發現,確切地說,它們從誕生起就和情報機構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CIA創辦的投資公司:In-Q-Tel

                1998年夏天,美國中央情報局開始了一項重要的調研工作。特工們往來於企業界和學術界,穿梭於矽谷科技公司,拜訪風█險投資家、國會議員、和法律專家。

                CIA在幹一件前無古人的事情:創辦一家屬於自己的風投公司,通過投資科技企業來掌握它們的技術,並為美國政府所用。

                從現在的結果來看,CIA的這一運作是成功的,它達到了自己的目標,維持了美國在情報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這家公司就是總部位於弗吉尼亞州阿寧頓的In-Q-Tel。

                根據CIA的檔案資料《In-Q-Tel:CIA和私營部門的新式合作關系》(In-Q-Tel: A New Partnership Between the CIA and the Private Sector,以下簡稱《新式合作關系》),在上個世紀90年代,CIA意識到了必須保持技術優勢。尤其在新到來的信息時代,官方研發機構(比如CIA自己的研發處,Office of Research & Development)已經不夠用。CIA意識到需要依靠私人部門。(裏克·亞努茲, 2007)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20

                (In-Q-Tel公司主頁:

                1999年9月29日,In-Q-Tel公司在CIA的孵化下成立。該公司的目的是投資其他的科技企業,以確保這些企業的技術為CIA所用,維持CIA“在信息技術前沿的地位”。同時,公司保持私人企業的身份,至少表面上在CIA這個國家機構,和被投資的科技企業之間保持一定的距離(at arm’s length)。而且私人企業“靈活,能夠迅速對CIA的需求和商業需要做出反應”。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24

                (《新式合作關系》:In-Q-Tel作為私人企業的優越性。)

                公司的運作方式很有意思,首先由政府出資,建立一個投資用的資金池。根據CIA文件的說法,公司接受CIA的資金,也就是國會投資。在成立的第1年,官方撥款2800萬美元。

                此後,據《華盛█頓郵報》2005年8月15日報道,公司每年從CIA獲得資金約3700萬美元。(特倫斯·哈拉, 2005)

                同時公司還吸納社會資本,按照企業化方式運作:“從而In-Q-Tel將會準備好撬動其他來源的投資,為CIA服務”。

                公司還聲稱是“非營利性”。接受投資的科技企業不要求產生利潤,但是必須在規定期限內提供技術或者應用產品。

                “新合作關系”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28

                (In-Q-Tel公司第一屆領導層名單)

                公司初創時,領導層有11人,主要來自商界和政府。(裏克·亞努茲, 2007)

                其中,威廉·佩裏(William Perry)是克林頓政府的第二任國防部長,1997年卸任後去斯坦福大學任教。1999年,公司成立時,佩裏被“欽定”加入董事會。這樣的一位前任高官的加入,足見美國政府對該機構的重視。

                第一任總裁和首席執行官吉爾曼·路易(Gilman Louie)是風險投資家。董事會主席李·奧爾特(Lee Ault)也來自金融界。此外還有董事分別來自美國一流軍工企業洛克希德·馬丁、工業企業施樂██、知名金融企業高盛、一流電信企業美國電話電報公司。

                他們的存在體現了上文的“撬動”(leverage)方面。在CIA的統一領導下,他們帶來資金,利用在商界的關系,“為CIA服務”。他們需要各顯神通,打通政府和商界,完成產學研一體化。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出了兩位董事,想必在In-Q-Tel的籌建過程中出力不少。

                《新式合作關系》特別提到董事諾曼·奧古斯丁(Norman Augustine)在公司籌備階段所做的貢獻。此人做官至陸軍部副部長,又做過洛克希德·馬丁的總裁,被時任CIA局長喬治·塔尼特(George Tenet)欽點來主持籌備工作。奧古斯丁往來穿插官商旋轉門而遊刃有余,在政企兩界必定能量極大,識人眾多。這樣的人物的確是In-Q-Tel所需要的。

                同時,來自私人部門的諸位帶來了CIA思茲念茲的“經驗和激情”,也就是私人企業的管理經驗和運行模式,讓這個機構不會顯得離政府太近。

                事隔多年,現在的領導層依然是這個結構:董事會裏有前任參聯會主席、海軍上將邁克爾·馬倫(Mike Mullen)、CIA和財政部的前任官員和多位來自私人部門(主要是金融機構)的成員。現任公司總裁、首席執行官是克裏斯托弗·達比(Christopher Darby),曾經擔任英特爾副總裁;董事會主席是第一界董事會的老人邁克·克勞(Michael Crow)。(In-Q-Tel, 2019)

                CIA的檔案指出,因為該機構的性質是“企業”,因此不▓會接受保密項目。蹊蹺的是,依照美國法律,企業接受政府項目本來是需要走正式的采購流程的。但是In-Q-Tel卻不用,它被允許“在聯邦政府采購規則之外與企業簽署協議”(即所謂“其他事務”規定,Other Transactions)。(裏克·亞努茲, 2007)

                這種政府和私人部門微妙的“新合作關系”,讓筆者杜佳聯想到美國的中央銀行:聯邦儲備系統。美聯儲有12家分行,各分行由行長和董事會(Board of Directors)管理。以美聯儲紐約銀行為例,行長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是拿到博士學位後就加入美聯儲的職業公務員,9位董事都來自私人機構,如摩根斯坦利。

                美利堅自有制度,公家和私人能夠深入結合,以至公私無法區分。果然是很先進的制度。

                那麽,CIA作為情報機構,為什麽還要管科技創新?

                筆者杜佳曾經調查過CIA在中美洲的作為:顛覆民選政府、扶植軍事獨裁、維護美國利益。但這只是CIA負責行動的那部分工作。

                行動的憑據是什麽?決策的依據是什麽?是情報。

                CIA的名稱叫“情報”局,它的本職工作是收集、提供情報,為決策提供參考。CIA在自己的歷史檔案《情報部門的創立》(The Creation of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中稱工作範圍包括諜報、秘密工作和“從公開渠道和美國公民手中收集有價值的情報”。(美國中央情報局, 2013)

                而隨著互聯網的興起,網絡成為重要的“公開渠道”,CIA需要掌握足夠的技術手段,從網絡上收集情報。CIA通過建立風投公司的方式,希望將這部分技術抓在自己手裏。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33

                (《新式合作關系》:感興趣的技術領域。)

                CIA在檔案中列出了In-Q-Tel投資上感興趣的技術領域,分別是數據儲存和挖掘;知識管理;分析搜索代理;地理信息系統;圖像分析和行為確認;統計數據分析工具;翻譯;目標信息系統;可移動式計算;安全計算。這些領域都已充分反應了其情報收集和分析的目的。

                “谷歌地球”誕生記

                In-Q-Tel公司一成立,就開始投資活動。《新式合作關系》稱“前期的指標都是正面的”。

                據《華盛頓郵報》2005年8月15日報道,In-Q-Tel投資了77家科技█公司,為CIA帶來超過100項技術。信息技術企業特別受到青睞,“事實上,任何美國的企業家、發明家或者科研人士,只要▓從事數據分析工作,大概都會接到In-Q-Tel的電話”。畢竟,這類技術最有利於加強CIA的情報收集和分析能力。

                而如今打開公司的網頁,找到投資組合頁面,筆者杜佳共發現有236家公司。比起2005年的77家,數量增加了3倍。因此筆者可以做出合理推測:今天的預算和開支(情報部門的預算不公開),一定遠遠高於當初的兩、三千萬美元。投資的範圍也增加了,包括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各個方面和前沿領域。其中數據分析和數據管理的企業有69家,占大概1/4。(In-Q-Tel, 2019)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38

                (In-Q-Tel網站:投資組合頁面)

                截圖來自公司網站的投組合頁面,這些公司筆者杜佳也感到陌生。根據媒體報道,In-Q-Tel曾經投資過的公司裏,有一些大家熟悉的名字。美國知名博客網站媒介網2015年1月22日的一篇文章稱,公司曾經投資谷歌。(那菲茲·艾哈邁德, 2015)

                事實上,CIA和谷歌的關系甚至早於In-Q-Tel。1993年,美國國安局和CIA研發處發起數字大數據項目(MDDS),旨在投資相關的研究。谷歌的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和拉裏·佩奇(Larry Page)1998年(就是谷歌誕生的█年份)聯合發布論文《我們可以拿你口袋裏的網頁做什麽》(What can you do with a Web in your Pocket?),討論搜索引擎的原理,稱接受過該項目的資助。 (謝爾蓋·布林、拉裏·佩奇等, 1998)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43

                (《我們可以拿你口袋裏的網頁做什麽》:部分受到數字大數據項目的資助。)

                畢竟,谷歌是做搜索引擎的,每天各種數據從此流過,CIA想必會很感興趣。

                媒介網的文章稱,從1996年到1998年,布林和佩奇在開發搜索引擎,每隔數月就要向項目管理人員匯報進度,直到谷歌公司的創立。由此來看,谷歌的誕生也是有美國情報機構深度參與和指導的。

                2000年初期,美國有多家做搜索引擎的公司,但是到現在只有谷歌勝出。

                谷歌成立後,In-Q-Tel投資並持有股份。2005年11月,In-Q-Tel賣掉價值約220萬美元的谷歌普通股。不過,公司與谷歌的關系並未由此完結。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055

                (In-Q-Tel網站:公司新聞發布,投資發生在2月,官宣在6月25日。) (In-Q-Tel, 2003)

                2003年2月,In-Q-Tel投資鎖眼公司(Keyhole)。這家公司是做地圖3D互動可視化的。2004年,谷歌收購鎖眼公司。再後來,鎖眼負責的項目有了一個大家都知道的名字,谷歌地球(Google Earth)。(In-Q-Tel, 2019)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103

                (In-Q-Tel網站:編年史頁面,可看出公司對此投資非常自豪。)

                上文提到,CIA對地理信息系統感興趣,所以他們投資鎖眼,並間接甚至直接促成了谷歌地球的誕生。對於CIA來說,地理信息是非常有用的情報資料。交互式的地圖,加上用戶自己匯報地理信息,谷歌(和CIA)可以深入地、甚至實時地掌握目標地區。

                自古以來,地理信息對國家安全非常重要。在古代,記載山川河流形勢特別是道路走向的地圖屬於國家機密,不可輕易示人。情報機構拿到地理信息,自然要用於國防目的。

                如截圖所言,“五角大樓將用此支持在伊拉克的部隊”,或者其他任何地方的美國軍隊行動。

                順便提一句,“鎖眼”這個名字來源於美國的間諜衛星,鎖眼衛星系統。該系統由洛克希德·馬丁開發,共9個型號,發射後由CIA掌控。從上個世紀60年代到今天,鎖眼衛星一直為美國服務,是美國監視全球的天眼。

                而今天,以此為名的公司再次為CIA提供基於衛星地圖的地理信息服務。

                據《華盛頓郵報》2007年2月28日報道,在當時,美國的軍事部門和情報機構使用特制的增強版谷歌地圖,用於指導在伊拉克的軍事行動。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正在和谷歌合作,開發功能更強大的版本。(薩拉·克豪拉尼和阿列克·克萊恩, 2007)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108

                (《華盛頓郵報》:地理位置信息受到重視。)

                據《衛報》2018年12月20日報道,谷歌收購鎖眼後,In-Q-Tel的高管羅博·佩恩特(Rob Painter)跳槽到谷歌,“他帶來了情報界和軍方項目承包的深厚關系,包括美軍特種部隊、CIA、和主要的軍工企業,有雷聲、諾斯羅普·格魯曼和洛克希德·馬丁”。(亞沙·勒維恩, 2018)

                佩恩特同誌來自於“公家”,自然負責外聯工作。谷歌安排他領導“谷歌聯邦(Google Federal)”,專門聯絡政府。該部門辦公室在弗吉尼亞州的裏斯頓。

                “距離CIA總部蘭利只有一小段車程。”

                《衛報》稱,谷歌與美國軍政界聯系實在太緊密,要成為“數字時代的洛克希德·馬丁”。敘利亞戰爭期間,谷歌積極參與,希望盡自己綿薄之力,推翻阿薩德政府。因此被人指責在中東煽動改朝換代。對此,谷歌前任首席執行官埃裏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稱這是一派胡言,谷歌只是提供了工具而已,“受到啟蒙的公民,拿著智能手機和信息數據,導致了政權的更替”,和谷歌有什麽關系呢?

                是啊,畢竟這是一家把“不作惡”刻在自己腦門上的公司。敘利亞內戰平民死傷數十萬,難民數百萬,和谷歌有什麽關系呢?

                2014年10月23日,美國《新聞周刊》報道,美國國安局時任局長、陸軍四星上將凱斯·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與謝爾蓋·布林的通信。亞歷山大稱谷歌是美國 “國防工業基礎的█關鍵成員”。 (朱利安·阿桑奇, 2014)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113

                (《新聞周刊》:將軍說谷歌是“軍工企業”,谷歌也不必謙虛。)

                撇開這些不談,對於我們生活的這個新時代而言,最根本的問題,正如拉裏·佩奇所說:“如何組織人們,如何動員人們?”自米利都的泰勒斯以來,地球上的政治家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人們在網上的一切作為都會留下數據痕跡”,而北美25%的網絡流量要通過谷歌的服務器。(亞沙·勒維恩, 2018) 坐擁著“數據金礦”,谷歌有能力掌握個人的一切信息,解讀群體的趨勢。

                這個問題自然也是政府部門最關心的,涉及政府的本職工作。故CIA和谷歌的緊密關系似乎是理所應當的。上文列出In-Q-Tel感興趣的數據,谷歌都能提供。

                老大哥喜歡數據,老大哥在看著大家。 

                微信圖片_20200107153116

                (Crunchbase News:鎖眼公司以及類似情況的企業)

                (霍頓·佩奇, 2018)

                掌握“所有”數據

                根據《新西蘭先驅報》2007年8月8日的報道,In-Q-Tel與臉書有密切關系。(馬特·格林諾普, 2007)

                2008年,臉書接受投資2750萬美元,來自灰鎖風投公司(Greylock)。(那菲茲·艾哈邁德, 2015) 灰鎖的高級合夥人包括霍華德·科克斯(Howard Cox)。據《衛報》2008年1月14日報道,科克斯曾是In-Q-Tel的董事。(湯姆·霍金森, 2008)

                2011年7月11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道,In-Q-Tel還直接投資了臉書,金額不詳。文章認為CIA的目的是獲取社交平臺上的大數據。(吉姆·愛德華茲, 2011)

                In-Q-Tel和推特的關系,類似公司和谷歌的關系:它們共同投資了Dataminr公司。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2016年5月13日報道,推特持有Dataminr約5%的股份。(艾蒙·賈維爾斯, 2016)

                Dataminr是▓做數據挖掘、趨勢分析的和可視化的。做法簡單粗暴,根據該報道,公司與推特簽訂▓合同,“購買了所有推特原始數據”。註意,是“所有”數據。發帖、圖片、點贊、轉發、用戶共享的地理位置,盡在掌握。

                CNBC承認,他們自己也在使用Dataminr的服務,利用算法來分析推特信息,尋找突發新聞。

                由此可見,社交媒體數據的情報價值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如上文所述,In-Q-Tel會投資很多數據挖掘和分析公司。2009年,In-Q-Tel投資了做網絡輿情監控的可視技術公司(Visible Technologies)。《福布斯》2010年11月24日發文稱CIA對“挖掘社交媒體網站和人們的地理位置信息”很感興趣。(喀什米爾·希爾, 2010)

                2016年4月15日,網絡媒體攔截網(https://theintercept.com)曝光了In-Q-Tel未公開的投資目錄。除了Dataminr,In-Q-Tel投資的這類公司還有Geofeedia,專門收集共享了地理位置的社交媒體帖子,實時監控,以及時發現突發新聞。該公司特別對美國的左翼政治組織感興趣。多個美國執法機關都是該公司客戶。(李方, 2016)

                此外還有Pathar公司,主打產品Dunami,被聯邦調查局用來挖掘社交媒體上的聯系網絡、影響力中心和極端主義跡象。TransVoyant,自稱可以監控推特上“群體事件”的發生。公司與美國軍方在阿富汗合作,試圖整合衛星、雷達、偵察機和無人機的數據。

                “監控社交媒體”

                2012年,In-Q-Tel技術人員布魯斯·輪德(Bruce Lund)在本公司刊物《IQT季刊》(IQT Quarterly)上發表文章稱政府越來越重視“監控社交媒體”,以防範各種風險。(布魯斯•輪德, 2012)

                事實上,西方媒體一直有關於CIA監控社交媒體賬號的報道。

                2011年11月4日,《大西洋》雜誌發表文章,稱CIA設有“開源中心”(Open Source Center)等機構,專門負責監控社交媒體,“被指派去篩選上百萬條推特、臉書帖子、網絡聊天記錄和其他萬維網上的公開信息,來窺探國外各地區和族群的想法”。(傑裏德·基拉, 2011)

                2015年3月31日,《衛報》報道稱臉書監控使用者的瀏覽記錄,因此涉嫌違反歐盟法律。報道並沒有提到CIA,但是從中可以知道臉書依然在持續性的跟蹤、記錄此類信息,而這些信息和數據對CIA是有用的。(撒母耳·吉布斯, 2015)

                這些關註聚焦在美國之外。2013年,美國國安局前雇員斯諾登叛逃,曝光了棱鏡計劃,證實美國的情報機構同樣利用社交媒體監控美國民眾。

                除此之外,美國政府可以合法要求臉書提供用戶信息。據網絡媒體ZeroHedge於2016年12月27日的報道,在當年上半年,美國政府發出的讓臉書上交數據的要求多達59229個,而且其中有56%的涉密,“包含保密令,禁止我們公開使用者”。既然“涉密”,或許和CIA有關。(泰勒·杜爾頓, 2016)

                行文至此,筆者杜佳忽然想到,依照當今人們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隨時發圖片、分享地理位置,隨時評論和發布內容,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其實對美國是單向透明的▓▓,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參考文獻:

                1. In-Q-Tel. (2019). In-Q-Tel編年史.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In-Q-Tel: https://www.iqt.org/iqt-through-the-years/

                2. In-Q-Tel. (2003年6月25日). In-Q-Tel宣布對鎖眼項目戰略投資.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23日,來源: 

                In-Q-Tel:https://www.iqt.org/in-q-tel-announces-strategic-investment-in-keyhole/

                3. In-Q-Tel. (2019). 我們的歷史.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In-Q-Tel: https://www.iqt.org/our-history/

                4. In-Q-Tel. (2019). 我們的投資組合.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8日,來源: 

                In-Q-Tel: https://www.iqt.org/portfolio/

                5. 艾蒙·賈維爾斯. (2016年5月13日). 為何推特選擇與CIA並肩作戰.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0日,來源: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

                https://www.cnbc.com/2016/05/13/why-twitter-chose-to-do-battle-with-the-cia.html

                6. 布魯斯•輪德. (2012). In-Q-Tel季刊.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0日,來源: 

                In-Q-Tel:https://www.iqt.org/wp-content/uploads/iqt-quarterlies/IQT%20Quarterly_Winter%202012_Using%20Social%20Media_Final.pdf

                7. 霍頓·佩奇. (2018年6月8日). 有哪些客機巨頭從CIA的風投部門In-Q-Tel融資?.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crunchbase.com: https://news.crunchbase.com/news/what-big-tech-has-acquired-from-in-q-tel-the-cias-vc-arm/

                8. 吉姆·愛德華茲. (2011年7月11日). 說正經的,社交媒體是CIA的工具.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https://www.cbsnews.com/news/social-media-is-a-tool-of-the-cia-seriously/

                9. 傑裏德·基拉. (2011年11月4日). CIA如何利用社交媒體去最終人們的感受.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1日,來源: 大西洋: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1/11/how-the-cia-uses-social-media-to-track-how-people-feel/247923/

                10. 喀什米爾·希爾. (2010年11月22日). CIA扶植的創業公司.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福布斯:

                https://www.forbes.com/2010/11/19/in-q-tel-cia-venture-fund-business-washington-cia.html#60098d716aea

                11. 李方. (2016年4月15日). CIA給那些挖掘你的推文和Ins照片的公司投資.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0日,來源: 攔截網:

                https://theintercept.com/2016/04/14/in-undisclosed-cia-investments-social-media-mining-looms-large/

                12. 裏克·亞努茲. (2007年5月4日). In-Q-Tel:CIA和私營部門的新式合作關系》.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8日,來源: 美國中央情報局: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intelligence-history/in-q-tel/index.html

                13. 馬特·格林諾普. (2007年8月8日). 臉書:CIA的陰謀.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8日,來源: 新西蘭先驅報:

                https://www.nzherald.co.nz/technology/news/article.cfm?c_id=5&objectid=10456534

                14. 美國中央情報局. (2013年5月28日). 情報部門的創立:初創時的文件.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8日,來源: 美國中央情報局: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intelligence-history/creation-of-ic-founding-documents/

                15. 那菲茲·艾哈邁德. (2015年1月23日). CIA如何造就了谷歌.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媒介網:

                https://medium.com/insurge-intelligence/how-the-cia-made-google-e836451a959e

                16. 撒母耳·吉布斯. (2015年3月31日). 臉書“跟蹤所有的訪客,違反歐盟法律”.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1日,來源: 衛報: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5/mar/31/facebook-tracks-all-visitors-breaching-eu-law-report

                17. 薩拉·克豪拉尼和阿列克·克萊恩. (2007年2月28日). 谷歌搜索為政府服務.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7/02/27/AR2007022701541.html

                18. 泰勒·杜爾頓. (2016年12月27日). 美國政府可以合法地接觸你的臉書數據(現在我們知道這是如何做到的).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30日,來源: 

                zerohedge.com: https://www.zerohedge.com/news/2016-12-27/us-government-can-legally-access-your-facebook-data-and-now-we-know-how

                19. 湯姆·霍金森. (2008年1月14日). 臉書.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衛報: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08/jan/14/facebook

                20. 特倫斯·哈拉. (2005年8月15日). In-Q-Tel,CIA的風投部門,秘密投資.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5/08/14/AR2005081401108.html

                21. 謝爾蓋•布林. (無日期).

                謝爾蓋•布林、拉裏·佩奇等. (1998). 我們可以拿你口袋裏的網頁做什麽.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

                http://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summary?doi=10.1.1.36.2806

                22. 亞沙·勒維恩. (2018年12月20日). 谷歌地球:科技巨頭如何幫助政府監控我們.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衛報: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18/dec/20/googles-earth-how-the-tech-giant-is-helping-the-state-spy-on-us

                23. 朱利安·阿桑奇. (2014年10月23日). 阿桑奇:谷歌可不是它看上去的那樣. 檢索日期: 2019年5月29日,來源: 新聞周刊: 

                https://www.newsweek.com/assange-google-not-what-it-seems-279447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CIA 美國情報機構 谷歌 推特 網絡情報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