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线上网投真人

  • <tr id='DYdm59'><strong id='DYdm59'></strong><small id='DYdm59'></small><button id='DYdm59'></button><li id='DYdm59'><noscript id='DYdm59'><big id='DYdm59'></big><dt id='DYdm59'></dt></noscript></li></tr><ol id='DYdm59'><option id='DYdm59'><table id='DYdm59'><blockquote id='DYdm59'><tbody id='DYdm5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Ydm59'></u><kbd id='DYdm59'><kbd id='DYdm59'></kbd></kbd>

    <code id='DYdm59'><strong id='DYdm59'></strong></code>

    <fieldset id='DYdm59'></fieldset>
          <span id='DYdm59'></span>

              <ins id='DYdm59'></ins>
              <acronym id='DYdm59'><em id='DYdm59'></em><td id='DYdm59'><div id='DYdm59'></div></td></acronym><address id='DYdm59'><big id='DYdm59'><big id='DYdm59'></big><legend id='DYdm59'></legend></big></address>

              <i id='DYdm59'><div id='DYdm59'><ins id='DYdm59'></ins></div></i>
              <i id='DYdm59'></i>
            1. <dl id='DYdm59'></dl>
              1. <blockquote id='DYdm59'><q id='DYdm59'><noscript id='DYdm59'></noscript><dt id='DYdm5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Ydm59'><i id='DYdm59'></i>

                都2020年了,為什麽世界上還有貧困?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1-07 14:25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發給了3個人,阿比吉特·班納吉(Abhijit V.Banerjee),埃斯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邁克爾·克雷默(Michael Kremer),主要研究發展經濟學。(拉維亞·吉希翁, 2019) 

                微信圖片_20200107150552

                (JSTOR每日新聞:左起,阿比吉特·班納吉,埃斯特·迪弗洛和邁克爾·克雷默)

                諾獎年年有,但是做發展經濟學的學者得諾獎不常有。這個細分學科主要研究貧困地區的發展問題,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扶貧工作”。

                對於這個問題,班納吉等3人采用隨機試驗(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RCT)的研究方法,多年來紮根欠發達地區,以村和社區為單位展開扶貧工作,並觀察記錄工作成果。2011年,班納吉和迪弗洛寫作《貧窮的本質》(Poor Economics),探討扶貧工作的教訓得失。

                貧困陷阱

                如何解決貧困問題?一派,如哥倫比亞大學的傑弗裏·薩克斯(Jeffrey Sachs)認為應該對窮人和欠發達國施以援助。貧困的國家和地區,往往被困在區位條件不好的地方,發展缺乏啟動資金。對貧困地區的援助,應當發揮啟動資金的作用。

                另一派,如紐約大學的威廉·伊斯特裏(William Easterly),主張援助弊大於利。解決貧困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健全自由市場經濟體制,那麽貧困地區的人們就會自己想辦法致富。窮人也有可能不去脫貧,這是他們的自由,他們有保持貧困的自由。

                到底哪種說法對,作者認為這說不清楚。這兩個派別在大國都有支持者,都能影響世界政策。而現實是,世界上依然存在大量貧困人口,扶貧工作依舊艱難。

                2015年,全球約10%的人口每天生活費不足1.9美元,主要集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亞次大陸。(世界銀行, 2019)

                在作者寫作的年代(2011年),每年有900萬兒童活不到5歲。(阿比吉特·班納吉和埃斯特·迪弗洛, 2012)

                欠發達國家處境艱難,貧困人口的脫貧道路布滿荊棘。即使某位窮人通過誠實勞動與合法經營積累部分財富,也會因為各種原因返回貧困。這不禁讓人認為存在某種“貧困陷阱”(poverty trap)。 

                微信圖片_20200107154339

                (貧困陷阱)

                如圖,坐標橫軸是“現在的收入”(income today),縱軸是“未來的收入”(income in the future),曲線NPQ呈S型(下文稱之為“S型曲線”)。

                窮人集中在曲線左邊N到P段,曲線向橫軸凸出(並低於45°線),表示未來的收入少於現在收入,所以會越過越窮,回到原點。位於P點右邊的富人未來收入大於現在收入,會越來越富

                對於窮人來說,生活似乎充滿陷阱。

                疾病讓窮人無法工作,並消耗掉他們微薄的財富;而且窮人的生活環境和生活方式讓他們身體素質較差,而且經常患病。

                窮人往往無法找到穩定的工作,只能找到臨時工作,收入太低,日常吃不飽飯;而營養不良又讓他們無法勝任穩定的、收入較高的工作。

                窮人無法從正規機構獲得貸款,要做小生意只好借高利貸;而高額的利息會吃掉他們好不容易掙來的利潤。

                這些“陷阱”將窮人積累財富的道路打斷,讓他們陷於S型曲線底端,一次又一次回到原點。

                “貧困陷阱”真的存在嗎?扶貧的前景果真如此灰暗嘛?作者提出做隨機試驗來驗證。2003年,作者建立的貧窮行動實驗室(J-PAB)。直到本書寫作的年代,作者和他們的研究團隊在全世界40個國家從事了超過240項試驗。本書就取材於此。  

                微信圖片_20200107154344

                (貧窮行動實驗室網站:

                健康問題

                健康方面存在貧困陷阱嗎?這似乎是顯而易見的:看病要花錢,而且病人無法工作。

                健康狀況甚至對人們的終身收入有顯著影響。研究人員發現,在美國南方和某些拉美國家,沒有染上瘧疾的孩子,長大後的收入比染上瘧疾的孩子多50%。而防治瘧疾傳染的措施並不昂貴。在肯尼亞,一頂噴灑了殺蟲劑的蚊帳售價僅14美元,可以用5年,讓感染瘧疾的概率減少30%。

                研究人員發現,肯尼亞人的收入能夠負擔蚊帳,但是很少購買。

                在每年900萬活不到5歲的兒童中,有1/5死於痢疾。

                該疾病主要由水源傳播。2008年,全球約4%的人口沒有幹凈的飲用水。巴西農村的中間階層有80%得不到幹凈飲用水。全球42%的人口家裏沒有廁所。在作者的年代,給每個家庭提供幹凈自來水,每個月的成本約20美元,在發展中國家更便宜。水的問題解決後,對減輕痢疾的傳播有顯著效果。

                還有其他便宜的凈水辦法。在贊比亞,一瓶氯價格約0.18美元。這一瓶氯用來凈化水,可以用一個月,讓兒童患瘧疾概率減少48%。然而只有10%的人口會處理他們的飲用水。

                欠發達地區兒童死亡率高的另一個因素是疫苗接種率過低。在印度農村,在某些村莊的接種率只有6%。研究人員前往這些地方免費讓村民接種疫苗,將接種率提升到17%。雖然有進步,但依然很低。

                難道這些事例說明窮人不關註健康?

                作者發現,窮人把錢花在了昂貴的治療上,而不是價格低廉的預防手段。這說明窮人很重視健康,但是方式不太對。

                首先, 窮人缺乏信息,甚至對某些預防手段存在偏見。作者稱,從在烏幹達推廣蚊帳,到在印度推廣疫苗,研究人員發現如果他們使用正確的方式推廣,讓窮人了解預防手段的好處,能夠取得較大進步。

                為了推廣疫苗,研究人員拿出了幹豆和不銹鋼盤子,發給村民作為接種疫苗的小禮物,於是接種率顯著提高到38%(距離世界衛生組織90%的“基本保護”標準還有很長距離)。 

                微信圖片_20200107154350

                (讓孩子打疫苗,就能得到幹豆。) (阿比吉特·班納吉、埃斯特·迪弗洛等, 2019)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政府的失職,因為很多這類便宜的預防措施,本應該是由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比如幹凈的飲用水。而在疫苗接種方面,印度號稱建立起了一套覆蓋全民、深入基層的醫保體系,但是實際運行起來很不順暢。作者訪問了印度烏代布爾地區(Udaipur)100處衛生設施,發現上班時間有56%的時候是關閉的,護士們總是不在崗位。

                高利貸與磚頭“存款”

                窮人被隔絕在金融體系之外,很難從正規金融機構獲得服務,這是他們脫貧的一大阻礙。

                根據作者在18個國家的調查數據,44%的城市窮人和24%的農村窮人經營各種小生意。他們對貸款有較大需求。研究人員還發現,通過發放貸款,能夠提高窮人創業脫貧的比例,對窮人有實在的幫助。

                但是窮人很難從銀行獲得貸款,因此只能求助高利貸者。作者發現,在烏代布爾,2/3的人都有欠貸,但是其▓中只有6.4%是來自正規機構。

                印度政府嘗試過給窮人發放低息貸款,但是效果並不理想。為什麽把錢借給窮人這麽難?

                作者稱,因為借方收款的工作很艱難。借方需要監督窮人,確保他們█把錢用在了“正道”上,而不是“揮霍”掉,以便收回貸款。如果窮人沒能及時還款,借方會使用各種辦法催收。這都在推高貸款的成本,也就是利率。

                而這就會產生“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利率越高,窮人違約的可能性越高,借方只有付出更多精力催收,或者進一步提高利率。最終他們就拒絕借錢給窮人。

                印度人帕德馬賈·雷迪(Padmaja Reddy)在1997年創立的小額貸款(micro-finance institute,MFI)公司斯班達那(Spandana),到了2010年有420萬客戶。

                印度第四大城市海得拉巴(Hyderabad)有104個社區,其中52個從斯班達那貸款。這讓斯班達那得以調查貸款的效果。正好接受貸款的社區相當於實驗組,沒接受貸款的是對照組。

                作者參與了調查研究,發現接受貸款的地區,在15個月後創業率7%,沒接受貸款的地區是5%。作者稱這說明貸款的作用不是革命性的,但是仍然在起作用。

                帕德馬賈認為,貸款真正的作用,是給窮人一個生活的方向,讓他們不會隨波逐流。

                作者繼續追問,為什麽小額貸款的效果不能更好?

                一個因素是,小額貸款公司依然屬於企業,需要保持經營。它們會追求“0違約率”,這讓貸款的條件比較苛刻,真正需要錢的窮人貸不到款。

                讓情況更惡劣的是,印度政府給企業下絆子。2005年,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克利須那(Krishna)地區的地方政府想要把帕德馬賈擠出市場,以便自己接管小貸生意。官員們控制地方媒體造謠,讓貸款人停止還款。次年,地方政府拿農民自殺說事,下令停止貸款人還款。這導致█了大規模的壞賬。

                這些因素都讓小貸公司在發放貸款時不得不十分謹慎。所以小貸公司不適合扶植真正的企業家,因為開創企業會面臨失敗的風險。

                說到底,這其中體現了銀行和小貸公司貸款業務的內在矛盾:銀行需要確保資金安全,會去尋求安全的項目;而最需要貸款的人因為窮,會被視為高風險人群,從而貸不到款。

                窮人在正規機構存款也受到各種限制。作者發現,在肯尼亞等地方,銀行開戶要錢,存款有最小額度限制,取款還要收費。

                可是窮人存錢是剛性需求,不然無法保持他們好不容易掙來的一點點財富。於是世界各地的窮人“各顯神通”,發明了各種奇怪的存款辦法。

                在摩洛哥,窮人有了錢就換成磚頭,然後蓋房子,一點一點把房子蓋起來。各種長得像爛尾樓的半成品房屋就是他們的“銀行”。在肯尼亞,研究人員發現某些農民有錢就買化肥,用肥料來代替儲蓄。

                “為什麽國家會失敗”?

                上文提到的印度安得拉邦克利須那地方政府的行為,本質上是腐敗,這也是一種貧困陷阱。

                對於反腐敗,總的來說有兩種思路。一種是“高端路線”。

                《國家為什麽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的作者德隆·阿西莫格魯(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魯濱遜(James Robinson)認為政治體制在促進或阻礙經濟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不過,他們所指的“政治體制”(political institutions)屬於“頂層設計”(institutions at a very high level),是指的民主、專制、財產權那一類。

                作者發現政治和經濟學界對這種看法達成了共識。西方某些政客和學者,一提到在欠發達國家反腐敗,就要去“改朝換代”,推翻現有政府,建立“民主”體制。

                作者提倡與此相對的“基層路線”,也就是在體制允許的範圍內,從小處著手,一次解決一個問題。作者指出,雖然我們沒有一攬子方案一次性解決所有問題,但是我們知道如何改善局面。總之就是“推”窮人一把,把他們從S型曲線底端推至P點以上的位置。

                作者特別指出,欠發達國家切莫迷信所謂“殖民地經驗”,以為發達的宗主國會在殖民地建立現代體制,而殖民地只需要維持這種體制,就能夠持續發展。某些人看到香港等地區經濟發達,看到印度至少建立了一套英國式議會制民主體制,就要學習效仿;但是沒看到包括印度在內的絕大多數前殖民地地區至今依然普遍貧困。

                作者指出,殖民地體制的目的是讓殖民者榨取資源,為宗主國服務,而不是支持當地發展。殖民帝國只關乎霸權,與進步主義無關。殖民者走後,當地政治精英繼續利用這套體制壓榨民眾,因此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亞國家,雖然表面上有一套“民主制度”,依舊普遍腐敗,遍地貧困。這是在現實中存在於“頂層設計”的貧困陷阱。

                中國經驗

                全球的扶貧工作取得了很大進展。從1981年到2008年,世界每日收入不足1美元的人口減少了7.5億。這主要是中國的貢獻。事實上,如果把中國刨開,其他地區的貧困人口絕對數量反而在增長。(安格斯·迪頓, 2014)

                中國的扶貧道路,似乎與作者不謀而合,也是走“基層路線”:中國解決了各類在欠發達國家困擾窮人的“小”問題。

                中國的民眾不用像摩洛哥窮人那樣買磚頭存款,因為他們可以把錢存銀行。如果過於偏遠沒有銀行,還有郵政儲蓄(“郵政儲蓄銀行”)或者農村信用社。中國的創業者從正規渠道獲得小額貸款相對容易。國家推動農村“三通”到戶,也就是通水、通電、通路;農村必須普及抽水廁所;國家規定新生兒強制接種疫苗,兒童必須接受9年義務教育,並將這些規定寫進法律推行。

                不過,“基層路線”能夠成功,是“高端路線”的結果,是20世紀上半頁東亞大陸最大規模的政治參與,即中國革命的結果。

                通過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中國建立起了相對其他欠發達國家廉潔、高效的政治體制。在此之下,中國以國有企業和事業單位來經營公共事業。中國民眾和政府又花了70年時間,在實踐中學習如何讓這套體制有效運行。

                中國扶貧工作還沒有結束。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20年民生工作第一條舉措就是“脫貧攻堅”,“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會議提出做好“基本保障”,“要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確保零就業家庭動態清零、有效解決進城務工人員子女上學難問題等,這都旨在兜住基本生活底線、加快補齊民生短板”。(陳煒偉、王優玲等, 2019)

                在中國,扶貧是個技術問題,但首先是個政治任務。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消滅貧困和兩極分化。這當然超出了發展經濟學的研究範圍。而且從成果上來看,一個諾獎是遠遠不可能概括得了的。

                都2020年了,中國人民正走在邁向富強和復興的大道上,”中國之治“的優勢已全面顯現,現在連那些曾經的反對者們都不再懷疑了。

                 

                參 考 文 獻:

                【1】阿比吉特·班納吉、埃斯特·迪弗洛等. (2019). 在印度通過常規疫苗站和激勵提高接種率.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9日,來源: 貧困行動實驗室:

                https://www.povertyactionlab.org/evaluation/improving-immunization-rates-through-regular-camps-and-incentives-india

                【2】阿比吉特·班納吉和埃斯特·迪弗洛. (2012). 貧窮的本質. 紐約市: 公共事務出版社.安格斯·迪頓. (2014). 逃離不平等. 北京: 中信出版社▓▓.

                【3】陳煒偉、王優玲等. (2019年12月12日).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透露2020年六大民生看點.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9日,來源: 新華網: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9-12/12/c_1125341064.htm

                【4】拉維亞·吉希翁. (2019年10月29日). 為什麽隨機測試在扶貧工作中如此常見?.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9日,來源: JSTOR每日新聞:

                https://daily.jstor.org/why-are-random-trials-so-common-in-anti-poverty-work/

                【5】世界銀行. (2019). 貧困.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8日,來源: 世界銀行:

                https://www.worldbank.org/en/topic/poverty/overview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