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国际

  • <tr id='8oqAwU'><strong id='8oqAwU'></strong><small id='8oqAwU'></small><button id='8oqAwU'></button><li id='8oqAwU'><noscript id='8oqAwU'><big id='8oqAwU'></big><dt id='8oqAwU'></dt></noscript></li></tr><ol id='8oqAwU'><option id='8oqAwU'><table id='8oqAwU'><blockquote id='8oqAwU'><tbody id='8oqAw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oqAwU'></u><kbd id='8oqAwU'><kbd id='8oqAwU'></kbd></kbd>

    <code id='8oqAwU'><strong id='8oqAwU'></strong></code>

    <fieldset id='8oqAwU'></fieldset>
          <span id='8oqAwU'></span>

              <ins id='8oqAwU'></ins>
              <acronym id='8oqAwU'><em id='8oqAwU'></em><td id='8oqAwU'><div id='8oqAwU'></div></td></acronym><address id='8oqAwU'><big id='8oqAwU'><big id='8oqAwU'></big><legend id='8oqAwU'></legend></big></address>

              <i id='8oqAwU'><div id='8oqAwU'><ins id='8oqAwU'></ins></div></i>
              <i id='8oqAwU'></i>
            1. <dl id='8oqAwU'></dl>
              1. <blockquote id='8oqAwU'><q id='8oqAwU'><noscript id='8oqAwU'></noscript><dt id='8oqAw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oqAwU'><i id='8oqAwU'></i>

                伊朗滲透伊拉克:還原事件背後的較量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1-20 10:30  

                1月5日,伊拉克議會通過決議,要驅逐駐伊拉克的外國軍隊,包括美軍。

                這是伊拉克官方,對兩天前美國刺殺伊朗革命衛隊少將蘇萊曼尼的反應。

                美國的川普總統擺出慣常的商人面孔,說撤軍可以,但是你們得先還錢。

                是啊,當年美國推翻薩達姆,可是手把手幫助伊拉克建立了民主體制。從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到現在,已經17年,錢也花了,血也流了,即便是慘淡經營,也總該有一點結果吧?

                可這伊拉克政府怎麽眼看著就姓了伊朗呢?

                2019年年末,伊拉克一位匿名泄密人士將一份700頁的文件交給了《紐約時報》和網絡媒體攔截網(theintercept.com)。這是伊朗情報與安全部(Ministry of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在2013年末到2015年初期間,有關伊拉克的通訊記錄和來往電文,內容令人震驚。

                自伊拉克戰爭開始,伊朗情報與安全部和革命衛隊情報部門(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of the 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對伊拉克政治、軍事、商業等各領域展開全面滲透。

                1

                (《紐約時報》得到文件後的長篇專題報道,《伊朗電文:秘密文件解釋德黑蘭如何在伊拉克行使權力》)

                去復興社會黨化”的後果

                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這讓伊朗很緊張,因為伊朗也屬於小布什總統嘴裏的“邪惡軸心”。喀布爾、巴格達,下一個不就輪到德黑蘭了麽?

                美國喜歡先發制人,伊朗也不能坐以待▓斃。伊朗決定借著▓伊拉克戰後重建,對伊拉克進行滲透。

                薩達姆曾以復興社會黨(Ba'ath Party)統治伊拉克。戰後,美國對前復興社會黨官員進行“大清洗”,薩達姆時期的伊拉克軍隊也被解散,這叫“去復興社會黨化”(de-Baathification)。這些官員大多是遜尼派,他們失業後心懷不滿,糾結失業士兵,組成武裝團體,對美國和什葉派發動襲擊。

                2

                (保羅·布雷默,曾經擔任伊拉克臨時管理當局行政長官,在伊拉克一手遮天,人稱“總督”。在他的安排下,35萬前伊拉克軍人和復興社會黨成員被解雇。他們中很多人加入反美武裝。)

                這種混亂局面,正好被伊朗利用。

                而且什葉派民眾發現,新組建的伊拉克安全部隊幾乎沒有戰鬥力,美軍靠不住,並且外國雇傭軍喜歡槍殺平民(如黑水保安公司制造的“尼蘇爾廣場大屠殺”),於是他們也轉向同是什葉派的伊朗尋求援助。

                伊朗選擇了伊拉克,伊拉█克什葉派民眾也選擇了伊朗,這就是歷史的進程。

                3

                (2015年,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和蘇萊曼尼在德黑蘭。美國認為聖城旅直接聽命於最高領袖,這不民主,並且是伊朗對外輸出影響的工具,在本地區扶植多個武裝團體,如黎巴嫩真主黨。)

                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Quds,正是蘇萊曼尼領導的部隊)開赴伊拉克,一方面親自作戰,一方面訓練什葉派民兵。他們趁亂奪取了一些邊境城市的控制權。這些地區成為伊朗輸送武器、人員滲透伊拉克的門戶。

                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也進入伊拉克,一手扶植起知名反美武裝馬赫迪軍(Mahdi Army)。

                這些被扶植的武裝和政治團體,除了上述兩者,規模較大的還有:伊拉克伊斯蘭最高委員會(The Islamic Supreme Council of Iraq ,ISCI )、巴德爾旅(Badr Organization)、達瓦黨(Dawa)、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正義聯盟(Asa’ib Ahl al-Haq)、和平衛士團(Jaysh al-Mahdi,由馬赫迪軍改組而來)。

                2006年聖誕節前夕,4名伊朗人在伊拉克被美軍逮捕,其中就有聖城旅成員。美國指控他們策劃了針對伊拉克安全部隊的襲擊。12月29日,美國特種部隊在巴格達逮捕聖城旅三號人物哈金姆(Abd al-Aziz al-Hakim),並從他的住處搜到了伊朗援助伊拉克反美武裝的詳細武器清單。

                4

                (《紐約時報》2006年12月25日報道:《美國拘留在伊拉克抓捕行動中逮捕的伊朗人》)

                2007年,美軍發現什葉派民兵已代替遜尼派成為最大對手,他們發動了一多半的襲擊。美軍認為伊朗每個月向什葉派武裝團體提供價值75萬美元到300萬美元的武器裝備。這些武器中包括穿甲效果很好的爆炸成形彈(explosively formed penetrator),被反美武裝用來對付美軍裝甲車輛。(金伯利·卡根, 2007)

                扶植政治代理人

                2005年1月,伊拉克臨時議會選舉,聯合伊拉克聯盟(United Iraqi Alliance,UIA)拿到多數席位。這是個政黨聯盟,裏面占主流的就是上述被扶植的伊拉克伊斯蘭最高委員會、巴德爾旅和達瓦黨團體。

                臨時議會負責制定憲法,伊拉克憲法規定國家實行聯邦制,這種松散的體制有利於伊朗控制伊拉克,特別是邊境地區。伊朗對伊拉克的滲透進入了頂層設計。

                2006年,馬利基(Nouri al-Maliki)上臺成為後薩達姆時代首位伊拉克總理。馬利基是什葉派,1970年代得罪了薩達姆,流亡到了伊朗,一待就是24年。馬利基是革命衛隊看中的人█選,蘇萊曼尼親自前往巴格達綠區同伊拉克政治領袖商談,促成馬利基上臺。

                2010年,伊拉克議會選舉,前任臨時政府總理阿拉維(Ayad Allawi)的伊拉克國民運動(Al-Iraqiyya)獲得多數議席,不過伊朗依然支持馬利基。在伊朗的安排下,馬利基成功連任。

                奧巴馬對馬利基的表現越來越不滿意,認為他領導的伊拉克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2014年,美國決定換人。美國看重英國留學歸來的阿巴迪(Haider al-Abadi)。後來他接任馬利基成為總理。

                一把手代理人沒了,伊朗大使召集會議討論現在的局面。他們發現,雖然首相換成了“美國的候選人”,但是各部部長落在伊朗口袋裏的,一抓一大把。

                泄密的文件提供了名單,包括城市與公共工作部長、通訊部長、人權部長、交通部長、石油部長、外交部長、衛生部長、勞工部長和高等教育部長。

                5

                (總理沒了,但是這些部長還會跟德黑蘭走。)

                問題來了,伊朗控制衛生部這種“冷衙門”幹嘛?美軍資料顯示,伊朗使用衛生部的渠道,如救護車,來運輸武器,還使用衛生部的資金給反美武裝分子發工資。這個做法從馬利基時代就開始了。

                2014年,敘利亞內戰也進入高潮,IS在敘利亞加速擴張,伊朗加緊對敘利亞的滲透。

                只是有一個小問題,伊朗的飛機不能借道伊拉克領空(因為奧巴馬政府不準)去敘利亞投送補給。聖城旅的指揮官蘇萊曼尼親自找到上圖中提到的伊拉克交通部長賈巴爾(Bayan Jabr)。根據泄露的文件,賈巴爾“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阿巴迪上任後對伊朗妥協,任命巴德爾旅出身的賈班(Mohammad al-Ghabban)擔任內政部長,掌握著伊拉克的警察和情報部門。

                伊朗的滲透還體現在社會領域。2003年以後,大規模的伊朗資金進入伊拉克,包攬公共工程。2009年,伊拉克政府把什葉派聖城卡爾巴拉1億美元的市政工程合同交給伊朗企業。革命衛隊聖城旅同庫爾德人保持貿易往來。伊朗方面通過向議員行賄1600萬美元,拿到了巴格達下水道和凈化水工程。

                這其中,伊朗修建的很多工程是宗教設施,包括清真寺、宗教學校、診所。據說伊朗還扶植了幾位什葉派宗教領袖,希望徹底掌握伊拉克什葉派民眾的意識形態。

                接盤CIA:伊朗的情報網絡

                2003年5月1日,小布什總統乘坐“林肯號”航空母艦,高調宣布伊拉克戰爭“任務結束”,“在伊拉克的戰鬥中,美國和它的盟友已經勝利”。

                不過後來事情發展出乎小布什的預料,美國陷入與反美武裝和恐怖分子的治安戰。在此期間,CIA加大在伊拉克的投入,雇傭不少本地人員。

                2011年,經濟危機時期上臺的奧巴馬總統決定給納稅人省錢,美國從伊拉克逐步撤退。CIA自然也要撤走。

                那當地人員怎麽辦?他們曾經為美國效力,現在隨時可能淪為打擊報復的對象。於是他們紛紛投靠伊朗。

                在美方代號“唐尼·布拉斯科”(Donnie Brasco)的某位伊拉克人就是這種情況。2008年,他與CIA簽了合同,為期18個月,針對在伊拉克的基地組織。在履職期間,他每個月拿3000美元,加上一筆2萬美元的獎金和一輛車。

                這一切都很好,只是一個問題:CIA要撤了,不管他了。於是他為了保命果斷投靠伊朗,在伊朗方面編號“情報來源134992”。

                他把他知道的有關CIA的一切都說了:CIA安全屋的地址、CIA特工的接頭地點、訓練情況,還有伊朗最關心的,其他為CIA效力的伊拉克人名單。

                就這樣,伊朗接盤了CIA留下的本地特工網絡。

                不僅如此,伊朗還在伊拉克政府內部培養大批特工人員。根據泄露的文件,時任伊拉克議會發言人加布裏(Salim al-Jabouri)的一名高級顧問█投靠了伊朗情報機構,編號“情報來源134832”。這位議長同美國關系較好,於是他和美國的通訊往來被這位顧問統統匯報給了德黑蘭。

                伊拉克的情報機構遭到伊朗全面滲透,成為伊朗的附庸。

                2014年年末某日,伊拉克軍方情報官員在卡巴拉市與伊朗情報官員會面。根據泄密的文件,這位官員帶來了伊拉克國防部情報部門主管哈特姆·馬卡蘇西(Hatem al-Maksusi)中將的口信。將軍稱隨時願意為伊朗效勞,“告訴我你們需要什麽,我保證給你們弄到”。(紐約時報, 2019)

                “你們可以認為,伊拉克軍隊的整個情報系統,都是你們的。”美國提供給伊拉克的秘密定位軟件被提供給伊朗。

                在反IS戰爭中的情報布局

                2014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伊拉克安全部隊一敗塗地,北部大面積領土淪陷。6月,120萬人口的城市摩蘇爾淪陷,IS兵峰直指巴格達。

                伊朗不希望極端組織做大,大體上派出兩股勢力投入反IS戰爭。一支是由伊朗政府情報與安全部帶領。他們不直接參戰,只是為反IS的伊拉克武裝提供裝備和訓練。同時,他們在情報戰線上與IS鬥爭,拉攏盟友,並離間伊拉克北部“淪陷區”的遜尼派部族與IS的關系。這支隊伍的態度較溫和,與庫爾德人、遜尼派都有合作。(攔截網, 2019)

                例如,2014年11月,反IS的庫爾德社會民主黨(Kurdistan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KSDP)領導人莫哈邁德·默罕默德(Mohammed Haji Mahmoud)的兒子戰死。伊朗派出情報人員前往吊唁,並以紀念烈士的名義為庫爾德自由軍(Peshmerga)提供訓練。2015年1月,默罕默德對伊朗的援助表示感謝。

                實際上,2014年下半年,伊朗情報人員頻繁出入伊拉克庫爾德地區,與庫爾德人、遜尼派線人會面。伊朗希望了解各遜尼派部族對IS的看法,以及關於IS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各種消息。

                結果是顯著的,2014年12月IS召開了一次高層會議,主要討論要在2015年於伊拉克北部尼尼微省對伊拉克安全部隊、什葉派民兵和庫爾德民兵發動新一輪攻勢。這次會議級別很高,是巴格達迪親自主持的“中央委員會”會議。但這次會議的記錄卻被交給了伊朗,這說明伊朗對IS的情報滲透已直達高層。

                6

                (2019年伊拉克北部形勢圖。綠色屬於PMF,橙色屬於巴德爾旅,黃色是PMF和伊拉克安全部隊共同管理。數字是PMF番號。)

                伊拉克北部的遜尼▓派部族是IS的力量基礎,一方面,遜尼派與美國(和伊朗)支持的巴格達的什葉派政府不和;另一方面,許多前復興社會黨成員希望借IS東山再起。但是遜尼派各部落有自己的身份認同,他們獨立性較強,這裏面往往就有矛盾可以利用。

                一份通訊記錄顯示,2014年年末,某些投靠IS的前復興社會黨成員(遜尼派)和伊朗方面接觸。通訊記錄特別提醒前方辦事人員,要註意防止對方詐降。

                同樣是2014年年末,某些遜尼派部族領導人在庫爾德地區首府埃爾比勒(Erbil)的喜來登大酒店開會,某位從美國回來的前復興社會黨官員帶來了來自華盛頓的消息。美國同意遜尼派地區高度自治,願意支持本地政治獨立,只要他們服從美國,與IS決裂。而伊朗的潛伏特工參加了這次會議。通訊記錄顯示伊朗方面很焦慮,難道美國想要分裂伊拉克?這不符合伊朗的利益。

                聖城旅與“人民動員力量”

                伊朗反IS的另一只隊伍正是革命衛隊,以蘇萊曼尼的聖城旅為代表。他們一方面直接投入反對IS的正面戰場,另一方面訓練並控制了一批什葉派民兵武裝。2014年6月15日,伊拉克政府將什葉派民兵整編成“人民動員力量”(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PMF),但其中大多數民兵派別都直接從伊朗獲得援助,服從聖城旅指揮(他們被美國稱為“特殊團體”,Special Groups)。現在人民動員力量規模約15萬人,直接聽命伊朗的“特殊團體”有兵力約8.5萬。(邁克·奈茨, 2019)

                7

                (伊朗支持的“特殊”武裝團體2019年編制和兵力)

                2014年6月,反IS勢力發動北部攻勢,聖城旅派出3個營,與伊拉克安全部隊一同作戰。

                2014年9月,某位民兵領導人來到伊朗駐巴士拉領事館,稱更願意在伊朗的領導下作戰,因為伊朗的意識形態符合他的胃口。他指控伊拉克安全部隊腐化墮落,某些官兵不祈禱,還竟然喝酒(穆斯林因為教義不能飲酒)。於是,年末革命衛隊開展培訓項目,什葉派民兵被送往伊朗參加培訓,包括作戰訓練和政治教育。

                不過,根據通訊記錄,某些民兵成員從伊朗回來後感到失望,因為伊朗並不如他們想的那麽宗教狂熱,每天竟然只祈禱5次。

                2014年10月24日,伊拉克安全部隊、聖城旅、真主黨、巴德爾旅、真主黨旅和正義聯盟聚集在朱爾夫塞赫爾(Jurf Sakhar)附近對IS發動進攻。這座城市不太出名,卻很重要,因為它位於前往什葉派聖城卡爾巴拉的道路█上。現在它已經被IS占領。

                戰鬥進行了兩天,26日,城市解放。這是伊拉克反對IS戰爭第一場重大勝利。而這其中,伊朗的幫助不可小看,據報道,蘇萊曼尼親臨前線指揮戰鬥。(華盛頓郵報, 2014)

                革命衛隊的政策不那麽溫和,例如它主要扶植什葉派勢力,對遜尼派則采取敵對政策。朱爾夫塞赫爾戰役結束後,附近的遜尼派部族遭到“清洗”。根據泄密的通訊記錄,有數萬人被當作“恐怖分子的代理人”而遭到驅逐,他們的房屋被摧毀,果樹被燒,牛羊牲畜散於田野。當地遜尼派政治領袖被槍決。

                悲劇的伊拉克

                這些向媒體泄漏的通訊記錄可信嗎?畢竟,根據文件,伊拉克整個社會和政府高層都遭到伊朗的全面滲透。

                《紐約時報》稱“驗證了文件的真實性”。(紐約時報, 2019)

                這一驗證文件的說法或可得到現實局勢的間接驗證。

                美國一直把伊朗視為心腹大患。2007年6月,美軍和伊拉克安全部隊出動師旅級別的主力兵團,發動代號“幽靈雷霆行動”(Operation Phantom Thunder)的大規模會戰,意圖清繳伊朗支持的武裝團體。不過美軍事後承認,並沒能根本改變伊朗對伊拉克滲透和控制的局面。

                2015年,蘭德公司發現,伊朗對伊拉克的掌握程度很高。伊朗在伊拉克的政治和軍事權力“無可爭議”,以至於巴格達同地方政府的矛盾,竟然多次由蘇萊曼尼調解。(蘭德公司, 2015)

                2019年10月起,伊拉克爆發了大規模遊行示威,數十萬群眾上街抗議伊朗對伊拉克的控制。伊朗革命衛隊則指揮什葉派民兵開槍鎮壓,打死了約500人。可是如此大規模的傷亡,依然擋不住群眾的怒火,前總理馬赫迪(Adil Abdul-Mahdi)被迫辭職,示威一直持續到現在。

                8

                (2019年10月,伊拉克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遊行群眾與伊拉克安全部隊和支持政府的民兵發生沖突。)

                民眾頂著子彈也要抗議巴格達成為德黑蘭的傀儡,這說明伊朗對伊拉克的滲透和控制的程度不淺。

                這樣的局面讓蘇萊曼尼十分自信,自信到乘坐民航客機到伊拉克與什葉派民兵領袖見面。這位聖城旅將軍的行蹤被美國鎖定,川普一聲令下,3發“地獄火”導彈從天而降。

                伊朗對伊拉克的滲透自2003年開始,當時的主要目的是保衛伊朗安全。可是持續到現在,伊朗行動的程度已經超過了安全的要求。

                所以,無論這些泄漏文件的真實性如何,我們可以斷定的則是,伊拉克,這個“擺滿了杯具的大茶幾”,已經變成大國競爭的棋盤,在流血與混亂中繼續分崩離析。

                 

                 

                參考文獻:

                【1】華盛頓郵報. (2014年10月25日). 伊拉克軍隊在阿舒拉節之前守住什葉派的南部[N].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6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iraqi-forces-press-to-secure-shiite-south-ahead-of-religious-festival/2014/10/25/0b6ac5f0-6e1e-47f4-ab8d-a942c3606506_story.html

                【2】金伯利·卡根. (2007). 伊朗打擊美國和伊拉克政府的代理人戰爭[J].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6日,來源:

                http://www.understandingwar.org/: http://www.understandingwar.org/sites/default/files/reports/IraqReport06.pdf

                【3】蘭德公司. (2015). 伊朗在伊拉克的角色[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6日,來源: 蘭德公司:

                https://www.rand.org/pubs/perspectives/PE151.html

                【4】攔截網. (2019年11月18日). 伊朗打擊IS的秘密戰爭[N].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6日,來源:

                https://theintercept.com/: https://theintercept.com/2019/11/18/iran-isis-iraq-kurds/

                【5】邁克·奈茨. (2019年8月). 伊朗民兵在伊拉克的擴張:新特殊團體[J].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7日,來源: 反恐中心:

                https://www.washingtoninstitute.org/uploads/Documents/opeds/Knights20190809-CTCSentinel.pdf

                【6】紐約時報. (2019年11月19日). 伊朗電文:秘密文件解釋德黑蘭如何在伊拉克行使權力[N].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5日,來源: 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9/11/18/world/middleeast/iran-iraq-spy-cables.html?action=click&module=Top%20Stories&pgtype=Homepage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伊拉克 伊朗 兩伊戰爭 美國 復興社會黨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