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博网站

  • <tr id='MHsjA1'><strong id='MHsjA1'></strong><small id='MHsjA1'></small><button id='MHsjA1'></button><li id='MHsjA1'><noscript id='MHsjA1'><big id='MHsjA1'></big><dt id='MHsjA1'></dt></noscript></li></tr><ol id='MHsjA1'><option id='MHsjA1'><table id='MHsjA1'><blockquote id='MHsjA1'><tbody id='MHsjA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HsjA1'></u><kbd id='MHsjA1'><kbd id='MHsjA1'></kbd></kbd>

    <code id='MHsjA1'><strong id='MHsjA1'></strong></code>

    <fieldset id='MHsjA1'></fieldset>
          <span id='MHsjA1'></span>

              <ins id='MHsjA1'></ins>
              <acronym id='MHsjA1'><em id='MHsjA1'></em><td id='MHsjA1'><div id='MHsjA1'></div></td></acronym><address id='MHsjA1'><big id='MHsjA1'><big id='MHsjA1'></big><legend id='MHsjA1'></legend></big></address>

              <i id='MHsjA1'><div id='MHsjA1'><ins id='MHsjA1'></ins></div></i>
              <i id='MHsjA1'></i>
            1. <dl id='MHsjA1'></dl>
              1. <blockquote id='MHsjA1'><q id='MHsjA1'><noscript id='MHsjA1'></noscript><dt id='MHsjA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HsjA1'><i id='MHsjA1'></i>

                美軍阿富汗戰報:我們一再取得“重大進展”!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1-29 10:16  

                1月27日,一架美國█客機在阿富汗東部的加茲尼省墜毀,機上所有人員▓死亡。塔利班立即宣稱是其所擊落,機上載有多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高官。但隨後,美國軍方回應稱是一架龐巴迪小飛機,否認是被擊落,並且機上只有乘客“不到五人”。

                一邊是塔利班“不嫌事大”,吸引世界媒體聚焦,一邊則是美國軍方和媒體似乎力圖“大事化小”、輕描淡寫,個中撲朔迷離。

                1

                (1月27日墜毀的美軍飛機)

                阿富汗的動亂已經持續了18年,非但沒有停下來的跡象,而且愈演愈烈。

                對於長期的媒體觀察人士來說,阿富汗留▓下的印象,大概是三天兩頭的恐怖襲擊和永遠在拖延的和平談判,扶不起的阿富汗政府與剿不完的塔利班武裝。

                根據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United Nations Assistance Mission In Afghanistan, UNAMA)的報告,2018年的動亂導致3804名平民喪生,7184人受傷,這是有記錄以來的新高。(聯合國, 2019)

                2

                (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死傷人數持續增長。)

                3

                (2019年9月3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發生自殺式襲擊事件,導致16人死亡,119人受傷。) (拉希姆·菲依茨和卡拉·安娜, 2019)

                局面何至於此?

                2014年,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Special Inspector General for Afghanistan Reconstruction,SIGAR)針對這個問題,著手開展內部調查,共采訪了600多位參與阿富汗工作的美國政府和軍隊人員。該項目代號“吸取教訓”(Lessons Learned),采訪報告多達2000多頁,反應了美國高層和一線人員對阿富汗的真實看法,卻因為種種原因只公開了一小部分。

                2016年,《華盛頓郵報》根據《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美國法典》第5編552條)把該部門告上法庭。2019年12月9日,《華郵》得到法庭準許後將全部文件公開。

                《華郵》發現,美國政府在阿富汗投入很大,卻▓收益很少。美國和阿富汗政府在軍事、建設、反腐敗等各領域均處於不利地位。為了給予公眾信心,讓戰爭得以持續,美國政府多年來存在持續的隱瞞、欺騙行為。真實信息秘而不宣,對外宣傳粉飾太平,“向真相開戰”(At War with the Truth)。(克裏格·懷特洛克, 2019)

                我們“不知在幹嘛”

                美國在阿富汗投入甚巨。自2001年以來,有77.5萬人次美軍在阿富汗服役。美國國防部、國務院和國際開發署在阿富汗花費約9340億美元。

                這麽多人員和物資投入進去,效果卻不好,第一個原因是美國對阿富汗情況缺乏了解。

                4

                (美國佐治亞州國民警衛隊第48旅在阿富汗巡邏) (防務視覺信息分配服務, 2019)

                2015年2月20日,陸軍中將道格拉斯·盧特(Douglas Lute)接受訪談。從2007年到2013年,盧特在小布什和奧巴馬兩屆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因為主導白宮的阿富汗政策,被稱為“阿富汗戰爭沙皇”(Afghan war czar)。

                盧特說:“我遭遇到的情況,缺乏甚至更基礎的知識。我們缺乏對阿富汗的基本了解,我們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麽。” (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美國的情報機構似乎不太給力。阿富汗戰爭時期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2003年9月8日在備忘錄中表示:“我不知道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壞人都是誰。我讀了情報部門所有的情報,看上去似乎我們知道很多,但是實際上,當你更加深入,你發現完全沒有可以作為行動參考的東西。” (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 2019)

                5

                (拉姆斯菲爾德:“我不知道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壞人都是誰。”)

                這種局面長期得不到改善。2017年12月15日,1位前任特種部隊顧問接受“吸取教訓”采訪,稱在前線作戰的特種部隊,深受“戰爭迷霧”的困擾。而他這位顧問也無能為力,“一開始他們以為我會帶給他們一份地圖,給他們顯示好人在哪裏,壞人在哪裏。為了讓他們明白我沒有這種東西,費了很多口舌”。

                《華郵》的報道指出,這種混亂局面有其根本的社會性根源,那就是阿富汗國家和社會的前現代性質。這裏的基層被部落和軍閥把持,民眾對國家缺乏認同,效忠喀布爾和為塔利班辦事區別不大。村民們白天種田,晚上就成了塔利班的武裝分子。阿富汗軍警同塔利班沆瀣一氣,倒賣美軍物資。

                那麽如何區分“好人”和“壞人”?美軍的情報工作自然無法有效展開。

                日復一日 士氣低落

                《紐約時報》記者克裏斯多夫·齊福斯(Christopher. J. Chivers)的《戰士們》(The Fighters)為我們提供了以前線士兵為主角的微觀視角,以便更好的理解這種情況。

                列兵羅伯特·索托(Robert Soto)屬於陸軍步兵26團1營B連2排2班(連隊綽號“毒蛇”,Viper,一個排3個班,共30人)。(克裏斯多夫•齊福斯, 2018)

                2班是武器班(weapons squad),裝備重機槍▓▓,索托負責背彈藥。2008年到2009年部隊駐紮在阿富汗昆那省(Kunar)阿薩德巴德(Asadabad)西面的克蘭加爾營(Korengal Outpost)。

                6

                (克蘭加爾營) (美國國防部, 2010)

                7

                (2010年4月,美軍士兵在克蘭加爾山谷。因為有數百名美軍士兵在此受傷,此地被稱為“死亡谷”。) (阿裏薩·魯斌, 2010)

                這裏是山地,海拔4500英尺(約合1371米),克蘭加爾營建在山脊上,俯瞰山谷裏的村莊和道路。為了拱衛營地,美軍在周圍山脊建立前哨站、觀察站和火力基地。為了做到對地區的控制,美軍附近村子所有的房屋都編了號,這樣如果要召喚火力支援,就知道往哪裏開火。

                美軍火力充足,並且還可以隨時呼叫空中支援。輕重火力環環相扣,覆蓋整個山谷。站在山脊上眺望,士兵“眼裏只有目標”。

                8

                (2008年10月22日,部署在“祝福營”的美國陸軍321野戰炮團3營C連的155毫米口徑榴彈炮正在向塔利班開火,“祝福”從天而降。) (波士頓環球報, 2008)

                然而,優勢火力並沒有讓美軍感到安全,他們日常遭到襲擊,而且都不知道對方從哪開槍的。只是對方槍法太差,武器太爛,而且距離太遠,經常打不死人。附近村子裏都看不到青壯年,美軍知道他們都加入了塔利班,而且躲在某處朝他們開槍,但是毫無對策。

                喀布爾城裏的北約軍官提醒前線美軍註意“群眾工作”,盡量與村民結盟。但是這項工作完全不存在。事實上,克蘭加爾營的選址就是違反群眾工作的結果:這裏原本是當地的木材廠。美軍來了後,占據了廠裏的建築做營地,遣散了工人。作者稱,這些工人是村子裏“最強壯,最有能力的人們”,失業後他們在老板的帶領下加入塔利班,與美軍為敵。

                阿富汗國民軍的士兵日常“劃水”,軍官把士兵當作仆人,而士兵向塔利班出賣武器和情報。這一切都讓索托感到焦慮。

                再來回答拉姆斯菲爾德的問題:好人是誰?壞人是誰?

                日復一日的治安戰讓美軍士氣低落。索托不知道敵人在哪,不知道前途何在,不知道為何而戰,“我們在這裏,是因為我們在這裏。我們在這裏,是因為其他的部隊來過這裏,遭到埋伏,然後我們替換掉他們,沒人知道該做什麽”。

                美軍不敢晚上行動。塔利班摸清了美軍活動的規律,經常晚上出來活動。美軍決定打個埋伏。

                2009年4月10日,2排在克蘭加爾營以北的山路設伏,一晚上打死十多名塔利班武裝分子(召喚阿帕奇武裝直升機,F-15戰鬥機投下2000磅激光制導炸彈)。繳獲30個AK彈夾,其中17個裏面有美軍提供給阿富汗國民軍的子彈。這說明阿富汗軍隊和塔利班存在交易。

                次日,村子裏的老人找到美軍,痛斥美軍前一晚的殺戮。他們拒絕承認被打死的年輕人是塔利班,說他們晚上出去為村子辦事,怎麽就被美軍打死了?

                美軍對這套說辭自然不買賬,對阿富汗村民明目張膽的謊言既憤怒,又無奈。越戰時美軍面對的“全民皆兵”的局面似乎在阿富汗重現。

                被“扶植”的喀布爾政權

                美國也知道,政治是戰爭的基礎,贏得民心和擊敗敵人同樣重要。因此美國希望阿富汗能在喀布爾領導下一定程度實現現代化。

                政治學有個時髦的名詞,叫“國家構建”(nation building),指的是在前現代社會的基礎上構建現代國家(通常指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民族國家”)。這似乎成了2001年之後美國在阿富汗的主要工作。

                “美國官員們█嘗試在喀布爾(從頭開始)創立民主政府,以他們自己在華府的政府為藍本。”  (克裏格·懷特洛克, 2019)

                只是現實的引力過於沈重,美國的政策沒有效果。2015年7月10日,某國務院匿名官員接受“吸取教訓”采訪時說:“我們政策是創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這很愚蠢,因為阿富汗歷史上就沒有過強有力的中央政府。” (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打造強有力中央政府需要100年的時間,我們沒有這麽多時間”。

                不過美國似乎很有錢,美國的主要策略是:多投入。為了建設阿富汗,美國共投入1330億美元。即使考慮通脹,這筆錢的規模也已經超過二戰後美國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的投入。美國政府認為,這筆錢可以用來建設學校、架設橋梁、開通運河、鋪設道路,這類市政工程有利於安定民心;用來進行人道主義援助,紓解基層的困苦;勸誡農民不要種植鴉片,反對毒品貿易;幫助阿富汗政府打造現代化的政權機構。總之,有利於阿富汗的安定團結。

                在微觀層面,美國以村為單位,發放價值數千美元的小額援助,希望一點一點解決問題。或是把工程外包,就像公共基礎設施。

                錢花下去了,但效果並不好。

                美國陸軍上校克裏斯托弗·科倫達(Christopher Kolenda)稱,阿富汗前總統卡爾紮伊的政府“自我組織成了一個盜國賊集團(kleptocracy)”。(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阿富汗政府的高級職位明碼標價,而人們買官是為了賺錢。美國的援助進了腐敗官員的口袋,“援助項目被雁過拔毛,制服或彈藥在黑市上出售,(阿富汗官員)走私毒品,或者綁架勒索”。

                這一切現象在筆者聽來似曾相識,大概美國“扶植”傀儡政權的路徑都有相似性吧。

                科倫達用癌癥來做比喻,“小腐敗是皮膚癌,尤可治療,最終無礙。部長或者更高級別的腐敗就像結腸癌,情況更糟,但是應對及時,或可治愈;然而盜國賊的統治像是腦癌,致命的”。

                自2002年以來,美國投入共830億美元用於安全援助, (克裏格·懷特洛克, 有國無防:阿富汗安全部隊,雖然經過數年訓練,依舊腐敗無能, 2019) 重點建設阿富汗安全部隊(Afghan 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Forces,包括阿富汗國民軍、空軍、國家警察、地方警察和國家安全局)。然而安全部隊反而成為腐敗高發區。

                2015年7月2日,某位自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時就在阿富汗工作的挪威官員接受“吸取教訓”采訪。他說多達30%的阿富汗國家警察開小差,利用職務之便,私設檢查站,以便搜刮來往百姓。(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檢察長辦公室, 2019)阿富汗人民將警察視作強盜。

                “小”的職務腐敗無處不在:空軍倒賣燃油;警察倒賣制服,然後回來領一件新的再賣一次;官員們貪汙軍警的薪餉;軍警倒賣武器;地方警察大面積吸毒、故意毀壞裝備、倒賣燃料、與塔利班暗通款曲。

                阿富汗軍警是美國一手創立,也是美國掏錢養,相當於“皇協軍”。安全部隊賬面上有35.2萬人,實際上只有25.4萬人,缺員近10萬人。這是因為長官們長期吃空餉,虛報部隊員額(相當於虛報了兩個整編集團軍,整個部隊1/3的人只存在於賬面上),把美國的援助款裝進自己口袋。

                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對阿富汗的重建項目進行審計,2019年10月30日,發布本年3季度報告。

                報告指出,該部門在報告期內發現阿富汗的重建工作依然存在大規模的違法、違規、腐敗行為。3個月期間,有6個判決,總刑期10年,沒收、恢復非法所得1810萬美元。目前仍然在調查的案件有158個。(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腐敗有多種形式,而且也會牽扯到美國人。亞當·杜斯特(Adam Doost)被控以開采石場為名義騙取美國政府援助貸款1580萬美元,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並被罰款、要求償還共1788萬美元;美國陸軍上士克裏奧·奧特利(Cleo Autry)被控貪汙4萬美元,被判處緩刑3年。

                粉飾太平:塔利班就要被擊敗了!

                受訪者都是美國軍政高官,而且不乏在白宮身居要職者。這樣來看,美國的上層對阿富汗的問題應該很明白,早就知道所謂重建阿富汗不過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那為什麽還要繼續呢?

                為什麽公眾還能容忍這種行為呢?

                《華郵》認為,美國高層一直刻意對公眾隱瞞真相,靠宣傳話語術和修辭學來粉飾太平,這個花費近萬億美元的虧本生意才能從小布什時期做到川普時期。

                2006年8月,時任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收到一份40頁的報告。裏面全是壞消息:阿富汗政府腐敗無能,民怨極大;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支持下正在組織反攻。

                不過他不打算承認任何困難。國防部在網站發布通訊稿《5年:阿富汗報告》(Five-Year Afghan Report),“5年來,有很多好消息……雖然某些人很時興說阿富汗戰爭被遺忘了,美國喪失了目標,但是事實能夠擊碎訛傳”。(美國國防部, 2006)

                《華郵》稱,從此之後,美國官方對阿富汗的宣傳都是以此為基調,不管事實如何。

                奧巴馬上臺後,增兵美國在阿富汗的兵力,加大對塔利班的打擊力度。

                2008年,美軍和北約士兵的傷亡數字創新高。時任駐阿富汗第82聯合特遣隊(Joint Task Force-82)指揮官、美國陸軍中將戴維·羅德裏格斯(David Rodriguez)表示,傷亡大說明“我們正在持續取得深思熟慮的進展”。

                數據不好看,領導面子掛不住。某位在奧巴馬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的匿名官員接受“吸取教訓”采訪時表示,他們面臨巨大壓力,要把數據做得好看。(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9

                (匿名官員:弄虛作假、糊弄總統,只為了照顧領導面子。)

                不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們只好在修辭上想辦法。塔利班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這說明塔利班過於虛弱,沒有能力發動正面作戰。塔利班發動了更多的襲擊?“這是因為塔利班已經絕望了,這恰恰表明我們正在走向勝利。”美軍承受了更多的傷亡,這表明美軍正在打擊敵人。

                2012年,時任國防部長萊昂·帕內塔 (Leon Panetta)訪問阿富汗。盡管差點遭遇自殺式炸彈襲擊,部長依然表示美國已經取得“重大進展”。

                21世紀的美國政治,竟然從中可以讀出前蘇聯政治笑話的味道:

                在過去,神話故事的開頭是“很久、很久以前”。在當代阿富汗,神話故事的開頭是美國高▓官發表演講:“和平和穩定就要實現了,塔利班就快被擊敗了!”

                阿富汗官員接著說:“在過去我們就像站在懸崖邊上,現在我們向躍進了一大步!”

                沒有“吸取教訓”

                《華郵》表示,自2001年以來,一共有15.7萬人死於阿富汗的戰亂。其中美軍陣亡2,300人,北約聯軍陣亡1,145人,阿富汗軍警陣亡65,124人。他們消滅塔利班約42,100人。期間有約43,074平民死亡。

                如本文開頭所言,平民的死傷呈現增長的趨勢,這說明戰爭正在變得激烈。也許勝利就像地平線,你看得見,但是夠不著。

                不過筆者必須指出,讀美國的材料必須謹慎,因為作者站在美國立場上。

                也許如《華郵》所說,美國在阿富汗遭遇了挫折。或者如陸軍中將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接受“吸取教訓”采▓訪時所言“怎麽讓人感覺我們要輸了”, (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 但是美國並沒有真正“輸掉”這場戰爭。

                首先,美國達成了戰術目的,也就是顛覆塔利班政權,並肉體█消滅掉9/11事件的責任人本·拉登。其次,在阿富汗維持存在,符合美國的全球戰略。

                而且代價並不算太高。18年花費近萬億美元,也許是推高了政府財政赤字。但是相對於美國的經濟總量,這筆錢還是嫌少,公眾或許還沒感到疼痛。

                美軍陣亡2300人,但是憑借優良的訓練、優勢火力和先進的技術裝備,短期來看美軍倒是打出了1比數十的超高交換比。當然,這麽厲害的軍事實力,18年還沒消滅塔利班,長期來看是個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

                美國未必贏得了阿富汗戰爭,但是要說輸家,這場戰爭只有一個真正的輸家,那就是阿富汗人民。是他們承受了並正在承受戰亂帶來的所有痛苦。塔利班的襲擊和美軍的空襲,都讓他們死傷慘重。

                然而美國並不在乎。

                《華郵》文章的基調是反思。但通讀一遍“吸取教訓”對美國官員的采訪,發現他們即使有所反思,也是在反思“戰敗”,反思戰略和戰術的細節問題,而沒有反思“戰爭”本身。沒█有人問為什麽美國非要做一個世界帝國,維持“美國治下的世界和平”(Pax-America)。

                阿富汗戰爭在2001年發動之後,美國並不滿意,又在2003年發動伊拉克戰爭。美國的情報機構仍然在世界各地興風作浪,美軍的航母艦隊和兩棲打擊集群(amphibious ready group,ARG)蹲守熱點地區,伺機發動新一輪的“改朝換代”(regime change)。

                “吸取教訓”並沒有吸取最重要的教訓。

                川普總統大概還會發個推特:“我們做得很好,讓阿富汗再次偉大!”

                參考文獻:

                【1】阿裏薩·魯斌. (2010年4月14日). 美軍關閉在阿富汗“死亡谷”的哨所.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來源: 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2010/04/15/world/asia/15outpost.html

                【2】波士頓環球報. (2008年11月12日). 阿富汗的克蘭加爾山谷.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來源: 波士頓環球報:

                http://archive.boston.com/bigpicture/2008/11/afghanistans_korengal_valley.html

                【3】防務視覺信息分配服務. (2019). 搜索頁面:阿富汗.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來源: 防務視覺信息分配服務:

                https://www.dvidshub.net/search?q=afghanistan&view=grid

                【4】克裏格·懷特洛克. (2019年12月9日). 對真相開戰.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afghanistan-war-confidential-documents/

                【5】克裏格·懷特洛克. (2019年12月9日). 有國無防:阿富汗安全部隊,雖然經過數年訓練,依舊腐敗無能.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afghanistan-war-army-police/

                【6】克裏斯多夫•齊福斯. (2018). 戰士們:作戰的美國人. 紐約市: 西蒙與舒斯特出版社.

                拉希姆·菲依茨和卡拉·安娜. (2019年9月3日). 震驚:美國協議將近,塔利班在喀布爾發動襲擊.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來源: 美聯社:

                https://apnews.com/e6d57a22dd434a5e81e1e483dbd96c25

                【7】聯合國. (2019年2月23日). 阿富汗又一個陰郁的裏程碑:根據聯合國報告,2018年平民死亡人數創紀錄.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聯合國:

                https://news.un.org/en/story/2019/02/1033441

                【8】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道格拉斯·盧特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lute_doug_ll_01_d5_02202015

                【9】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克裏斯托弗•科倫達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3_xx_dc_04052016

                【10】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邁克爾·弗林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flynn_michael_ll_11102015

                【11】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匿名國務院官員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1_xx_dc_07102015

                【12】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匿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7_xx_dc_09162016

                【13】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2019年10月30日). 交給國會的季度報告.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辦公室:

                https://www.sigar.mil/pdf/quarterlyreports/2019-10-30qr.pdf

                【14】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檢察長辦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對匿名挪威官員的采訪.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3_xx_xx3_07022015

                【15】美國國防部. (2006). 5年:阿富汗報告.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來源: 美國國防部:

                https://archive.defense.gov/home/dodupdate/For-the-record/documents/20062006d.html

                【16】美國國防部. (2010). 美軍和阿富汗軍隊與長老見面.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來源: 美國國防部:

                https://archive.defense.gov/photoessays/PhotoEssaySS.aspx?ID=1629

                【17】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 (2019年12月9日). 拉姆斯菲爾德的備忘錄. 檢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snowflake_badguys_cambone_nsarchive_09082003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美國 阿富汗 美軍阿富汗戰報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