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体育

  • <tr id='LztIaO'><strong id='LztIaO'></strong><small id='LztIaO'></small><button id='LztIaO'></button><li id='LztIaO'><noscript id='LztIaO'><big id='LztIaO'></big><dt id='LztIaO'></dt></noscript></li></tr><ol id='LztIaO'><option id='LztIaO'><table id='LztIaO'><blockquote id='LztIaO'><tbody id='LztIa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ztIaO'></u><kbd id='LztIaO'><kbd id='LztIaO'></kbd></kbd>

    <code id='LztIaO'><strong id='LztIaO'></strong></code>

    <fieldset id='LztIaO'></fieldset>
          <span id='LztIaO'></span>

              <ins id='LztIaO'></ins>
              <acronym id='LztIaO'><em id='LztIaO'></em><td id='LztIaO'><div id='LztIaO'></div></td></acronym><address id='LztIaO'><big id='LztIaO'><big id='LztIaO'></big><legend id='LztIaO'></legend></big></address>

              <i id='LztIaO'><div id='LztIaO'><ins id='LztIaO'></ins></div></i>
              <i id='LztIaO'></i>
            1. <dl id='LztIaO'></dl>
              1. <blockquote id='LztIaO'><q id='LztIaO'><noscript id='LztIaO'></noscript><dt id='LztIa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ztIaO'><i id='LztIaO'></i>

                世紀性的“情報政變”:監聽!監聽!監聽!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2-20 10:50  

                早在2013年6月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和英國《衛報》共同披露了美國利用大型網絡企業監視公民上網和監聽公眾電話的醜聞,其中一項代號為PRISM(棱鏡)的網絡監控項目犯了眾怒。

                醜聞被證實,意味著醜行被曝光。

                在隨後的幾個月裏,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前工作人員斯諾登用大量機密文件告訴我們:美利堅可以監視任何人。

                2013年10月24日,得知個▓人手機也被華盛頓監聽了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氣得驚呼:“刺探朋友,絕對不行!”

                然而近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德國電視二臺(ZDF)和瑞士電視臺(RSF)聯合投出另一顆重磅炸彈,再度爆料:美利堅從來沒把哪個國家當過朋友,德國也不是。

                一家黑店:Crypto

                聯合調查結果顯示,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自二戰以來長期通過控制瑞士加密機公司Crypto監█聽別國機密,而德國聯邦情報局(BND)在1970年提出合作,秘密收購該公司的股份,同時從中獲利數百萬美元。

                三家媒體的最初信息源▓都是CIA和BND的解密文件。

                1

                (華盛頓郵報報道:世紀情報政變)

                《華盛頓郵報》完整地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並采訪了一些情報官員和Crypto公司員工;德國ZDF的報道側重於BND參與此次活動的始末,瑞士方面的報道則側重於瑞士在整件事當中扮演的角色。

                美國與Crypto的合作始於二戰期間,Crypto在希臘語中本意即為:隱藏和秘密。

                上世紀20年代,出生在俄羅斯的Crypto公司創始人鮑裏斯·哈格林(Boris Hagelin)在布爾什維克掌權後逃往瑞典,1940年納粹占領挪威時,又逃往美國。

                二戰期間,美國軍隊與Crypto簽訂了價值860萬美元的合同,在紐約州一家打字機工廠制造約14萬只M-209加密機器。

                這是一種類似於音樂盒的小玩意兒,適合隨身攜帶,隨時加密信息。

                戰後,哈格林返回瑞典重新開設工廠。但在美期間,他已經與“美國密碼學之父”、譯解密碼的奇才威廉·F·弗裏德曼建立了友誼。

                2

                (1949年10月31日,哈格林和妻子在紐約 圖片來源:新蘇黎世報)

                1951年,在同弗裏德曼共進晚宴時,哈格林同意與CIA達成一項“紳士協議”。按照協議,哈格林將公司遷往瑞士,並且將難以破解的先進加密機僅銷售給美國批準的國家,而其余的國家只能購買已被破解的老舊系統。對此帶來的商業損失,哈格林可獲得最高70萬美元的賠償。

                是的,所有用戶一律平等,但有些用戶比其他用戶更平等。

                3

                (2015年,BBC資料揭示了弗裏德曼和哈格林的聯系)

                1960年,CIA與哈格林簽署了一份“ 許可協議 ”,CIA向哈格林公司支付85.5萬美元,重申對此前協議的承諾。此外CIA每年還支付7萬美元的█固定費用並向公司註入1萬美元現金作為“營銷”費用,以確保Crypto獲得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政府的合同。

                “信任甚好,Crypto更佳”,是這家瑞士公司的經典廣告語。

                據信,在德國1993年退出相關合作之後,美國方面仍控制該公司直到2018年。

                加密機的“情報”與“生意”

                1960年代中期,電子技術的迅猛發展迫使哈格林不得不接受美國的技術援助,這樣一來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便得以操縱Crypto公司的算法。

                1967年Crypto推出的H-460型加密機,內部算法完全由NSA設計。該公司當時制造了兩個版本的機器——供給“對美友好政府”使用的“安全版”和給其他國家使用的“可操縱版”。

                1960年代末,哈格林已接近80歲,他想早點退休,並將公司的控制權交給兒子。當時Crypto公司雖然有人對設備的漏洞產生了懷疑,但最終並沒有影響到CIA的工作。

                當時Crypto開發部主管P.F.(為了安全起見,此人隱去了真實姓名)發現了機器的漏洞。他把情況告訴了哈格斯的兒子小哈格斯。小哈格斯的態度很堅定,一旦他接管公司,他將不會再出售任何可供操縱的設備。然而他並沒有等到那一天,1970年他在紐約的一場車禍中喪生。媒體關於那次事故沒有確切的說法。不過P.F.認為:“那不是意外,而是暗殺。”(據瑞士媒體infosperber)

                1970年德國聯邦情報局(NBD)向美國方面提出合作事宜。雙方最終同意以約850萬美元的價格共同收購該公司。當時列支敦士登一家律師事務所幫忙隱藏了公司實際持有者的身份。記錄顯示:“正是通過這種機制CIA和BND控制了Crypto的活動。”

                4

                (解密文件 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兩家情報局意識到自己經營高科技公司的能力受限,因此引進了外援。德國引入了西門子集團的技術人員,而美國則引入摩托羅拉公司的技術人員幫忙修復產品。

                在世界上兩個主要情報機構的秘密支持下,以及兩大技術公司的支持下,Crypto的業務蓬勃發展。CIA資料顯示,該公司銷售額從1970年的1500萬瑞士法郎激增至1975年的5100萬瑞士法郎,約為1900萬美元。公司員工增加到250名。根據德方的紀錄,CIA和BND每年瓜分Crypto賺取的利潤。

                5

                (解密文件 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到了1980年代,這項秘密行動的代號是“盧比孔(Rubicon)”。Crypto為NSA提供了大約40%的他國外交通信等情報。據悉,NSA的竊聽列表中有三個重要代號,A代表蘇聯,B代表亞洲,G代表世界其他地區。當時“G”地區中一半以上的情報都是通過Crypto加密機傳播的。

                1981年, Crypto的最大客戶是沙特█阿拉伯,其次是伊朗、意大利、印度尼西亞、伊拉克、利比亞、約旦和韓國。

                此外,公司為了維持市場地位,還對競爭對手進行誹謗,並向外國政府官員行賄。公司還給沙特客服安排培訓活動,帶他們參觀妓院等等。看起來,美國慣用的“長臂管轄”原則,對這麽有美國官方背景的海外公司也是視若無睹啊。

                不過,中國和當時的蘇聯都不是Crypto的客戶。

                “陰鷙”的合作夥伴

                德國ZDF報道稱,在伊朗發生的一起事件,最終導致德國退出了這項活動。在秘密文件中,該事件代號為“九頭蛇事件”。

                1992年3月,Crypto公司的高管漢斯·布勒(Hans Bühler)因涉嫌間諜活動而在伊朗被捕並且坐了9個多月的牢,BND為將他放出來,從黑帳中支出了100萬美元。

                1993年,BND負責人康拉德·波茲納(Konrad Porzner)向時任CIA局長詹姆斯·伍爾西(James Woolsey)明確表示,德國政府高層對Crypto的支持減弱,德國人可能會退出這項合作。而根據CIA的歷史記錄,1993年9月9日,CIA駐德國站長米爾頓·比爾登(Milton Bearden)與BND官員達成協議,最終德國將公司的股份以17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美方。雙方終結了20多年的合作。

                事實上,在合作的過程中,德美雙方也有分歧。CIA特工對BND方面“忙於賺錢”感到不滿,經常提醒德國人:“這是個情報行動,而不是個賺大錢的企業。”而BND方面則對美國“希望監控其最親密的盟友”感到震驚,因為美方甚至將意大利、希臘、土耳其、西班牙等北約盟國列為了目標。

                6

                (解密文件 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

                德國BND前局長沃爾伯特·史密特(Wolbert Smidt)對美國的舉措很不滿,他抱怨說,美國“對待盟友,就像對待第三世界的國家一樣”。另一位BND官員也表示,對美國人來說,在情報界,沒有朋友。

                德國官員一直想知道,德國與美國終止合作之後,德國是否仍屬於少有的幾個不被美國監聽的國▓家。然而,2013年斯諾登事件給他們提供了令人不悅的答案:美國情報機構不僅將德國視為目標,甚至監聽了總理默克爾的手機。

                野心優雅:他們竟這樣監聽

                德國退出該計劃之後,CIA利用Crypto的活動逐漸減少。

                據悉,在BND離開後,該機構利用從Crypto業務中積累的現金,秘密收購了第二家公司,並發起了第三家公司。但是,隨著加密市場從硬件轉向軟件,該公司的地位難以維持。此時美國NSA將註意力轉向谷歌、微軟、Verizon等科技公司,便順勢從Crypto撤出。Crypto公司於2018年清算,其資產被CyOne Security和Crypto International公司收購。

                2018年交易的條款尚未披露,但現任和前任官員估計其總價值在5000萬美元至7000萬美元之間。這筆錢是CIA在Crypto項目上獲得的最後一筆收益。

                7

                8

                (圖片來源:華盛頓郵報;文件顯示,至少120個國家使用過Crypto公司的加密設備。上述列表未包括所有國家。記錄顯示,至少4個國家,包括以色列、瑞典、瑞士和英國知道美德的行動或接受過美德兩國提供的情報)

                在“盧比孔”活動的巔峰時期,Crypto的產品被賣到100多個國家,美國借此獲得了強大的情報優勢。在1978年美國前總統卡特與埃及前總統薩達特舉行埃及-以色列和平協議會談時,美國能夠監聽薩達特與開羅的所有通信。1979年伊朗人質危機期間,CIA和NSA也借此監聽伊朗革命政府。在兩伊戰爭的十年時間裏,美國甚至截獲了19000條加密機發送的伊朗情報

                在1986年的柏林舞廳爆炸案中,美國前總統羅納德·裏根表示,美國截獲到了“利比亞官員向上級匯報襲擊成功”的情報。CIA的文件還證明,1973年,德美情報機構早就知道了智利總統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可能被推▓翻,以及阿根廷軍政府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為。

                然而,這對被監聽的國家而言是極大的商業背叛。華威大學教授理查德·阿爾德裏奇(Richard Aldrich)稱,該活動是最大膽,也是最醜陋的行動之一。因為100多個國家支付了幾十億美元,買到的卻是被竊聽的服務。

                就像“對韭當割”的P2P,你看上了人家的利息,人家要的卻是你的本金。

                據俄媒報道,技術監聽只是CIA情報網絡的一部分。冷戰時期以及冷戰結束後的很長時間,其勢力範圍不斷擴大,滲透的領域也不斷加深。

                弗朗西斯·斯托納·桑德斯(Frances Stonor Saunders)在其1999年的著作《中央情報局和文化冷戰》中,詳細介紹了中央情報局通過 “文化自由大會”資助各種出版物、現代藝術家和文化企業,籠絡各種資源為其所用。1977年10月20日,卡爾·伯恩斯坦在《滾石》雜誌上發表長文《中情局與媒體》稱,在冷戰時期有400多名記者為CIA效力。在多數情況下,新聞記者都在得到美國主要新聞機構管理層的同意下,為CIA執行任務。

                 

                9

                (中情局解密材料)

                CIA的一系列情報活動助長了其野心。在《華盛頓郵報》看來,CIA這項監聽計劃“對現代間諜活動意義重大,其廣度與持續性有助於解釋,美國在全球監控方面如何養成了貪得無厭的胃口。

                美國的“前科之鑒”

                事實上,關於Crypto和CIA有關的報道很多年前就有。1995年,巴爾的摩太陽報(The Baltimore Sun)就報道過美國NSA與Crypto高管達成的秘密協議。1995年德國焦點雜誌也質疑過BND和Crypto的關系。這次三家媒體的報道只是比多年前的報道更加客觀地呈現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有趣的是,在三家媒體投出這個炸彈的前前後後,美國官員還在質疑華為公司的安全風險。《華爾街日報》援引美國官員的言論稱,華為的設備留有後門,能夠讓華為秘密地進入運營商的通訊網絡。這究竟是基於什麽樣一種心理?

                10

                (2020年2月12日 華爾街日報:美國官員稱華為能秘密進入運營商的通訊網絡)

                《衛報》對此評論稱,CIA多年來的成功,可能強化了美國目前對華為公司設備的懷疑。在推特#CryptoLeaks的標簽之下,也有網友作了類似的評價。Marco Tedaldi說:“我從Crypto事件中總結出兩點:1.永遠不要相信那些以“專有加密技術”為賣點的供應商▓。2.美國人對華為的指控非常虛偽。”

                11

                (推特截圖)

                俄羅斯媒體評論稱,美國一直以安全為由打壓其他公司,比如俄羅斯的卡巴斯基和中國的華為。此次事件暴露出,美國對華為和其他公司的“安全擔憂”實屬虛偽。

                “當你用一根手指指向別人的時候,便有三根手指指向了你自己。”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