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娱h188下载app

  • <tr id='udowYs'><strong id='udowYs'></strong><small id='udowYs'></small><button id='udowYs'></button><li id='udowYs'><noscript id='udowYs'><big id='udowYs'></big><dt id='udowYs'></dt></noscript></li></tr><ol id='udowYs'><option id='udowYs'><table id='udowYs'><blockquote id='udowYs'><tbody id='udowY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dowYs'></u><kbd id='udowYs'><kbd id='udowYs'></kbd></kbd>

    <code id='udowYs'><strong id='udowYs'></strong></code>

    <fieldset id='udowYs'></fieldset>
          <span id='udowYs'></span>

              <ins id='udowYs'></ins>
              <acronym id='udowYs'><em id='udowYs'></em><td id='udowYs'><div id='udowYs'></div></td></acronym><address id='udowYs'><big id='udowYs'><big id='udowYs'></big><legend id='udowYs'></legend></big></address>

              <i id='udowYs'><div id='udowYs'><ins id='udowYs'></ins></div></i>
              <i id='udowYs'></i>
            1. <dl id='udowYs'></dl>
              1. <blockquote id='udowYs'><q id='udowYs'><noscript id='udowYs'></noscript><dt id='udowY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dowYs'><i id='udowYs'></i>

                美國行動:嚴查大學資金來源與中國滲透?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2-28 16:44  

                2020年2月12日,美國教育部宣布對哈佛大學和耶魯大學啟動調查。教育部認為這兩所學校接受了來自國外價值數億美元的捐贈,簽訂了巨大金額合同,卻沒有向有關部門上報。

                美國私立學校接受捐款,乃至來自國外的捐款,乃是傳統藝能。不過這不代表美國政府沒有監管措施。

                美利堅自有制度。1965年,美國通過《高等教育法》(公法:89-329),第117條(Sec.117)規定,“任何(美國的高等)教育機構”在1個自然年內接受來自國外價值25萬美元及以上的現金或禮物,必須向聯邦政府教育部匯報。這樣的匯報每年有兩次。(美國國會, 2019)

                2004年10月,美國發布文件,正式通知美國各高校,按時依法披露來自國外的捐贈。

                教育部稱耶魯大學在長達4年的時間裏,少報了至少3.75億美元的捐贈和合同。

                哈佛大學化學系前任主任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參與了中國的“千人計劃”但是未申報,因此遭到逮捕,並被美國司法部起訴。

                2019年6月29日,教育部針對某些學校瞞報、少報國外捐贈、合同一事展開8項調查。從7月1日起,陸續有學校補償上報,累計金額高達65億美元。其中來康奈爾、耶魯、芝加哥、德州農工等10所名校的金額高達36億美元。

                在筆者看來,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待這個事情。

                第一,透露出美國高校基金存在的黑箱問題。教育部稱,美國的學校將錢收集起來後,利用“復雜的法律結構”,把錢放進“不透明的基金會”產生利潤。

                美國私人高校乃是企業化經營,裏面門道極多,外人無從考察。法國經濟學家皮克提稱哈佛大學基金會規模高達300億美元,即使每年產生1%的利潤,也是3億美元。這部分調查只有初步報告,細節尚待發掘。

                第二,透露出美國政府面對涉外問題的一貫態度。筆者杜佳曾經反復強調,美國雖然號稱“自由民主”國家,自稱“開放社會”,但是美國政府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體系,在政治安全方面嚴防死守,時刻提防“境外敵對勢力”的滲透。

                美國教育部稱,來自國外的捐款,是否來自“與美國為敵”(hostile to the United States)的國家?捐助的目的是不是為了“投送”他國“軟實力”?

                這方面公開資料不少,可以仔細研究。

                查爾斯·利伯被捕

                2020年1月28日,美國司法部宣布哈佛大學的查爾斯·利伯被捕,並被提起刑事指控。(美國司法部, 2020)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介入調查。

                1

                (《自然》雜誌:查爾斯·利伯)

                利伯2001年加入哈佛大學,被捕時擔任化學系主任,主要研究領域是納米科技。在哈佛,有以他名字命名的研究小組,“專門研究納米尺度的科學和技術”。利伯研究小組從包括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和國防部在內的政府部門拿外包項目,並獲得資金。

                承接官方的外包項目,自然要符合政策。美國國防部和衛生研究院規定,合作方必須上報所有的國外合作關系,以及所有來自國外的研究支持,包括資金、合同等。

                2011年11月,利伯來到武漢理工大學參加納米能量物質論壇。11月15日,利伯和學校簽訂協議,受聘成為“戰略科學家”,聘用期5年,月工資5萬美元。

                2012年4月5日,武漢理工大學通知利伯,他被中國“千人計劃”選中。數月之後,利伯和武漢理工大學正式簽署為其3年的合同,加入中國“千人計劃”。

                根據這份合同,利伯可以得到每月5萬美元的薪金,100萬人民幣的生活補貼,1000萬人民幣的科研配套經費(其中500萬由國家劃撥)。

                從此,利伯開始了中美之間兩邊跑的忙碌生活。雙方又有了更多的合作。利伯和武漢理工大學簽訂協議,讓中國的研究人員可以去哈佛大學。利伯還以聯合培養項目的名義帶博士生。

                2015年和2016年,利伯的“戰略科學家”合同、“千人計劃”合同都開始到期。不過聯邦調查局的調查人員發現,利伯直到2017年還從武漢方面收取薪金,這說明雙方又有了新的合作。

                從2009年開始,利伯就接受美國國防部的外包項目,總金額高達800萬美元。2018年4月24日,國防部要求利伯公開涉外關系。在調查過程中,利伯否認曾經被邀請參與中國“千人計劃”。他還告訴調查人員他“不清楚”中國方面如何界定他。

                調查人員找到利伯2天後發出的電子郵件,上面說“這次不會跟政府調查人員說這些”。

                綜合以上情況,聯邦調查局判定利伯對美國國防部蓄意說謊。

                自2008年開始,利伯參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外包項目,總金額1000萬美元。其中一些項目直到2018年11月還在進行。

                2018年11月15日,衛生研究院要求哈佛大學上報利伯和武漢理工大學的關系,以及他參加“千人計劃”的情況。哈佛大學因此約談利伯,並於2019年1月10日向衛生研究院發布書面報告。

                哈佛大學稱,2012年之後,利伯“與武漢理工大學沒有正式聯系”。如果武漢方面說有,那是“錯誤地誇大”。利伯“現在沒有而且從未參與”中國的“千人計劃”。

                聯邦調查局認為,利伯向哈佛說謊,導致哈佛向國立衛生研究院發布虛假報告。

                綜合而言,美國司法部指控利伯向美國政府說謊,違反了《美國法典》第18編1000條(a)(2)款。如果罪名成立,利伯將被處以罰金和監禁。

                該案看上去清楚明了,利伯的主要問題是向有關部門隱瞞真相。不過美國教育部的定性與司法部稍有不同,認為重點在於“涉外”,哈佛大學“對外來資金缺乏足夠的制度性管控”,為中國可能的“滲透”打開方便之門。

                這麽來說,即使利伯教授選擇不隱瞞,也難逃處罰,只是方式有所不同。怪不得利伯會在某封郵件中說“睡不好覺”。

                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

                另外被美國教育部點名的還有“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教育部引用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2019年2月發布的專題報告《中國對美國教育系統的影響》(CHINA’S IMPACT ON THE U.S. EDUCATION SYSTEM),將中國的這類文化交流項目批判一番。

                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由中國教育部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推動和資助,旨在推廣漢語教學,促進中國文化對外交流。在報告發布時,全球有525所孔子學院,其中在美國的最多,有110所,分布在全美44個州。(美國國會, 2019)

                孔子學院項目的▓合作對象是國外大學。2004年,漢辦在首爾開設第一家孔子▓學院。同年,在美國馬裏蘭大學開設美國的第一家孔子▓學院。

                針對初等教育機構(即中小學,“K-12”教育機構),漢辦有“孔子課堂”(Confucius Classrooms)項目。該項目依托當地孔子學院,在中小學建立孔子課堂,由孔子學院提供資金和教師,漢辦再追加補貼1萬美元。截止2017年,漢辦在全球開設1113所孔子課堂,在美國開辦519間孔子課堂。中國為推廣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在美國共投入1.58億美元。

                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項目,從幼兒園開始,直到大學,在內容上教授美國學生漢語,開辦中國文化等課程。中國政府全力支持這類項目繼續推廣。

                中國在美國的孔子學院引發了美國政府的擔憂。

                孔子學院的開設,采取漢辦和美方學校合作的模式。美方提供場地,設立美方主管,提供行政方面的協助;漢辦出資█金、中文教師和中方主管。漢辦提供10萬到20萬美元的啟動資金,往後每年提供規模類似的經費。

                美方認為,漢辦通過資金和人事將孔子學院、課堂牢牢控制。美方即使提供場地,卻不能選擇漢語教師,而且到時候舉行什麽活動,教學的內容都是漢辦決定。漢辦給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訂立的規章制度包括“不得與中國有關法律相抵觸”。中方人員接受過培訓,不得在課堂上討論“敏感”話題。如果硬要討論,中方讓外派人員按照規定回答。

                這些都被美國視為某種“罪狀”,美方認為這表明“孔子”系列項目是中國政府滲透美國的工具。因此孔子學院遭到某些美國政客集火攻擊。

                2018年2月,佛羅裏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克·盧比奧向所有佛州高等教育機構發布公開信,稱中國的孔子學院是中國“滲透美國課堂”的工具,號召學校群起抵制。

                2

                (2018年2月5日:參議員盧比奧就北京不斷增長的影響力發出警告,呼籲佛州學校終止孔子學院協議)

                2018年2月,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召開聽證會,題為“針對來自全世界威脅的公開聽證會”(Open Hearing on Worldwide Threats),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裏斯·雷(Chris Wray)出席作證,指控稱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利用”的“諸多工具之一”。某些孔子學院和課堂項目已經被聯邦調查局“警惕留意”(we’re watching warily),甚至“在某些情況下已經開始適當的調查步驟”(have developed appropriate investigative steps)。

                2018年12月,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召開聽證會,題為“中國針對美國的非傳統間諜活動:威脅和可能的政策反擊”(China’s Non-Traditional Espionage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The Threat and Potential Policy Responses)。聯邦調查局主管反情報工作的副局長比爾·普利斯達埔(Bill Priestap)認為中國的孔子學院不是“嚴格的文化機構”,它們的背後是中國政府。普利斯達試圖為聯邦調查局針對孔子學院的監控和調查找到依據。

                2019年1月,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召開聽證會,題為“針對來自全世界威脅的公開聽證會”(Open Hearing on Worldwide Threats)。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羅伯特·阿什利(Robert Ashley)稱孔子█學院是個“國際問題”,暗示美國應當和盟友串聯,對孔子學院加強監控,對抗中國的影響,如果不行就直接關停。

                這一切和教育部所說的“涉外資金”問題有何關系?

                美國政府認為,美國的學校接納孔子學院,相當於接收來自中國政府的經費,需要上報。但是近70%的學校都沒有上報。不過美國學校認為,導致這個問題的因素是有關部門的標準含糊不清,以致無法操作。

                筆者表示理解美國學校的困惑: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是合作項目,中方的資金不是直接給美方學校,而是專門用來推廣中文教學,用來開辦活動、給中文教師發工資,怎麽就變成美國學校接收中國政府的“禮物”?而且還需要上報給有關部門。

                美國空間和美國文化中心

                類似的事情,美國也在做。美國歷來重視由政府推動的“公共外交”活動。美國國務院在全世界推動“美國空間”(American Spaces)。該項目利用美國在各地▓使領館,面向當地民眾,開展電影放映、演講、英語學習等各種活動,推廣美國文化和價值觀。

                3

                (美國駐廣州領事館主辦的美國空間活動)

                中國在美國開辦孔子學院,美國政府想要“禮尚往來”,希望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reciprocity)的局面。2010年,美國在中國有5處美國中心,分別對應美國駐北京、廣州、上海、成都和沈陽的美國使領館。美方在報告中稱,中國政府拒絕美國開辦更多的美國中心。美國需要找到另外的辦法。

                2010年,美國國務院在中國開始“美國文化中心”項目(American Cultural Center, ACC)。項目的具體做法是美國國務院牽頭,美國大學出面和中國學校開展合作,建立美國文化中心,宣傳美國文化。

                當時紐約大學、南加州大學等美國知名學府表現積極。美國國務院發現形勢一片大好,為了推動事情發展,決定提供經費支持。自2010年以來,國務院拿出510萬美元資助了29個美國文化中心。

                相比中國對孔子學院的資助,美方的手筆似乎有點少。這是因為美方發現該項目效果不佳。2018年10月,美國國務院停止對美國文化中心項目提供支持。

                美方指責中國政府對美國文化中心過度幹涉,導致項目進行不順暢。比如在2014年,美國的某學校和中國的某學校(文件中沒有點名)就開辦美國文化中心進行商談,最終達成協議。正當萬事俱備,中國的教育部門半路殺出,導致該項目夭折。

                美國指控中國在“滲透”,那麽美國在中國開辦這許多項目是否是滲透呢?筆者在這裏不做斷言。

                不過筆者杜佳的確反復討論過,美國國務院主抓美國外事工作,還是美國向外滲透、輸出影響的重要執行部門。自冷戰初期開始,這類工作被提升到“政治戰”的高度。對外輸出美國價值觀和美國文化是手段,試圖打垮對手才是目的。

                孔子學院項目和美國文化中心項目同時出現在美國國會的調查報告裏。這透露出一種自相矛盾的美式邏輯:我可以來你國推廣我們的“價值觀”,且你們不得阻擾;但你們不得來我國“投送軟實力”,不然會引來專政鐵拳!

                美國教育部將中國推廣孔子學院定性為“在美國教育系統的戰略性投資”,是在“搞宣傳”,為了“投送軟實力”。美國教育部認為,這是事關美國國家安全的大事。同時,教育部提醒美國人民,不準拿“敵對外國政府”的錢。(美國教育部, 2019)

                更重要的是,這似乎是中美關系倒退的又一個表現。美國在收緊政策,“大國競爭”已經蔓延到文化和學術領域。相比於少申報的那數百億美元(這個數量當然也很可觀了),這才是美國教育部最關心的事情,也是川普政府最關心的事情。

                參考文獻:

                【1】美國國會. (2019年12月19日). 高等教育法[A]. 檢索日期: 2020年2月17日,來源: 美國國會:

                https://legcounsel.house.gov/Comps/Higher%20Education%20Act%20Of%201965.pdf

                【2】美國國會. (2019年2月). 中國對美國教育系統的影響[R]. 檢索日期: 2020年1月19日,來源: 美國國會:

                https://www.hsgac.senate.gov/imo/media/doc/PSI%20Report%20China%27s%20Impact%20on%20the%20US%20Education%20System.pdf

                【3】美國教育部. (2019年11月27日). 給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主席羅伯·波特曼的信[A]. 檢索日期: 2020年2月20日,來源: 美國教育部:

                https://www2.ed.gov/policy/highered/leg/psi-nov27-2019.pdf?utm_content=&utm_medium=email&utm_name=&utm_source=govdelivery&utm_term=

                【4】美國司法部. (2020年1月28日). 哈佛大學教授和2個中國人在3個關聯案件中被指控[R]. 檢索日期: 2020年2月18日,來源: 美國司法部:

                https://www.justice.gov/opa/pr/harvard-university-professor-and-two-chinese-nationals-charged-three-separate-china-related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文化滲透 美國空間 美國文化中心 孔子學院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