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贵宾会vip130.com

  • <tr id='c9RgRo'><strong id='c9RgRo'></strong><small id='c9RgRo'></small><button id='c9RgRo'></button><li id='c9RgRo'><noscript id='c9RgRo'><big id='c9RgRo'></big><dt id='c9RgRo'></dt></noscript></li></tr><ol id='c9RgRo'><option id='c9RgRo'><table id='c9RgRo'><blockquote id='c9RgRo'><tbody id='c9RgR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9RgRo'></u><kbd id='c9RgRo'><kbd id='c9RgRo'></kbd></kbd>

    <code id='c9RgRo'><strong id='c9RgRo'></strong></code>

    <fieldset id='c9RgRo'></fieldset>
          <span id='c9RgRo'></span>

              <ins id='c9RgRo'></ins>
              <acronym id='c9RgRo'><em id='c9RgRo'></em><td id='c9RgRo'><div id='c9RgRo'></div></td></acronym><address id='c9RgRo'><big id='c9RgRo'><big id='c9RgRo'></big><legend id='c9RgRo'></legend></big></address>

              <i id='c9RgRo'><div id='c9RgRo'><ins id='c9RgRo'></ins></div></i>
              <i id='c9RgRo'></i>
            1. <dl id='c9RgRo'></dl>
              1. <blockquote id='c9RgRo'><q id='c9RgRo'><noscript id='c9RgRo'></noscript><dt id='c9RgR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9RgRo'><i id='c9RgRo'></i>

                感染源不明:美國疫情是什麽時候失控的?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3-20 19:20  

                對於各國政府來說,“抗疫”工作是一次考驗,也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許多平時根本無法想象的行為。

                歐洲各國都很忙,德國搶了瑞士的口罩,意大利搶了瑞士的消毒液,法國命令口罩廠不準生產英國的訂單,英國搞了個讓世界震驚的“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或譯“畜群免疫”),公然主張讓國民全面感染之後可以獲得自然免疫,這等於是不抵抗就投降。如果古典時代的哲人尚在,他們一定會說,這些行為太“沒有德行”。

                1

                (英國的“群體免疫”策略,讓這段1980年代老劇片段最近又火了。《獨立報》3月13日報道說劇▓集“預測了約翰遜對疫情的反應”,英國人感嘆政府居然用這一套來對付他們。)

                那麽大洋彼岸的美國情況如何呢?

                3月12日,美國國會針對抗疫工作召開聽證會。面對美國準備不足的情況,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福熙博士(Anthony Fauci)無奈地說道:“這是一場失敗,失敗了,我們承認吧。”

                筆者杜佳這幾天翻看了美國初始確診病例的情況,發現美國開局並不算差,但是為什麽現在會有點失控呢?

                總統永遠是贏家

                偉大的川普總統總是有很多辦法的,他一向那麽自信。要不然怎麽能領導美國再次偉大?

                他一開始說“我們盡在掌控”,1月24日又說“(防疫工作)會有很好的效果”。

                隨著美█國出現病例,2月7日,他又說“特別是當天氣熱了,希望病毒就會變弱,然後消失”。但是,感染病例越來越多。在2月28日南卡羅來納州舉行競選集會,總統對支持者說疫情是民主黨的一個“新把戲”,“民主黨在把新冠病毒政治化”。

                到了3月13日,川普一改此前的輕描淡寫,終於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並且已經和國會民主黨談妥,拿出500億美元來對抗疫情。

                川普還說這次問題是很大,但不是他的問題,“我一點責任都沒有”。如果有錯,那是前任的錯,是奧巴馬余毒沒有得到清理的後果。

                見問題越來越大,川普總統和他的國務卿又說,都怪中國沒有處理好疫情、沒有及時共享信息,造成了美國現在這麽大的問題。

                3月16日,川普繼續發推稱,造成問題的是“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

                2

                (《華盛頓郵報》:川普總統被記者抓拍到手動修改講稿,把“冠狀病毒”改成“中國病毒”,不顧白宮人員的反對強行甩鍋給中國。這件事情上了《華郵》3月20日網絡頭版。)

                是的,總統永遠都是贏家,錯的都是別人。而美國政府高官則對川普大統領的“英明領導”、“前所未有的舉措”紛紛表示“感謝”。

                但病毒可不那麽講政治。截止到3月19日,全美確診病例13,560人,死亡159人。而且病毒已擴散到全美50州和華府。

                聯邦靠不住,美國的抗疫措施於是大多由各州依照自己的情況分別做出反應。疫情嚴重的地區,如加州和紐約已經開始修建避難所。紐約州、新澤西州、康涅狄格州、福蒙特州和新罕布什爾州宣布關閉飯店和酒吧。

                情況緊急,3月18日,紐約市長呼籲川普總統趕緊派軍隊建野戰醫院吧。

                可防可控的“第一病例”?

                2020年1月19日,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縣(Snohomish County),1名35歲的男子因為身體不適被送進醫院。20日,根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檢驗,該男子新冠病毒核酸檢驗呈現陽性。這是美國第一例確診病例。

                醫院很快安排隔離和治█療。病人的情況一度惡化,到了住院的第六天,醫院不得不提供呼吸機。經過一系列藥物治療(使用的藥物包括瑞德西韋),病人的情況在住院第八天開始好轉。

                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的《美國第一個新冠病毒病例》稱該男子到過武漢,1月15日返回美國。據說該男子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在武漢期間也沒有進過醫院,感染源還不太清楚,也許是被別人傳染。

                此外,該文章稱在此病例的事件中,沒有發生人傳人的現象,也就是說(截止1月30日)沒有發現這位男子把病毒帶回美國後傳染給其他人。(米歇爾·霍爾舒等, 2020)

                而一篇發表在《柳葉刀》上的文章,講述了第一例在美國本土發生的人傳人病例的詳細情況。

                1月23日,伊利諾伊州一名60多歲的女性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30日,這名女子的丈夫被確診。

                女子於2019年12月25日前往武漢,2020年1月13日返回美國,期間到過武漢當地的醫院探訪家庭成員。女子返回美國後與丈夫一起住在家中,直到發病住院。

                美國的醫療機構如臨大敵,開始根據該女子和丈夫的行蹤排查可能的感染情況。最後確定共372人與該女子及其丈夫有過接觸,其中347人受到“主動監控”(active monitoring),有25人沒有被監控,不過他們沒有產生感染癥狀。(艾薩克·吉乃等, 2020)

                被主動監控的347人中,152人屬於“社區接觸”人員(community contacts,包括女子丈夫),以及195人是可能有感染風險的醫護人員(Health-care personnel contacts)。

                絕大部分的接觸發生在患者就醫之後。所謂“社區接觸”大部分也發生在醫院裏,他們是曾與病人共處一室的社會人員,包括待在同一間候診室的人。由於患者確診的是新冠病毒,醫院不敢怠慢,只好找到這些人並實施監控。

                當地衛生機構和疾控中心對這些人進行了觀察和隔離,最後發現除了該女子的丈夫外,其他人都沒有確診。但該女子的丈夫在2019年12月沒有同她一起到過武漢,這說明他在跟該女子的接觸中被傳染。於是這就成了第一例發生在美國的人傳人病例。

                文章稱,該女子和丈夫的病例表明,傳染最有可能發生在與“出現癥狀的新冠病人沒有受到保護的、長時間的接觸中”。換言之,病毒的傳染能力似乎“有限”,“與武漢記錄的情況有所不同,據報道,病毒在更廣泛的社區和醫護人員之間傳播”。

                既然如此,只要采取“激進的公共衛生反應措施”(aggressive public health response),病毒的傳播可防、可控。

                在這場抗疫大戰中,這樣的開局已經不能更好,那為何病情在美國竟然逐漸蔓延開,以至於現在有失控的跡象呢?

                來源不明的“社區傳播”?

                美國疾控中心發布指導意見,要求來自疫區的人,或者接觸過確診病人的人都要接受測試。

                2月26日,疾控中心宣布加州發現一名確診病例。患者是1名女性,住在索拉諾縣(Solano County),她沒有去過已經發現確診病例的地方,也沒有接觸過確診病人,也就是說,感染來源不明。

                美國特拉維斯空軍基地(Travis Air Force Base)位於索拉諾縣,這裏被美國政府設立為隔離點,裏面有從中國撤回來的美方人員。不過調查人員沒有發現患者跟空軍基地有過任何接觸。

                這名女子至少在2月15日就感到身體不適,並住進當地醫院。醫護人員做了一些常規處理,但是鑒於這名女子沒有達到疾控中心指導意見的要求,就沒有做新冠病毒測試。

                19日,女子病情惡化,被轉入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中心醫院。這裏的醫生向疾控中心申請做測試,但是疾控中心按照指導意見表示拒絕。在醫生的一再要求下,疾控中心在23日安排測試,26日公布結果為陽性。

                從15日到26日,整整等了12天。

                這是美國第一例“社區傳播”(community spread)案例。這個詞意味著病毒在人群中傳染,而且來源不明。

                美國疾控中心修改了指導意見,放寬了做測試的範圍。聯邦政府和加州當地官員開始調查這名女子接觸過哪些人,她的家人被隔離觀察,照顧過她的醫護人員開始休帶薪假。不過有關部門沒有采取進一步“激進的”處理措施,比如將整個索拉諾縣隔離。

                2月28日,加州宣布發現第二名“社區傳播”病例。患者是1名65歲的女性,家住聖克拉拉縣(Santa Clara County),同樣是沒有去過發現病毒傳播的地區,同樣是感染來源不明。

                索拉諾縣和聖克拉拉縣相隔90英裏(約合145公裏),病毒是怎麽傳播過去的?媒體報道稱,兩地的病人之間沒有發現有關聯。

                照理來說,出現這種局面,加州政府和衛生官員應該警覺起來。畢竟感染來源沒有弄清楚,病毒不會無中生有,不會憑空出現。一個地區出現“不明”的感染源,說明事情沒有查清楚,衛生隱患很大。如果加州官員有政治擔當,應該果斷下令封鎖索拉諾縣和聖克拉拉縣,立刻展開█徹查。

                加州大學戴維斯醫學中心的傳染病專家說,社區傳播“說明病毒就在社區裏,而那意味著很有可能所有人都有風險”。

                不過加州政府並沒有采取更嚴厲的處理措施。馬照跑、舞照跳,一切如常。

                民主黨初選下的加州疫情

                在這次疫情中,加州算是美國第三慘烈地區。截止3月18日,共865人感染,其中18人死亡。專家一語成讖。

                1月26日,加州衛生官員發現2個確診病例,這是加州的頭2個病例,分別在橙縣(Orange County)和洛杉磯。

                這次疫情來得很不是時候。2020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兩黨都在準備競選活動。加州是民主黨的票倉,自然是重點關照地區。其中,1月到3月有一件大事發生在加州,那就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

                上面提到的橙縣是加州的富裕地區,醫療機構自然設施齊全。聯邦政府和州政府打算把隔離病人從特拉維斯空軍基地轉移到橙縣科斯塔梅薩(Costa Mesa)的一處醫療設施。不過此舉遭到縣政府和居民的一致反對,而且導致扯皮上了法庭。聯邦法官判決支持縣政府。

                3

                (《水星報》:橙縣居民舉牌抗議。)

                縣政府官員說把隔離設施設在橙縣,無益於當地的衛生工作。那麽想必當地很重視防疫工作吧。

                2月21日,民主黨的候選人桑德斯在橙縣和克恩縣(Kern County)開展競選活動集會,在橙縣有4000多人到場。此時全美有34人確診,加州有15人。

                2月29日,桑德斯在聖克拉拉縣舉行競選活動,有9500人參加。

                聖克拉拉就在著名的舊金山灣區東南部,是矽谷的所在地。在桑德斯集會的當天,縣裏已經有確診病例7人,3月2日增加到9例。疾控中心建議采取勤洗手、病患居家隔離等措施,沒有更進一步的計劃。

                3月1日,桑德斯在洛杉磯舉行活動,近2.5萬人參加集會。

                4

                (《洛杉磯時報》:拜登的“超級星期二”集會,民眾反應熱烈。群眾實踐民主權利的活動自然要搞,但是你們至少戴個口罩吧?)

                3月3日是重要的一天,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初選在包括加州在內的14個州舉行。因此這天被稱為“超級星期二”。“超級星期二”的選舉跟其他的選舉一樣,民眾需要走出家門去投票站投出選票。

                當晚開票,拜登橫掃9個州,成為大贏家(不過恰好輸了加州)。拜登3月3日晚在洛杉磯舉辦活動,一邊慶祝勝利,一邊宣傳競選。但是從現場圖像來看至少有數千人。

                然而感染形勢也在繼續惡化。3月4日,加州出現第一例死亡病例,州長宣布進入緊急狀態。3月6日,加州確診69例;9日,114例;15日,335例子;17日,700例。病毒的傳播以幾何級數增長,確診人數每隔幾天就翻一翻。

                桑德斯和拜登的競選活動繼續在其他州進行。3月5日,桑德斯來到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這座城市此時有1人確診。7日,桑德斯來到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此時伊利諾伊州有6人確診。拜登分別在堪薩斯州的堪薩斯城、密蘇裏州的聖路易斯市和密歇根州的底特律開展競選活動,當時密蘇裏州和密歇根州已經發現確診病例。

                民主黨的候選人終於對疫情做出反應。10日,拜登和桑德斯都宣布因為疫情取消原定在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競選活動。兩人原本計劃在伊利諾伊州舉行的活動也被取消。

                3月15日舉行辯論,CNN演播室裏只有拜登和桑德斯兩人,沒有現場觀眾。

                這次疫情讓筆者深刻感受到,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的確很大。在中國,政府和人民都認為面對傳染病,隔離乃是常規做法,限制人流、關閉公共設施乃至封閉整個城市都可以接受。全國統一指揮對抗疫情。

                美國的防疫形勢,從開始一片大好到現在幾近失控。這種轉變的發生,既是美國政府應對不利的後果,也是美國民眾態度的結果。民主黨支持者們無視病毒傳播的風險,反而出來舉行大規模集會就說明了這一點。也許他們根本不擔心疫情呢。

                這次疫情會在美國發展到什麽地步,會持續到什麽時候,筆者就不做猜測了。全美各地都出現“社區傳播”,那麽多的“不明”感染來源,不知道疾控中心和各地衛生部分查清楚沒有。

                沒有外來輸入病例,而出現感染情況,這種神奇事情不知道有沒有個解釋。

                5

                (CNBC 3月11日報道:《國會醫生說,預計最多有1.5億美國人感染新冠病毒》。)

                美國國會和最高法院的主治醫師、海軍少將布萊恩·莫納漢(Dr. Brian Monahan)悲觀地預測全美將有1.5億人感染。

                筆者在此只能祝各位永遠健康了。

                 

                參考文獻:

                【1】艾薩克·吉乃等. (2020年3月12日). SARS-CoV-2已知在美國的第一例人傳人病例[J]. 柳葉刀, 頁 1-8.

                【2】米歇爾·霍爾舒等. (2020年3月5日). 美國第一個新冠病毒病例[J].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 頁 929-936.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美國新冠肺炎 美國 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