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bet贝博app下载

  • <tr id='8Bexrq'><strong id='8Bexrq'></strong><small id='8Bexrq'></small><button id='8Bexrq'></button><li id='8Bexrq'><noscript id='8Bexrq'><big id='8Bexrq'></big><dt id='8Bexrq'></dt></noscript></li></tr><ol id='8Bexrq'><option id='8Bexrq'><table id='8Bexrq'><blockquote id='8Bexrq'><tbody id='8Bexr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Bexrq'></u><kbd id='8Bexrq'><kbd id='8Bexrq'></kbd></kbd>

    <code id='8Bexrq'><strong id='8Bexrq'></strong></code>

    <fieldset id='8Bexrq'></fieldset>
          <span id='8Bexrq'></span>

              <ins id='8Bexrq'></ins>
              <acronym id='8Bexrq'><em id='8Bexrq'></em><td id='8Bexrq'><div id='8Bexrq'></div></td></acronym><address id='8Bexrq'><big id='8Bexrq'><big id='8Bexrq'></big><legend id='8Bexrq'></legend></big></address>

              <i id='8Bexrq'><div id='8Bexrq'><ins id='8Bexrq'></ins></div></i>
              <i id='8Bexrq'></i>
            1. <dl id='8Bexrq'></dl>
              1. <blockquote id='8Bexrq'><q id='8Bexrq'><noscript id='8Bexrq'></noscript><dt id='8Bexr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Bexrq'><i id='8Bexrq'></i>

                結局不妙:那些失去工作的美國“吹哨人”

                2020-04-09 12:00  

                截至4月8日,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40萬,死亡約13000例。

                 

                作為老牌發達國家,世界上醫療科技與產業最發達的國家,美國疫情發展到如此局面,著實讓人驚詫。整個2月份,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美國對疫情的估計和反應都嚴重不足,耽誤了不少時間。

                 

                然而,自疫情在美國出現和蔓延以來,其國內就不斷有人向公眾警示這一傳染病的危害,提醒物資準備和應對措施不足的問題。

                 

                媒體喜歡稱這些人為“吹哨人”,據說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有▓著很好的“吹哨人”制度。

                 

                但幾個月下來,美國“吹哨人”們的遭遇和結局往往並不太好。

                 

                發公開信?開除!

                 

                林鳴(Lin Ming)出生在臺灣,小時候隨父母移民美國。新冠疫情爆發時,他是華盛頓州華肯縣貝靈漢姆市“聖約瑟夫醫療中心醫院”的急診室醫生。這家醫院是所謂“和平健康”(PeaceHealth)系統醫院,“和平健康”是一個非營利性組織,旗下有10家醫院。

                 

                華盛頓州受到新冠疫情打擊嚴重,截至4月7日,該州有確診病例8696人,死亡408人。在對抗疫情的過程中,聖約瑟夫醫院暴露出各種問題。林鳴試圖向上級匯報,但是表達意見的渠道很不暢通。於是他在社交媒體上公開發布自己的擔憂。

                 

                3月15日,林鳴在自己的臉書上發布一封給醫院主管的公開信,說醫院“目前不但不能保護病人和社區,而且不能保護醫療人員。”

                 

                他指出,最大的問題是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以及管理不█良。疑似感染者在缺乏隔離和約束的情況下做測試,而醫護人員則缺乏保護措施。病人、來訪者、醫護人員和醫院的其他工作人員可以隨意出入,醫院入口甚至沒有人檢查體溫。

                 

                林鳴建議先給病人分類,資源要優先給“有風險感染冠狀病毒”的病人。最重要的是建立隔離設施,而且給醫護人員配齊防護設備。醫院應該加強管控,進出必須嚴格管理。

                 

                兩天後,林鳴再次在自己的臉書上發布一封公開信。因為醫院主管並沒有理睬他的前一封公開信。

                 

                林鳴在信中指出,醫護人員擔憂自身,只能向主管反映,但是主管們根本不關心。以前反映的問題,也沒有得到絲毫解決。

                 

                現在的情況是疑似病例隨意走進醫院,在候診室待上幾個小時,不停地咳嗽,還得不到照料。如果不想辦法保護醫院,醫院就會變成最大的病毒擴散窩點。病人、來訪者和醫護人員都不能幸免。

                 

                18日,林鳴在臉書上反映說問題得到了某種程度的解決,如醫院開始檢驗醫護人員的體溫,不過醫院的重視程度還不夠。醫院大體來講還是屬於“沒有設防”,人員可以隨意進出。

                 

                林鳴還說上級開始對他施壓,甚至要他辭職。但他覺得應該堅持工作。

                 

                3月26日, YouTube博主Northwest Grip上傳一段關於林鳴的采訪視頻,他表示醫療物資依然嚴重不足。一線的醫護人員每天只有一個手術用口罩,根本不夠。“我的確對醫護人員感到害怕。”疑似病患連口罩都不帶就在醫院裏走動。新冠病例和其他病人混在一起,沒有隔開。

                 

                “從道德上來說,如果你路見不平,我想你應該講出來。”

                 

                “講出來”的後果很嚴重,3月27日,醫院將林鳴開除。

                 

                只是,林鳴擔憂的情況▓已經出現,在他被開除的當天,華肯縣“和平健康”旗下醫院已經有數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病毒。

                 

                林鳴在聖約瑟夫醫院工作了17年,從醫生涯30年,正是美國對抗疫情所需要的專業人員。不過醫院主管顯然不這麽想,他們開人的理由一貫地政治正確:

                 

                “和平健康”西北地區首席執行官查爾斯·普洛斯伯(Charles Prosper)發表聲明稱,社交媒體上的“歪曲的信息和謠言”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聖約瑟夫醫院已經采取了“每一個必要的防範措施”來確保醫護人員的安全。

                 

                4月4日,《洛杉磯時報》報道了此事。據報道,很多醫護人員都有不滿,但是攝於上級的壓力,害怕丟掉工作而不敢公開表達。過去被█不斷美化的“言論自由”,在這個時候當然是不管用的。

                 

                於是敢於公開表達的林鳴就成了“平民英雄”。

                 

                呼籲帶N95口罩?開除!

                 

                截至4月7日,伊利諾伊州有確診病例13553人,死亡380人,也是重災區。病患主要集中在芝加哥所在的庫克縣,這裏有確診病例9509人,死亡249人。

                 

                西北紀念醫院是一家大型醫療設施,位於芝加哥,在抵抗新冠疫情的鬥爭中處於最前線。

                 

                3月19日,醫院的護士拉裏·馬祖爾基維斯(Lauri Mazurkiewicz)被醫院開除。

                 

                拉裏的事跡被《芝加哥論壇報》等多家媒體報道。據稱,西北紀念醫院在3月份開始收治新冠病人。為了保護醫護人員,醫院統一發放“手術用口罩”。但是拉裏發現,醫院的口罩“不太安全、不太有效”,比不上N95口罩。

                 

                不過醫院有個奇怪規定,不準醫護人員佩戴N95口罩,自己買來帶也不行。如果說醫院統一配置口罩是為了節約資源,尚可理解。但是不許醫護人員自掏腰包購買更好的裝備就匪夷所思了。

                 

                這兩種口罩差別很大。N95口罩可以抵擋空氣中95%的顆粒物,但是美國疾控中心稱,手術用口罩只能抵擋體積較大的顆粒物。在芝加哥,N95口罩處於缺貨的狀態。

                 

                3月18日,拉裏給50名同事發送了電子郵件,呼籲大家佩戴防護效果更好的N95口罩。19日,拉裏佩戴N95口罩上班,然後她就被開除了。

                 

                拉裏怒不可遏,3月23日,她將醫院告上庫克縣巡回法庭。

                 

                拉裏稱,她正是因為警告同事們醫院提供的口罩不安全,才遭到醫院的打擊報復。醫院發表聲明表示“嚴肅看待”,“正在審查”,但是拒絕發表進一步評論。

                 

                航母艦長也不能“吹哨”!開除!

                 

                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羅斯福號”(CVN-71)正停泊在關島的海軍基地。艦上剛經歷了一輪“改朝換代”。原艦長、上校軍官布雷特·克羅齊耶(Brett Crozier)被解除職務。

                 

                與上文的兩位醫護人員一樣,克羅齊耶也是“吹哨人”。

                 

                3月31日,《舊金山紀事報》刊登了一則獨家報道。當時,“羅斯福號”上已經出現100多名確診病例。克羅齊耶見大勢不妙,給海軍部發布備忘錄告急。不過艦長沒有使用軍方的加密通訊渠道,而是發送電子郵件。備忘錄泄露出去,《舊金山紀事報》也得到一份。

                 

                克羅齊耶稱,艦上的染病官兵只有一小部分下船接受治療,大部分還待在艦上。目前的防疫工作存在重大紕漏,官兵們只是接受檢查,而沒有隔離。而且檢驗還不一定靠譜,所謂檢驗呈“陰性”,不是說體內沒有病毒,只是暫時沒有發現病毒。

                 

                而且軍艦上人員、裝備密集,空間緊張。“羅斯福號”的滿載排水量有10萬噸,是世界上最大的軍艦之一,艦上官兵有4000多人。平時水兵們擠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共同使用很多設備,隱患太大。

                 

                克羅齊耶在備忘錄中總結的隱患:“1. 有限空間、大量水兵;2. 床位開放且共享;3. 衛生間共享;4. 工作崗位和計算機位有限且共享;5. 大量人員共享的雜物;6. 由未穿戴防護設施的人員烹調、提供食物;7. 必須進行的瞭望、行動任務要求持續的密切接觸;8. 在艦上移動會持續密切接觸其他未穿戴防護設備的人員。”

                 

                為了防備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攻擊,航空母艦上有“三防”系統,內部超壓,阻止外界空氣流入,又有中央空調和通風管道系統確保艦上空氣循環。新冠病毒可以依靠氣溶膠傳播,艦上這些配置會起到助推作用。一個艙室出現病毒,理論上很快就會通過中央空調傳遍全艦。

                 

                這些因素結合起來,讓“羅斯福號”成為病毒傳播的理想場所,簡直就是一個大號培養皿。

                 

                克羅齊耶建議,鑒於目前的情況,艦上4000官兵最好只留10%人維持艦船,照看核反應堆,進行全艦消毒作業,其余人全部下船。他請求在關島的美軍基地建立隔離營區,專門安置艦上官兵。

                 

                他說這個做法是依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指導辦法,參考了先前對“鉆石公主號”遊輪的處理經驗,有理有據,並不是突發奇想。

                 

                只是這樣一來“羅斯福號”就相當於失去█戰鬥力了。

                 

                但克羅齊耶認為這是“值得冒的險”。“讓4000名年輕男女待在‘羅斯福號’上,會讓我們照料的水兵們失去信念。”

                 

                “我們沒有打仗,水兵們不用赴死。如果我們現在沒有行動,我們就未能妥善照料我們最有價值的資產——水兵們。”

                 

                艦長的信言辭懇切,建議措施具備可行性。美軍高層看了之後很感動,然後反手將艦長開除。

                 

                美東時間4月2日下午,美國代理海軍部長莫得利宣布了這個消息。他說克羅齊耶“在危機中展現出極其低下的判斷力”,竟然將軍中機密信息透露給媒體。

                 

                “因為造成的後果就是,點燃了一場火焰風暴”。據說艦上的官兵會開始“驚慌”,外界會“懷疑軍艦在需要時出海的能力”,艦上官兵的家屬們則會開始擔心官兵們的健康。

                 

                壓制與反壓制

                 

                筆者有點不理解,艦上都100多人確診了,官兵們有所驚慌難道不是正常情況?這艘軍艦現在事實上已經不▓具備作戰能力,難道還需要外界懷疑?至於家屬們擔心官兵們的健康,又有什麽錯呢?

                 

                這就像一層窗戶紙,平時大家都不說。克羅齊耶把它捅破了,讓外界看到了真相,讓美國的戰略對手知道了這艘軍艦已經喪失戰鬥力,所以他“判斷力極其低下”,不能繼續指揮“羅斯福號”。克羅齊耶成了點破皇帝並沒有穿衣服的那個孩子。

                 

                輿論上有支持海軍部的人,他們認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克羅齊耶作為航母艦長,此時的任務就是帶領艦上官兵巡航西太平洋、威懾戰略對手(who?),其余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不過艦上的官兵們自己有不同看法。4月3日,克羅齊耶離艦,官兵們身穿便服,夾道相送。人群高呼“克羅齊耶艦長”,場面讓人動容。

                 

                海軍部不是不讓“泄密”麽?水兵們幹脆把送別時的“壯烈”場景拍下來,發到社交媒體上,這本身就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激烈“抗議”。

                 

                4月5日,美國防部長埃斯珀,高調宣布海軍將克羅齊耶解除職位的決定“合理”。而最討厭“泄密”又喜歡開除幕僚的川普總統更是一語裁斷:“我覺得他做的事情太可怕了,他寫了一封信。”

                 

                總統竟然對“一封信”用了“可怕”這個詞,而不是對病毒。

                 

                4月6日,海軍部長莫得利親自飛抵關島,登上“羅斯福號”,向官兵發表重要講話。他說克羅齊耶如果“蓄意”泄露信息,那麽就是涉嫌違反軍法,是“叛變”;如果不是“蓄意”,那麽就是“太天真或者愚蠢”。這是在給事件定性,同時彈壓官兵的不滿情緒,對借機惡毒攻擊、“違法違紀”的行為嚴懲不貸。

                 

                克羅齊耶事件還在繼續發酵。同時,疫情加劇蔓延美國軍隊,除海軍外,媒體報道空軍也已開始有病例,軍隊的“淪陷”將加劇美國國內疫情的緊張局面。

                 

                在疫病尚未得到控制、應對不力與驚慌彌漫的氛圍裏,輿論壓制與反壓制的故事一定還會不斷出現,克羅齊耶船長的遭遇讓緊張壓抑著的人們愈加感到悲憤,許多人憶起了惠特曼紀念林肯的詩:“哦,船長,我的船長”。

                 

                當時美國內戰剛結束,聯邦平定了南方奴隸主發動的叛亂,可是美國這艘大船的船長林肯總統卻被刺殺。

                 

                “啊,船長,我的船長喲!我們可怕的航程已經終了,我們的船渡過了每一個難關,我們追求的錦標已經得到。”

                 

                然而船長未能等到這一切勝利就離開了。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