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专业服务

  • <tr id='TVdFGl'><strong id='TVdFGl'></strong><small id='TVdFGl'></small><button id='TVdFGl'></button><li id='TVdFGl'><noscript id='TVdFGl'><big id='TVdFGl'></big><dt id='TVdFGl'></dt></noscript></li></tr><ol id='TVdFGl'><option id='TVdFGl'><table id='TVdFGl'><blockquote id='TVdFGl'><tbody id='TVdFG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VdFGl'></u><kbd id='TVdFGl'><kbd id='TVdFGl'></kbd></kbd>

    <code id='TVdFGl'><strong id='TVdFGl'></strong></code>

    <fieldset id='TVdFGl'></fieldset>
          <span id='TVdFGl'></span>

              <ins id='TVdFGl'></ins>
              <acronym id='TVdFGl'><em id='TVdFGl'></em><td id='TVdFGl'><div id='TVdFGl'></div></td></acronym><address id='TVdFGl'><big id='TVdFGl'><big id='TVdFGl'></big><legend id='TVdFGl'></legend></big></address>

              <i id='TVdFGl'><div id='TVdFGl'><ins id='TVdFGl'></ins></div></i>
              <i id='TVdFGl'></i>
            1. <dl id='TVdFGl'></dl>
              1. <blockquote id='TVdFGl'><q id='TVdFGl'><noscript id='TVdFGl'></noscript><dt id='TVdFG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VdFGl'><i id='TVdFGl'></i>

                劫掠中國:美國對華打擊中的“海盜船”方案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4-20 09:20  

                隨著疫情相繼在“羅斯福號”(CVN-71)和“尼米茲號”(CVN-68)上爆發,至少在太平洋地區,美國暫時沒有航母可用。

                不過美國並未消停。4月份,美國海軍學院網站上出現一篇堪稱驚世駭俗的文章,號召美國在與中國的沖突中使用私掠船。

                所謂“私掠船”(privateer),就是拿著官方許可證的海盜。文章呼籲美國政府鼓勵美國民船自行武裝,在全世界範圍內劫掠中國的商船和漁船,以打擊中國的海上貿易路線,破壞中國經濟。

                微信圖片_20200420102031

                (美國網友看得很清楚,私掠船就是“海盜換了個名字”嘛,美國這個濃眉大眼的“全球國際體系維護者”怎麽突然做起這單生意了?)

                筆者杜佳此前早就預言,為應對疫情美國可能援引《國防生產法》,果然本月初川普就動用這一法律,要求通用、3M等企業服務於抗疫物資的生產與協調。而現在“私掠船”方案又被提上桌面,不得不讓人駐足關註。

                美利堅“依法治國”,怎麽突然就鼓勵違法犯罪了?作者宣稱美國自有國情在此,私掠船▓完全合法,讀者不必驚詫。

                “合法”搶劫的由來

                所謂“合法”,是合乎美國國內法。

                美國《憲法》第一條第八款規定,國會有權力“批準私掠許可證”(Letters of Marque and Reprisal)。這個條款直到現在既沒有被廢除,也沒有被修正,也就是說彭斯領導的參議院和佩洛西領導的眾議院還真的有權力召喚私掠船對付中國

                微信圖片_20200420102037

                (1812年12月美國政府發放的私掠許可證,擡頭是詹姆斯·麥迪遜總統的大名。上面寫著船名,東主、船長、大副的名字,裝備2門炮和20個船員,經國會依法授權可以“在美國司法管轄權區域內,或者公海,或者英國管轄的海域,制服、奪取或取得任何武裝或者非武裝,公有或者私有的英國船只”。)

                1812年,美國和英國爆發戰爭。為了對付大英帝國這個海上強權,6月26日,美國國會通過《有關私掠許可證、戰利品和戰利品貨物的法案》,祭出了私掠船這個法寶。

                私掠船要如何登記、取得許可、“合法”劫掠、變賣戰利品、瓜分所得,有一整套制度。

                在申請時,船主需要向國務院上報船名、噸位、武備和船員數。船主還需要交納5000美元的押金,船員數大於150人則交納10000美元;如果私掠船的船主和船員有任何違法美國法律的行為,這筆錢會被沒收。(美國國會, 1812)

                申請通過之後,私掠船就可以“持證上崗”了,它的目標是一切英國人的船只和貨物,不分民用、軍用、私營、公有,只要打得過。該法律規定,一旦劫掠成功,被俘獲船只、貨物等一切財產,歸私掠船的“東主、指揮官和船員”所有。

                由於和英國開戰,美國制定法律,不準從英國進口商品。私掠船搶奪英國商品來美國銷售,算是違反法律麽?《有關私掠許可證、戰利品和戰利品貨物的法案》專門規定,貿易禁令對私掠船無效

                微信圖片_20200420102041

                (1814年10月,葡屬亞速爾群島,美國私掠船“阿姆斯特朗將軍號”大戰英國皇家海軍戰列艦“金雀花號”。)

                私掠船拿下船只後,並不是坐地分贓了事。該法律規定,一切所得在法律上屬於“戰利品”,必須先運送到美國港口,或者對美國友好國家的港口,帶入“美國司法管轄權之內”。聯邦地區法院對戰利品有“排他性司法管轄權”。法院會檢查私掠船的行為是否違反美國法律,然後再決定劫掠所得的歸屬。

                俘獲的人員必須上交,美國政府會以每個俘虜20美元的價格支付獎金(後來漲到100美元)。

                一切妥當後,法庭會組織拍賣,費用由私掠船承擔;船上的商品需要交納關稅;一切所得還需要繳納2%的所得稅。剩下的凈利潤由東主和船員按照約定瓜分。按照法律精神,東主所▓得不能超過一半。

                為了便於監管,法律規定私掠船的█指揮人員必須就船只的日常經歷、劫掠的過程、以及賬目做詳盡的記錄。一經發現造▓假,私掠許可證會被取消,船長罰款1000美元。

                私掠船大多是小型船只,適航性較差,遠洋航行能力有限,不是每次得手後都能把被俘獲的船只開回美國的港口。這種情況下,私掠船可以索要一筆費用之後放走被俘船只。後者從私掠船手中得到一紙證明,表示“已經被搶過一次”,憑著這張證明免受其他美國私掠船掠奪

                如果當時被俘獲船只拿不出足夠的錢,還可以打欠條。如果船主拒絕支付,私掠船可以將他告上法庭,申請強制執行。被人打劫了,不想支付贖金,還會被人告上法庭,不知道貨主們此時會是什麽心情。

                總之,搶劫也要符合基本法,也有一套合法程序。美國竟然有板有眼地制定了一部法律,鼓勵民眾搶劫致富。對於“山巔之城”的“文明”,筆者只能表示嘆為觀止。

                私掠船是民船,不是軍艦,沒有正式編制。美國政府在對私掠船的定性上打了一個馬虎眼。在美國政府編寫的海運司令部和商船隊的歷史中,把私掠船稱為“海軍的私掠船隊”(NAVY privateer force)。(美國海軍教育和訓練項目發展中心, 1984)如此來看,私掠船雖然歸於私人,在海上劫掠,但是“有官身”,自然就不算海盜了。要是不小心被俘,得享受戰俘待遇。

                這屬於鉆法律空子,私掠行為的性質就變成了“代表美國政府抄沒對方貨物”,就不算搶劫了。

                在筆者看來,美國使用私掠船就成了“縱兵劫掠”,性質更加惡劣。堂堂華府經制之師,如此豈不成了一幫殺人越貨的匪徒、流寇?

                禁止私掠船的國際法

                世界大國意識到事情不妙,開始訂立國際法禁止私掠船。1856年,英、法為首的55個國家簽署《巴黎宣言》(Paris Declaration Respecting Maritime Law),第一條是“從現在起廢止私掠行為”。(英國和法國, 1856)

                美國沒有加入《巴黎宣言》,因為美國不希望放棄使用私掠船。時任美國國▓務卿威廉·馬西(William Marcy)解釋說美國海軍尚且弱小,而且美國不打算維持一支強大的常備海軍,於是“召之即來、來之能戰”的私掠船就成了重要的海上力量補充。

                1907年,國際和平會議在荷蘭的海牙召開,事後簽署《海牙公約》。其中第七公約對商船轉軍用做出嚴格規定:必須加入軍隊編制、必須由現役軍官領導、船員必須服從軍法、必須掛旗幟亮明身份,不然不享受軍船待遇(也就是被俘後不享受戰俘待遇)。(第二次海牙會議, 1907)

                總之就是關閉私掠船“合法性”所依賴的法律模糊地帶,從技術上讓私掠船無法使用。

                先前美英兩國開戰,英國船看見美國私掠▓船難道不知道躲開?這是因為私掠船是“私”船,不用打出美國官方的旗號。英國船難以識別對方身份,往往█放松警惕。據記載,美國私掠船多有打假旗(false flag)欺騙對方的行為。 (費耶·柯爾特, 2015)現在根據《海牙公約》,武裝的商船算作軍艦,必須亮明旗幟。對方的商船遠遠地看見,自己知道█躲開,想搶也搶不到。

                英國、法國、德國等主要國家簽署了公約,中國在1917年加入公約。但是,美國仍然沒有加入。

                1982年,國際社會在聯合國的領導下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其中對海盜行為有明確規定。

                《公約》對海盜行為的定義為“私人船舶或私人飛機的船員、機組成員或乘客為私人目的”,“所從事的任何非法的暴力或扣留行為,或任何掠奪行為”。按照這個規定,私掠船是以劫掠為目的的私人船只,就是海盜。 (聯合國, 1982)

                《公約》明令禁止海盜行為,號召各國在世界範圍內打擊海盜,“在公海上,或在任何國家管轄範圍以外的任何其他地方,每個國家均可扣押海盜船舶或飛機或為海盜所奪取並在海盜控制下的船舶或飛機,逮捕船上或機上人員並扣押船上或機上財物”。總之就是人人得而誅之。

                全球有160個國家簽署並批準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只有15個國家沒有簽署,其中就有美國。

                總而言之,國際社會一直在試圖規範海上交戰行為,發動己方私人船只劫掠對方船只的行為,屬於海盜行為,被國際法禁止。但是美國國內法並沒有禁止使用私掠船。基於這個事實,美國當代學者認為使用私掠船“合法”。

                “自古以來”使用私掠船

                北美大陸使用私掠船,早於美國建國。在獨立戰爭期間,美國發放了700份私掠許可證,而美國海軍前後總共只有100來艘艦船。(亞歷山大·塔巴洛克和阿█歷克斯·諾拉斯特, 2015)

                微信圖片_20200420102045

                (獨立戰爭時期由大陸會議發放的私掠許可證:“你可以通過武力在公海上攻擊、制服、奪取屬於大不列顛居民的所有船只。”發證日期是1776年4月3日,距離《獨立宣言》的發布還有兩個月。)

                 在獨立戰爭期間,共有超過2000人作為私掠船員為美國服務。他們俘獲了約800艘英國船只。(美國海軍教育和訓練項目發展中心, 1984)

                1812年,美國和英國再次爆發戰爭。當時美國海軍僅有18艘軍艦,其中只有1艘船在海上航行。美國只好再次“發動群眾”,發放私掠許可證。超過10萬海員被吸引來“做生意”。

                戰爭期間,美國的私掠船共俘獲、摧毀超過2000艘英國船只,俘虜9200人。這個功績甚至超過了美國陸軍,他們只俘虜了5765人。

                問題來了,英美之間爆發戰爭,英國商船自然不會來美國港口貿易,美國私掠船要去哪裏劫掠英國商船呢?美國的私掠船不是局限在美國沿海,而是滿大西洋跑,甚至把戰火燒到英吉利海峽,劫掠往來的英國商船。這自然是英國海軍防守嚴密的地區,美國私掠船敢來此處搶劫,說明船長和船員們都是要錢不要命的亡命之徒。

                縱帆船“彗星號”是一艘美國私掠船,排水量187噸,裝備2門9磅炮和12門12磅短重炮。船只噸位小、武備不強,成本低,這正是私掠船行為的“優越性”所在:吸引私人資本,不用過多投資,作為國家力量的補充。美國政府不需要開支軍餉,就可以得到一只堪用的海上力量。

                早在開戰之前,“彗星號”的東主,巴爾的摩的商人們就已經躍躍欲試。1812年6月29日,美國對英國宣戰後11天,美國國會通過《有關私掠許可證、戰利品和戰利品貨物的法案》後3天,東主們就開始申請私掠許可證,抓住這個發財的機會。

                “彗星號”采取企業化經營,而且是“員工持股”的“先進”模式,贓款按股份分配,船員積極性很高。

                7月12日,“彗星號”從巴爾的摩起航。26日就捕獲了它的第一個獵物,排水量400噸的英國商船“亨利號”。7月末,又俘獲英國商船“好望號”,船上貨物價值約15萬美元。船長得到1686.24美元,按照現在的美元幣值,相當於32.7萬美元。熟練的水手得到210.78美元,相當於他7個月的工資。(亞歷山大·塔巴洛克和阿█歷克斯·諾拉斯特, 2015)

                如此厚重的利潤,無怪乎這麽多人會鋌而走險,出海為寇。整個戰爭期間,“彗星號”共俘獲、擊沈35艘英國船只,可謂“功勛卓著”,為東主們帶來的利潤總共22萬美元,相當於現在的4260萬美元。

                微信圖片_20200420102048

                (1814年1月,“彗星號”遭遇英國商船“愛爾蘭號”。畫面上的“彗星號”開炮射擊,“愛爾蘭號”迎頭沖撞、拼死反抗。最後“彗星號”不得不放棄“抓捕”,在戰鬥中3人被殺,16人受傷。)

                 高回報意味著高風險。海面上危險叢生,作戰時槍炮無情,船員們只能各安天命。好在當年的英國人比較“文明”,俘獲美國私掠船後不是直接按照海盜處理,而是讓美方人員享受戰俘待遇。

                那個年代缺乏國際法,而且英國本身就長期使用私掠船,也不便於把抓到的美國船員全部以海盜罪吊死在桅桿上,這種寬大處理可以理解。不過今天的美國學者們回憶歷史,把英國的“仁慈”說成私掠船合法的“依據”:既然享受戰俘待遇,那就不能算“海盜”了嘛。

                美國內戰期█間,南北雙方都再次通過法案允許使用私掠船。不過此時北方海軍已成氣候,在內戰期間並沒有執行相關法律。南方則重拾“傳統”,依靠私掠船打擊北方的海運。

                進入20世紀,美國事實上未使用私掠船作戰,雖然法律沒有禁止。這是因為,一方面美國海軍越來越強大,成為控制全球水域的軍事力量,不需要民間力量來補充;另一方面,隨著技術的發展,武裝船只的費用越來越高,私人資本參與的門檻越來越高,商人們想賺這個錢,也無法支付成本了。

                “第三次世界大戰”

                那為何在21世紀第三個十年的開頭,美國海軍會提出使用私掠船對付中國呢?

                美國海軍學院的文章《釋放私掠船!》(Unleash Privateers!)指出,這是因為中國軍力越來越強,美國的航母艦隊要靠近中國海岸執行作戰任務變得越來越困難。面對這種局▓面,美國人發現強大的美國海軍竟然不夠用了。

                作者指出,中國經濟依賴外貿,而外貿依賴海運。通過打擊中國的商船船隊,能夠有效打擊中國經濟。

                據說戰爭不應該卷入平民?作者說了,中美真的打起來,那一定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是“第三次海灣戰爭”,到時候誰還顧及許多?

                中國海運發達,商船眾多,遍布全球,作者稱之為“中國黃金”。中國遍布世界的貿易航路是“非對稱的劣勢”,是需要開發的金礦。作者希望新時代的美國也能湧現出一批私掠船主,發揚祖先不要命、一切向錢看的精神。作者認為私掠船算是“防務外包”,而美國已經有了成熟的產業鏈,有一批世界級的私營安保公司。黑水公司在索馬裏沿海已經有了武裝船隊。所以到時候美國要拉起隊伍不是問題。

                再說了,現代化的大型商船,只要拿住一艘,獲利以億萬美元計算。到時候一定不會缺乏亡命之徒來“做生意”。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國海軍,導致美軍在太平洋地區暫時沒有航母可用的今天,這番言論似乎特別有現實意義。作者還算是誠懇,認識到美國在第一島鏈內已經失去優勢。只是面對這種局▓面,作者首先想的不是維護和平,而是煽動民眾為匪為寇,妄圖用突破下線來重新獲得優勢,不惜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也要打敗中國。

                這樣的腦回路,筆者表示不能理解。這種軍國主義分子,在美國軍方內部還有多少呢?


                參考書目:

                【1】第二次海牙會議. (1907年10月18日). 海牙第七公約[A]. 檢索日期: 2020年4月6日,來源: 國際紅十字會: 

                https://ihl-databases.icrc.org/applic/ihl/ihl.nsf/Treaty.xsp?action=openDocument&documentId=1736C77515CB8A9AC12563CD002D67E2

                【2】費耶·柯爾特. (2015). 私掠:1812戰爭中的愛國者和利潤[M]. 巴爾的摩: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出版社.

                【3】聯合國. (1982年12月10日).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A]. 檢索日期: 2020年4月16日,來源: 聯合國: 

                https://www.un.org/depts/los/convention_agreements/texts/unclos/unclos_c.pdf

                【3】美國國會. (1812年6月26日). 有關私掠許可證、戰利品和戰利品貨物的法案[A]. 檢索日期: 2020年4月15日,來源: 美國國會圖書館: 

                https://memory.loc.gov/cgi-bin/ampage?collId=llac&fileName=024/llac024.db&recNum=573

                【4】美國海軍教育和訓練項目發展中心. (1984). 美國運輸司令部[A]. 華盛頓特區: 美國政府印刷局.

                【5】亞歷山大·塔巴洛克和阿█歷克斯·諾拉斯特. (2015). 私掠船:他們的歷史和未來[M]. 弗萊徹防務評論, 頁 55-67.

                英國和法國. (1856年4月16日). 巴黎宣言[A]. 檢索日期: 2020年4月16日,來源: 國際紅十字會: 

                https://ihl-databases.icrc.org/applic/ihl/ihl.nsf/Article.xsp?action=openDocument&documentId=473FCB0F41DCC63BC12563CD0051492D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私掠船 美國私掠船 新冠疫情 美中關系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