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囯际永往直前乐在其中

  • <tr id='FnoTJW'><strong id='FnoTJW'></strong><small id='FnoTJW'></small><button id='FnoTJW'></button><li id='FnoTJW'><noscript id='FnoTJW'><big id='FnoTJW'></big><dt id='FnoTJW'></dt></noscript></li></tr><ol id='FnoTJW'><option id='FnoTJW'><table id='FnoTJW'><blockquote id='FnoTJW'><tbody id='FnoTJ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noTJW'></u><kbd id='FnoTJW'><kbd id='FnoTJW'></kbd></kbd>

    <code id='FnoTJW'><strong id='FnoTJW'></strong></code>

    <fieldset id='FnoTJW'></fieldset>
          <span id='FnoTJW'></span>

              <ins id='FnoTJW'></ins>
              <acronym id='FnoTJW'><em id='FnoTJW'></em><td id='FnoTJW'><div id='FnoTJW'></div></td></acronym><address id='FnoTJW'><big id='FnoTJW'><big id='FnoTJW'></big><legend id='FnoTJW'></legend></big></address>

              <i id='FnoTJW'><div id='FnoTJW'><ins id='FnoTJW'></ins></div></i>
              <i id='FnoTJW'></i>
            1. <dl id='FnoTJW'></dl>
              1. <blockquote id='FnoTJW'><q id='FnoTJW'><noscript id='FnoTJW'></noscript><dt id='FnoTJ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noTJW'><i id='FnoTJW'></i>

                體制問題:疫情下的物資短缺、治理混亂與獨裁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5-17 12:50  

                5月1日,白宮宣布提名新人取代美國衛生部原代理督察長克裏斯蒂·格裏姆(Christi A. Grimm)。此人在媒體上亮相不多,但是她的職責卻很重要,那就是監督衛生部合法行使職權。

                1

                (衛生部網站暫時還沒把格裏姆撤下來,21年的職業生涯終於“履行職責”。)

                時值新冠肺炎肆虐北美,美國衛生部成為抗疫工作“前敵指揮部”,工作千頭萬緒,物資進進出出,督查工作的重要性自然也就凸顯出來。

                4月3日,美衛生部督查辦公室發布調查報告,指出目前的抗疫工作存在嚴重問題。沒想到因為與白宮“形勢一片大好”的宣傳沒有達成一致,以至於主管官員不到一個月就被開除。

                醫院面臨“重大挑戰”

                4月3日的報告主要是關於各地醫院面臨的問題。為此,衛生部的督查辦從3月23日到27日調查了全美46個州、華府和波多黎各共323家醫院。

                督查辦發現,各地醫院普遍反映物資不到位、資金緊張和人員不足等情況,這讓醫院測試能力█不足,照料病人能力短缺。這是醫院面臨的最重大挑戰。(美國衛生部督查辦公室, 2020)

                第一大問題是測試器材不足,這讓各地醫院無法做出足夠的測試。某些社區發現感染病例,最好整個社區的人都需要接受測試。但是醫院匯報“無法廣泛地測試病人和社區居民,以控制新冠病毒傳播”。病毒在社區傳播無法得到控制。

                某個醫院的管理人員對衛生部督查辦表示測試器材稀缺,“需要數百萬,但是我們只有幾百個”。抗疫關鍵物資距離需求竟然有好幾個數量級。某些醫院甚至想出了把一份測試器材掰成兩份用這種方式來應對測試。

                這個說法可以得到數據驗證。根據美國媒體的跟蹤數據,3月23日新冠肺炎已經在美國全面爆發,確診人數接近5萬,而且在快速增長。截至3月23日,美國僅測試了30萬人,不到總人口的1/1000。不過,這不妨礙川普在推特上吹噓“美國到目前為止做的測試超過了任何一個國家”,“做得好!”

                物資匱乏造成排隊等待。醫院表示,抗疫要求快速反應,對新冠疑似病例的測試最好24小時出結果。但是很多醫院反映,測試往往需要一周甚至更長的時間。醫院自身處理能力有限,只好把測試外包給獨立的實驗室。但是實驗室也沒有多余的測試器材,測試訂單擁堵起來,照樣要排隊。這是個全國性的問題。

                測試的拖延導致其他問題惡化,比如床位短缺。醫院表示,一個病人如果顯示出癥狀,但是不能及時完成測試,即所謂“疑似陽性病例”(presumptive positive patients),醫院依然必須收治,這就要占床位。這次接受調查的醫院,大部分床位不足100,本來就不足,急診病床和呼吸機更是稀缺。增加測試速度就能夠提高床位的利用效率。某個醫院的負責人說,“在我們醫院跟60個疑似陽性病例待在一起,對所有人█的健康都沒有好處”。

                各顯神通搞口罩

                第二個問題是缺乏“個人防護設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而且是遍及全美的“廣泛的短缺”。

                口罩短缺的現象尤其嚴重,最直接的惡果是醫護人員缺乏保護。報告稱,某個醫院近1/4的醫護人員出現感染癥狀。這些醫護人員因此不能照料病人,而且還需要別人照料,消耗本就不多的醫療資源,特別是人力資源。

                美國缺口罩早已不是新聞。筆者整理過芝加哥某醫院不能供應N-95口罩,某護士自己攜帶,竟然被開除的故事。

                缺乏口罩怎麽辦呢?醫院只能各顯神通。某些醫院將醫用防護設備用紫外線消毒後重復使用,某些醫院買來非醫用裝備,比如建築工人用口罩代替。某些醫院嘗試簡化看病流程,或者在網絡上遠程看▓病,或者幹脆減少對病人的照料,希望能減少對防護器材的消耗。

                醫院苦於找不到供應商。某些醫院在市場上尋找“非主流供應商”,如家庭手工作坊,“美容沙龍”(這裏會做口罩嗎?)。還有些醫院開始自己動手做口罩,某家醫院用辦公室裏搜集到的材料手工制作了500只口罩。報告稱,某一家醫院使用3D打印設備開始生產口罩。但是這些口罩是否符合標準,那就不知道了。

                短缺造成價格直線上升,口罩的單價從50美分漲到6美元。但現在的問題是市場上也沒有物資,有錢也買不到。某些醫院反映,口罩的供應延期到6個月之後。

                對於醫療物資,美國有國家戰略儲備庫存(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聯邦政府和州政府此時應該援助各地醫院。不過報告稱,很多醫院反映沒有收到任何物資,或者收到一些物資,但數量不夠。還有醫院反映,從聯邦機構手裏接收了一批物資,但生產日期是2010年,早就過期了。某家醫院從聯邦政府手裏收到2300只N-95口罩,但是發現全部過期不能使用。

                再者,政府關於口罩的指導意見自相矛盾。按照美國疾控中心的規定,醫護人員面對新冠病人(和疑似病例)必須使用N-95口罩。可是有醫院反應,某州政府說手術口罩加上面罩就可以。N-95口罩和手術口罩差別很大,這讓醫院無可適從。醫院希望政府能夠提供有理論和實踐支撐的,不會自相矛盾的指導意見。

                短缺中的“人禍”

                筆者想不太明白,美國不是落後地區,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據說美國的制造業依然實力強大,造航空母艦跟下餃子似的,怎麽會缺乏口罩這種基礎的醫療物資?

                最近《華盛頓郵報》的調查指出,美國雖然經歷去工業化,但並不是完全沒有口罩產能。不過由於疫▓情開始以來,川普政府的一系列“人類迷惑行為”,這些產能再不能為美國所用。

                名勝美國科技(Prestige Ameritech,以下簡稱“名勝科技”)正是這樣的一家企業。公司位於德州沃斯堡,專門生產醫療用品,每周N-95口罩設計產能170萬只。

                20世紀90年代,德州是美國的醫療設備生產中心,供應了全美90%的口罩。不過現在美國絕大部分產能已經轉移出國外。名勝科技是那個繁華年代的產物,是美國口罩產業碩果僅存的幾家之一。

                老板麥克·博文(Michael Bowen)不但是生意人,更是“愛國者”。疫情開始,博文主動致信衛生部,請求加入抗疫作戰,“我們還有四條N-95生產線,幾乎是新的。”

                1月份以來,博文的工廠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訂單,包括中國內地和中國香港地區。但是沒有來自美國的訂單。有關部門沒有回應他的請求。

                川普政府對他的請求無動於衷,難道是因為美國口罩產能過剩,政府采購選擇面█很廣?我們知道這不是事實,因為媒體一直都在報道,美國各地缺乏口罩,國內缺乏產能,美國的醫療機構甚至需要向中國的企業訂貨。

                事實上,根據博文的說法,他的工廠是美國僅剩的口罩產能之一,美國政府采購選擇有限。疫情開始後,名勝科技公司生意興隆,在高峰期,一天的網上訂單就高達70萬美元,全部來自海外。博文表示公司不是缺錢,“不缺政府生意”,主動請戰完全出於對國家的熱愛。只要有需求,他會優先安排生產。

                不過美國政府似乎沒有感受到他的熱情。博文認為,也許是自己聲音不夠大,他繼續給有關部門發電子郵件。“這不是那種我們想做,但是沒辦法自己做的事情。”

                博文依然不放棄,他通過川普的前任首席戰略家班農,找到了白宮經濟顧問彼得·納瓦羅。請願“上達天聽”,讓博文很高興,也許領導的電話明天就要來了。

                只是白宮的大領導也許一直被其他事情困擾,沒有空管口罩生產。川普上臺時“買美國貨、雇美國人”的口號一度讓博文振奮,但是現在他只剩下失望。他不知道華府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是有關部門沒有收到他的郵件?5月6日,《華盛頓郵報》登載了衛生部先進研究和發展局原局長裏克·布萊特(Rick Bright)一份長達89頁的申訴材料,控訴自己因為“吹哨”而遭到不公正待遇。

                申訴材料裏面提▓到,衛生部1月21日就收到博文的郵件。布萊特試圖對衛生部表達擔憂,美國庫存口罩不足,恐怕釀成公共衛生危機。但是以衛生部長阿紮為首的領導層認為形勢一片大好,“美國能夠控制病毒,把病毒隔離在美國之外”,對防疫工作不重視。布萊特試圖拉響警報,病毒也許已經潛伏下來,衛生部應該加大對測試、排查工作的投入。(裏克·布萊特, 2020)

                他的擔憂遭到領導層的“質疑”,“不受歡迎”。布萊特因此丟了工作,在4月20日被解除職務。

                《華盛頓郵報》采訪了有關部門,它們各自都有說法,而且自相矛盾。

                納瓦羅說,美國當然需要口罩,但是名勝美國科技公司太難溝通,跟霍尼韋爾(Honeywell)這種大廠不能比。另一個匿名官員表示博文這人“怏怏者也”,就知道抱怨,讓領導不高興。

                另外一位來自衛生部的匿名官員稱,也不是沒考慮過博文的企業,但是政府工作,凡事得走流程,哪有這麽快的?

                直到4月7日,聯邦緊急措施署終於回應了博文,雙方簽訂合同,以950萬美元采購1200萬只N-95口罩。博文的愛國主義情懷在口罩價格上體現了出來:口罩單價僅79美分。作為對比,聯邦政府在(納瓦羅說的好溝通的)霍尼韋爾等其他廠家的采購單價是5.5美元。

                但此時疫情已經大規模爆發,預防的最佳時間錯過了。

                川普對督查體制“開戰”

                短缺的不僅是測試器材和口罩,還包括其他各種物資。醫院還反映缺乏資金,某些醫院快要破產。報告稱,醫院反映希望聯邦政府加大對醫院的援助力度,劃撥更多的資金和物資,以便對抗疫情。

                這份報告似乎是又一份“吹哨人”報告,但是實際上還是有▓區別。克裏斯蒂·格裏姆不像原“羅斯福號”(CVN-71)克羅齊耶,發現問題是她作為衛生部督查辦領導的職責,反映問題是督察部門的日常工作。再說了,報告的言辭並不激烈,並沒有尖銳地批判聯邦政府的抗疫工作,“不是在審查衛生部應對新冠疫情的反應”,而是在通過實證研究為抗疫工作提出指導意見,這怎麽就被開除了呢?

                看上去,川普政府容不得一點“引人不適的真相”,除了“偉大勝利”之外,聽不得其他的話。

                格裏姆的職位“督察長”(inspector general)在美國很有來頭,是美國當代制度建設的成果,監察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

                1978年10月12日,美國通過《督察長法》(公法:95-452),美國政府行政部門需要依法建立督察辦公室,監督、審計本部門的行政工作。(美國國會, 1978)

                根據法律精神,督查辦依附於各部門,主要職能是確保各行政部門工作的“經濟性、效率性和有效性”,同時“防止、偵緝欺詐和濫用職權”。

                督察長需要保持獨立性,這個職位需要由總統提名█,在參議院通過。各部的督察長和部長的任命是同一個流程,這顯示出督察長的重要性。督察長在各部需要接受部長的“一般領導”,但是在業務方面不需要服從部長的指導。督察長有權發動針對本部門工作的審計和調查,傳喚證人。本部門任何官員不得阻礙督察長的工作。

                只有總統有權力罷免督察長,於是川普就利用這個職權把格裏姆罷免了。格裏姆自1999年就在衛生部督查辦供職,實乃“四朝老臣”,可是川普不管這一些。報告發布之後,川普第一件事情是詢問報告主筆人的名字,好去把人開除。

                但是川普應該清楚,督查辦不是白宮的新聞辦,就不是一個歌功頌德的部門,就是換一個人,不還是得從事這些工作麽?

                川普另有高招:讓督察長的職位空著。

                現在美國有74個政府部門設立了督查辦,其中14個督察長位置空缺,有6個空缺超過1年。

                督察長們被開除的理由大同小異:得罪了川普。

                2020年4月3日,美國情報部門督察長麥克·阿特金森(Michael Atkinson)被開除。正是這位阿特金森把川普涉嫌同烏克蘭政治交易曝光給國會,導致川普被彈劾。

                4月7日,國防部督察長格倫·費恩(Glenn Fine)被開除。國防部拒絕了跟亞馬遜的合作,費恩對此表示質疑,引來川普的不滿。川普討厭亞馬遜和這家公司的老板貝索斯,不希望國防部跟亞馬遜合作。

                費恩同時還是新成立的疫情應對審計委員會主席。目前國會撥款2.2萬億美元應對疫情。這筆錢怎麽花,需要受到審計委員會的監督。川普把人趕走後,提名自己的親信,白宮律師布萊恩·米勒(Brain Miller)充任這個職位。

                《經濟學人》撰文稱,此乃川普體制的獨特現象,川普在對美國的督察體制“開戰”。這讓川普不太像是民選政客,而更加接近在美國政治中最不正確的“獨裁者”。

                2

                (全小將快出動一空輸,消滅盤踞在白宮的逆賊,澄清政局。)

                僅僅1個月,美國3個重要部門的督察█長被解除職務。美國國會和納稅人失去了他們的“看門狗”,從此兩眼一抹黑。而川普能沈浸在由福克斯新聞和白宮新聞部編織的泡沫裏,從一個“偉大勝利”走向另一個“偉大勝利”,再也沒人敢去打擾。

                 

                參考文獻:

                【1】裏克·布萊特. (2020年5月5日). 美國特別顧問辦公室:申訴和揭露表格.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3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5/05/rick-bright-hydroxychloroquine-whistleblower-complaint/

                【2】美國國會. (1978年10月12日). 1978年督察長法.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2日,來源: 美國國會:

                https://www.govinfo.gov/content/pkg/STATUTE-92/pdf/STATUTE-92-Pg1101.pdf

                【3】美國衛生部督查辦公室. (2020年4月3日). 醫院應對新冠疫情的經驗教訓:2020年3月23日到27日全國脈動調查結果.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2日,來源: 美國衛生部督查辦公室:

                https://oig.hhs.gov/oei/reports/oei-06-20-00300.asp?utm_source=web&utm_medium=web&utm_campaign=covid-19-hospital-survey-04-06-2020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 美國█新冠病毒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