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居民赌钱吗

  • <tr id='NSdYPJ'><strong id='NSdYPJ'></strong><small id='NSdYPJ'></small><button id='NSdYPJ'></button><li id='NSdYPJ'><noscript id='NSdYPJ'><big id='NSdYPJ'></big><dt id='NSdYPJ'></dt></noscript></li></tr><ol id='NSdYPJ'><option id='NSdYPJ'><table id='NSdYPJ'><blockquote id='NSdYPJ'><tbody id='NSdYP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SdYPJ'></u><kbd id='NSdYPJ'><kbd id='NSdYPJ'></kbd></kbd>

    <code id='NSdYPJ'><strong id='NSdYPJ'></strong></code>

    <fieldset id='NSdYPJ'></fieldset>
          <span id='NSdYPJ'></span>

              <ins id='NSdYPJ'></ins>
              <acronym id='NSdYPJ'><em id='NSdYPJ'></em><td id='NSdYPJ'><div id='NSdYPJ'></div></td></acronym><address id='NSdYPJ'><big id='NSdYPJ'><big id='NSdYPJ'></big><legend id='NSdYPJ'></legend></big></address>

              <i id='NSdYPJ'><div id='NSdYPJ'><ins id='NSdYPJ'></ins></div></i>
              <i id='NSdYPJ'></i>
            1. <dl id='NSdYPJ'></dl>
              1. <blockquote id='NSdYPJ'><q id='NSdYPJ'><noscript id='NSdYPJ'></noscript><dt id='NSdYP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SdYPJ'><i id='NSdYPJ'></i>

                吹哨人布萊特:總統“專制”下的絕望與真相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5-27 15:08  

                筆者上次提到美國衛生部先進研究和發展局(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原局長裏克·布萊特(Rick Bright)因為提醒上司註意防疫工作而被開除,因而向有關部門提起申訴。

                布萊特引起了川普的註意。

                5月14日,川普發推特稱“不知道這位所謂的‘吹哨人’裏克·布萊特,從來沒見過,沒聽說過”,但是“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怏怏不樂的下屬”,鑒於這種工作態度,“不應該為我們的政府工作”。

                川普很生氣,布萊特到底做了什麽,以致於“天威震怒”?

                這就要看他那長達89頁的申訴報告說了些什麽。

                駙馬爺朋友的制藥廠

                川普口中這位“怏怏不樂的下屬”(disgruntled employee),他“從來沒見過”的裏克·布萊特,是在國際上有名的免疫學和疫苗專家,獲得免疫學和分子發病機制(病毒方向)博士學位,在相關領域有25年從業經驗。

                布萊特早年在美國疾控中心工作,專業領域是病毒研究、傳染病應對、疫苗開發和抗病毒藥物開發。2003年參加過對抗禽流感的工作,因為傑出貢獻獲得查爾斯·謝波德卓越科學獎(Charles C. Shepard Science Award for Scientific Excellence),這是疾控中心可以頒發的最高獎項。

                他的工作經歷和榮譽是他能力的證明。布萊特專業方向對口,本可以在對抗新冠疫情的戰鬥中堪當大用。

                2010年,布萊特加入衛生部先進研究和發展局,這個部門是衛生部分管準備和應對工作的助理局長辦公室(Assistant Secretary for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的一部分,專門負責開發醫療應對手段(medical countermeasures),采購醫療器材,應對生物恐怖主義、流感疫情和新興傳染病疫情,化解對國家安全和公共衛生的威脅,充實醫療器械的國家戰略庫存。

                衛生部經常有項目需要外包,項目需要專家組審核,布萊特和他的部門的意見很重要,是連接項目與美國食品藥監局的最終批準之間的“橋梁”。作為科學家,布萊特盡量做到專業,只考慮項目的科學水平,避免項目審核受到“產業說客、政治影響或者特殊利益”的影響。

                2017年春,衛生部與美國一家制藥廠艾諾斯制藥(Aeolus Pharmaceuticals)的合同就要到期,需要考慮合作是否繼續。對於這項工作,衛生部有個專門的流程,叫“進程內審核”(In-Process Review)。艾諾斯制藥沒有通過,合同不能延期。

                為了讓決策更加審慎,布萊特決定再給艾諾斯一個機會,提供所有數據以自我申辯。最終布萊特支持進程內審核的結果,決定不予延期。

                2017年8月,羅伯特·卡德萊克(Robert Kadlec)擔任分管準備和應對工作的助理局長,也就是布萊特的直接上司。卡德萊克曾是艾諾斯的董事,現在他支持合同延期。約翰·克萊裏西(John Clerici)是艾諾斯聘請的說客,與卡德萊克一道對布萊特施壓。

                這位克萊裏西直言不諱,為什麽要把合同給艾諾斯呢?因為這家公司同川普有關系,它的首席執行官約翰·麥克馬努斯(John McManus)“可以通天”(high maintenance),同白宮駙馬爺庫什納關系好。(裏克·布萊特, 2020)

                面對這種毫無科學性的說辭,布萊特自然不為所動。麥克馬努斯找到卡德萊克,一起給布萊特施壓。卡德萊克的幕僚長給布萊特發郵件,說麥克馬努斯在國會山“遊走”,政治能量很大。不過布萊特依然不為所動。

                麥克馬魯斯、克萊裏西和卡德萊克又想出一個新的辦法。既然老的合同不能延期,那麽艾諾斯是否可以和衛生部簽訂新的合同?不管用什麽方式,只要把數百萬公共經費拿到手裏就行。

                布萊特面對巨大的壓力,守住了底線,卡德萊克等人的“聯合行動”最終沒能得逞。不過布萊特與領導的關系從此開始惡化。

                “疫情盡在掌控”

                2019年12月,布萊特開始關註在武漢爆發的新型呼吸道病毒疫情。

                布萊特發現,這種病毒傳染性強、傳播快、死亡率高,潛在破壞力巨大。有效的防治手段將是對抗疫情的關鍵。他建議衛生部迅速采取行動。

                2020年1月10日,抗疫工作還沒有正式開始,整個世界馬照跑、舞照跳,對危險渾然不覺。湖北省還在籌備重大活動,百步亭社區的“萬家宴”尚在準備,世衛組織還沒發布警報,美國還沒有確診病例。布萊特卻憂心忡忡,向衛生部建議,應當立刻派出代表前往中國,取得新冠病毒的樣本,並且盡快完成基因組測序。同時,美國應當立刻開展疫苗和藥物的防治工作。這番努力沒有結果,還遭到衛生部高層的抵制和責難。

                1月18日,布萊特建議召開“災害領導小組會議”(Disaster Leadership Group),由衛生部牽頭,各部門高層出面,商討如何整合資源,對抗潛在的疫情。卡德萊克開始表示拒絕,後來又說原則上可以,但是沒有必要。

                1月20日,世界衛生組織與美國衛生部召開電話會議表達擔憂,“爆發將是大問題”。當天晚些時候,美國第一個確診病例出現。布萊特繼續向上面反映,現在衛生部準備不充分,資源不充足。先進研究和發展局缺乏資金,無法完成抗疫工作。布萊特希望盡快召開災害領導小組會議。

                由於美國已經出現確診病例,川普政府“守衛國門”的策略事實上已經失敗。而且由於病毒傳播性強,美國有爆發重大疫情的危險。此時美國抗疫物資緊缺,N-95口罩、測試器材儲備不足。布萊特希望能夠引起卡德萊克的重視,想辦法擴大抗疫物資的生產。

                1月21日,布萊特收到德州口罩企業名勝美國科技老板麥克·博文的郵件。博文稱自己的口罩廠可以為國家效力。布萊特把郵件轉給卡德萊克等有關負責人員(critical infrastructure team)。次日,他向博文道謝並解釋此事,表示會有人跟進。

                23日,災害領導小組會議終於召開,布萊特稱衛生部還沒有收到病毒樣本,而且各種物資都準備不足。布萊特向衛生部長阿紮匯報抗疫工作進展,強調疫情的緊迫性,將給美國的公共衛生造成重大威脅。

                然而阿紮和卡德萊克不認同布萊特的看法,對布萊特“悲觀的”預期表示驚訝,認為“美國能夠控制病毒”,只要有旅行禁令,就能“把病毒隔離在美國之外”。布萊特警告衛生部高層,病毒也許已經在美國潛伏下來,但是他們不知道,因為測試工作不到位,“局面一片悲慘”。這番言論“不受歡迎”,引發領導的反感。

                衛生部高層對布萊特不斷的警告置若罔聞,繼續向公眾宣傳“形勢一片大好”。1月23日,衛生部發言人稱“疾控中心相信目前對美國公眾的緊迫威脅很低”。而且衛生部認為物資充足,國家戰略儲備“掌握以百萬計的口罩和N-95口罩”,“如有需要,可以用來應對公共衛生緊急情況”。

                由於23日會議時的不愉快,布萊特被禁止參加下一次會議。

                1月25日,博文再次給布萊特發郵件,陳述口罩市場的怪現象:博文的工廠收到大量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訂單,美國的醫院卻從中國訂購口罩。一旦中國供應出問題,美國方面將無口罩可用。布萊特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對同事表示“憂慮”,並試圖讓衛生部高層理解這個局面,發郵件給卡德萊克,提醒他註意這件事,不過依然沒有結果。他建議衛生部開始招標流程,但是無人理睬。布萊特意識到,“衛生部領導層沒有做任何事情為即將到來的口罩短缺做準備”。

                1月27日,美中兩國衛生部長通電話。雖然布萊特一直在強調,美國需要病毒樣本,但是阿紮卻告訴中方美國不需要樣本。這個操作引發了美國衛生部內多名科學家的抗議。

                1月27日,衛生部長阿紮在國會眾議院出席聽證會,認為新冠病毒對美國公眾的威脅程度很低,對美國來說,新冠疫情只是“嚴重的流感季節”。29日,阿紮向川普匯報,新冠疫情盡在掌控,而且美國政府的應對工作“前所未有地出色”。後來我們知道,這些都是謊言,反映出來的無恥或者無能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從28日開始,阿紮不再讓布萊特每天參加抗疫工作簡報會。

                截至5月26日,全美超過160萬人確診,接近10萬衛生部本該保護的美國公眾死於阿紮說的“威脅程度很低”的疫情,超過了二戰過後包括朝鮮戰爭、越南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歷次美國對外戰爭美軍陣亡人數總和。在川普的加持下,新冠肺炎比朝鮮人民軍、越共遊擊隊、阿富汗塔利班、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和伊拉克馬赫迪軍加起來還要厲害。

                氯喹和羥氯喹的鬧劇

                3月份,新冠疫情已經在美國大規模爆發,布萊特不幸言中,衛生部缺乏抗疫物資,而且沒有任何對抗病毒的特效藥。

                3月初,有專家發論文討論氯喹(chloroquine)和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是否可以用來對抗新冠病毒。這兩種藥物一般被用來治療瘧疾。

                治療瘧疾的藥物,能用來治療新冠肺炎嗎?美國有關部門認為答案是否定的。3月10日,布萊特的部門表示氯喹的療效“得不到科學支持”,而且“沒有哪怕一個研究提供了以供同僚審查的數據”,不推薦使用這款藥物治療新冠肺炎。

                3月19日,德國的拜耳制藥提出,要加入美國的抗疫作戰,準備捐贈300萬片氯喹。拜耳還說已經和白宮商量過了。同日,川普在白宮召開新聞發布會,推薦使用氯喹來對抗病毒。

                川普稱氯喹療法得到了美國食品藥監局的認可和推薦。食品藥監局趕緊發布聲明,表示沒有這回事,尚未批準任何藥物用於新冠肺炎的治療,氯喹用於醫治新冠肺炎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還沒有得到證實。

                不過總統已經發話,衛生部和食品藥監局只能執行命令,趕緊安排進口。由於使用氯喹治療新冠肺炎沒有得到許可,這款藥物的發售需要食品藥監局發布“緊急使用授權”(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屆時這款藥物可以讓病人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

                3月23日,衛生部向布萊特下達指示,白宮已經決定了,放下手頭的一切工作,集中力量讓美國公眾吃到拜耳捐贈的氯喹。“緊急使用授權”或許來不及,衛生部部長阿紮下令布萊特“加快速度”,讓氯喹作為“全國廣泛推廣試驗用新藥”(Nationwide Expanded Access Investigational New Drug),以“臨床試驗”的名義發給病人。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病人不用找醫生開處方就可以拿藥。布萊特感到憂慮,不斷向領導提示風險,強調氯喹的作用沒有研究支持,但是沒人聽他的。

                氯喹對新冠肺炎沒有療效,而且會導致心律不齊,有可能致命。這批藥物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生產,沒有經過檢驗和審核,沒有拿到批準進入美國市場。但是由於總統一拍腦袋,衛生部必須把藥送到美國民眾的手上。萬一吃死了人怎麽辦?

                布萊特的擔憂有其依據。筆者曾經談到過川普支持者對他們總統的盲目服從,連清潔劑都敢往身體裏打。3月25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有人服用氯喹後身亡。死者的老婆告訴記者,他們聽了川普的話,又害怕生病,才開始服藥。

                為了保護美國公眾,布萊特在執行命令時“打折扣”,為氯喹申請緊急使用授權,而不是試驗用新藥。這樣一來,病人需要遵照醫囑用藥,多少會得到一些保護。美國食品藥監局於3月29日批準。

                4月4日,川普再次在白宮記者會上宣傳氯喹療法。卡德萊克等衛生部高層積極響應,加大力度推廣氯喹,試圖繞過醫院系統分發給民眾,讓氯喹“淹沒紐約和新澤西”,公然違反剛剛出臺的緊急使用授權。

                為何川普在推廣氯喹上如此積極呢?

                白宮在對抗新冠疫情的鬥爭中可謂毫無建樹,需要盡快拿出一點成績,來一個政治上的“重大快速勝利”(BIG immediate win),以堵住民眾和媒體的嘴。

                想要分享氯喹這塊蛋糕的不僅有德國拜耳,美國知名軟件公司甲骨文(Oracle)也想參合一腳。它的老板是拉裏·艾利森(Larry Ellison),資助川普選舉,並且參與說服川普推廣氯喹療法,然後使用甲骨文的APP監控用藥情況。

                在紐約由猶太人(註:川普的女婿庫什納是猶太人,事業在紐約)創立的諾斯維爾(Northwell Health)醫療集團也正在研發基於氯喹的療法。3月20日,卡德萊克給諾斯維爾發郵件,要他們趕緊提交申請,並且安排新冠肺炎臨床專家與他們合作,加快藥物的研發工作。

                按照衛生部的工作流程,藥物開發需要布萊特的部門,也就是先進研究和發展局參與,但是布萊特直到3月31日才知情。卡德拉克在跟諾斯維爾通訊時,故意不抄送給布萊特,卻與布萊特的下屬聯系,希望把局長架空,繞過他完成合作。4月14日,衛生部與諾斯維爾的合作夥伴簽署協議,金額2070萬美元。

                面對這種局面,布萊特感到無力,他“窮盡了所有保護病人的辦法”。白宮和衛生部沒能保護公共健康安全,新冠疫情正在肆虐,死亡人數正在攀升,布萊特感到“別無選擇”,他需要站出來公布真相,於是把氯喹事件的實情透露給了媒體。他知道,這意味著與衛生部的領導層徹底決裂。

                4月20日,布萊特被解除職務。

                到了5月,各國對氯喹和羥氯喹都有了一些研究。5月7日,一篇論文發布在《新英格蘭醫學周刊》。一項在紐約州開展的、包括1446名新冠病人的研究表明,羥氯喹對治療新冠肺炎沒有顯著作用。(約書亞·格萊利斯等, 2020)

                川普依舊沒有放棄氯喹和羥氯喹療法。5月18日,川普表示自己就在服用羥氯喹預防新冠肺炎。

                祝大統領永遠健康!閣下您是七十多歲的人了,萬一哪天一片藥下去心律不齊沒起來,彭斯就做總統了啊。FBI應該調查一下是誰教唆大統領服藥的,這才是國家安全問題!

                保護吹哨人?

                美利堅自有制度,吹哨,或者說檢舉揭發受到法律保護。

                《美國法典》第五編2302條(b)(8)款規定,美國政府部門雇員有權利揭發“任何違反法律、規則或者規定”的行為,或者“管理不當、浪費經費、濫用權力”,或者“構成對公共健康或安全嚴重和具體的危害”的行為。(美國國會, 2020)

                1989年,美國通過《吹哨人保護法》(公法:101-12),禁止對揭發人報復打擊。這是布萊特發布申訴的法律基礎。(美國國會, 1989)

                美國從不缺乏制度,問題在於執行制度的人。也許在前幾任總統時期,這套體制尚能發揮作用。但是川普上臺後,時代已經改變。

                事實表明,川普最恨有人揭發他的不法行為,“吹哨人”總是被公然打擊報復,不管他們是航母艦長、行政部門的督察長還是科學家。法律在川普時代只是一紙具文。

                如果總統閣下還需要什麽,那就是能夠百分之一百執行自己命令的“能吏”。至於會不會對公共造成威脅,有沒有科學依據,會死多少人,川普從來不考慮。在諂諛之臣的包圍下,川普正把美國帶入深淵。

                 

                參考文獻:

                【1】裏克·布萊特. (2020年5月5日). 美國特別顧問辦公室:申訴和揭露表格[R].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3日,來源: 華盛頓郵報: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5/05/rick-bright-hydroxychloroquine-whistleblower-complaint/

                【2】美國國會. (1989年4月10日). 1989年吹哨人保護法[A].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9日,來源: 美國政府出版局:

                https://www.govinfo.gov/content/pkg/STATUTE-103/pdf/STATUTE-103-Pg16.pdf

                【3】美國國會. (2020). 美國法典[A]. 檢索日期: 2020年5月19日,來源: 康奈爾大學法學院: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5/2302

                【4】約書亞·格萊利斯等. (2020年5月). 住院新冠病人使用羥氯喹觀察研究[J]. 新英格蘭醫學周刊.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