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达人2经典手机版单机版

  • <tr id='hdjNX2'><strong id='hdjNX2'></strong><small id='hdjNX2'></small><button id='hdjNX2'></button><li id='hdjNX2'><noscript id='hdjNX2'><big id='hdjNX2'></big><dt id='hdjNX2'></dt></noscript></li></tr><ol id='hdjNX2'><option id='hdjNX2'><table id='hdjNX2'><blockquote id='hdjNX2'><tbody id='hdjNX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djNX2'></u><kbd id='hdjNX2'><kbd id='hdjNX2'></kbd></kbd>

    <code id='hdjNX2'><strong id='hdjNX2'></strong></code>

    <fieldset id='hdjNX2'></fieldset>
          <span id='hdjNX2'></span>

              <ins id='hdjNX2'></ins>
              <acronym id='hdjNX2'><em id='hdjNX2'></em><td id='hdjNX2'><div id='hdjNX2'></div></td></acronym><address id='hdjNX2'><big id='hdjNX2'><big id='hdjNX2'></big><legend id='hdjNX2'></legend></big></address>

              <i id='hdjNX2'><div id='hdjNX2'><ins id='hdjNX2'></ins></div></i>
              <i id='hdjNX2'></i>
            1. <dl id='hdjNX2'></dl>
              1. <blockquote id='hdjNX2'><q id='hdjNX2'><noscript id='hdjNX2'></noscript><dt id='hdjNX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djNX2'><i id='hdjNX2'></i>

                有限豁免:美國惡警何以無法無天

                凯发k8网站*k808·vip   杜佳   2020-06-20 11:13  

                6月7日,明尼阿波利斯市市議會表示要解散市警察局。

                明市市議會有議員13人,其中12人是民主黨(剩下一位是綠黨,所以明市可以視作深藍左派地區),其中9人支持解散警局。這不但過了半數,而且超過2/3,議案通過不用擔心被否決。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明市警局平時做了多少惡,以至於議員們認為把肇事的德雷克·沙文抓起來判刑還不夠,整個警局都要連坐?

                議員們表示,解散警局不是結束,而是改革的開始,明市需要“大幅度反思我們如何處理公共安全和緊急反應的問題”。

                需要改革的不僅是明尼安那波利斯的警察局,而是全美的警察制度。借著報道蔓延全美的抗議活動,美國媒體給美國的警察體制理出三大問題:暴力執法(過度軍事化)、種族歧視、有限豁免。

                其中最要緊的問題是“有限豁免”(qualified immunity)。在美國的司法實踐中,警察在執法時各種違法行為往往被法院豁免。如果僅僅是暴力執法和種族歧視,苦主可以把惡警告上法院以尋求公正。“有限豁免”讓惡警們逃脫處罰,久而久之,自然就是無法無天。

                無限的“有限豁免”

                《美國法典》第四十二編1983條規定,公職人員在執法時不能免於責任。按照這條規定,美國公民可以控告公職人員侵犯憲法權利。但是這產生一個問題,公職人員做事情難免出錯,隨時都可能被人控告。

                1967年,美國最高法院在Pierson et al. v. Ray et al. 案中首次提出“有限豁免”原則。有限█豁免原則旨在保護公職人員,如果他們在行使職權時犯了錯誤,造成了損失,但是沒有侵犯公民法律或者憲法“明確規定”(clearly established)的權利,可以不被追究法律責任。

                美國最高法院認為,有限豁免平衡了兩方面的訴求,讓政府工作人員受到法律監督(“有限”),同時有足夠的空間行使職權(“豁免”),“保護了官員們,在他們合理行使職權時免於被騷擾、幹擾,或者承擔法律責任”。(美國最高法院, 2009)

                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判斷警員是否應當被豁免,會遵循索西耶規則(Saucier rule)。這種判斷分兩步走:首先,判斷警方的行為是否構成違憲,其次,此類行為是否在以往的判例中被“明確規定”違法,因此警察應當知道自己的行為涉嫌違憲。

                如果其中一個條件不符合,警察會被當場豁免。如果兩個問題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庭審會繼續,涉案警察可能會被判處對事件負責。

                如果法院認為雖然涉案警察在執法時有違憲行為,但是“出於好意”(in good faith),警察依舊會被豁免。

                總之,有限豁免有3個條件:警員的行為被判定█不違法憲法;沒有“明確規定”;“出於好意”。警察被豁免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有限豁免”在美國司法實踐中得到廣泛應用始於2009年Pearson v. Callahan最高法院的判例。

                阿夫通·卡拉漢(Afton Callanhan)是一名毒販。2002年,在販毒時落入警方利用線人設下的圈套而被現場逮捕。

                警察在辦案時程序有問題:沒有申請逮捕令就進入卡拉漢的家中實施搜查和逮捕。事後卡拉漢不服,將警方告上法庭。

                官司打到了美國第十巡回上訴法庭。法官支持卡拉漢,認為警方無證逮捕(warrantless arrest)違反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侵犯了人民不受“無證搜查和扣押的權利”。

                法庭援引索西耶規則,認為辦案人員沒有逮捕令就進入嫌犯的家中屬於違反憲法,而且是“明確規定”的違憲,警察本應該意識到。

                有關部門不服,繼續上訴,官司打到美國最高法院。2009年,最高法院宣判支持警方。

                最高法院認為索西耶規則不能作為強制規則使用,不然以後警方在辦案的時候會被束縛住手腳。最高法院還說對於這種事實清楚、細節也不復雜的案件,不要動不動就上升到“憲法”的高度,也就是告訴下級法院辦案子不要隨意上綱上線。

                對於警方的行為,最高法院認為沒有實現申請逮捕令算是辦案過程的瑕疵,但是不構成犯罪,沒有違反憲法。因此辦案人員應當享有“有限豁免”,不用因為“無證逮捕”而負法律責任。

                  殺害無辜病人:“我們鬥不過警察”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認為,從此以後“有限豁免”成為美國法律中的“第22條軍規”,成為暴力執法的警察們逃脫責任的法律通道。路透社2020年5月8日的報道稱,近年來“有成千上萬次”這類事件,“執法過度、公正為零”。警方不但在逮捕嫌犯時過度使用暴力,面對無辜民眾時也是如此。

                2011年3月24日,奧克拉荷馬州馬戴爾市(Madill)居民約翰尼·雷佳(Johnny Leija)因為肺炎和脫水住院。他的肺部不能讓足夠的氧氣融入血液,導致他因腦部缺氧而神誌不清。到了晚上,雷佳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不能配合醫院的治療。

                醫院沒有保安,不得已報警,希望警察能夠把雷佳控制住。3名警察到達現場,他們口頭命令雷佳跪下。被拒絕後,警察對雷佳使用電擊槍,但是沒有作用。3名警察合力將雷佳摁在墻上,再次對他使用電擊槍,但是依然沒有把他擊倒。警察們把雷佳摁在地板上,以便讓護士註射鎮定劑。就在此時,雷佳全身松軟,很快搶救無效死亡。

                法醫認為雷佳的死因首先是肺炎導致的呼吸衰竭。警察的電擊和執法時的身體接觸惡化了這一情況。醫院的醫生認為,警察將雷佳摁在地上,手扭在背後,進一步讓他無法呼吸。警察局認為現場的警員沒有過錯,不必承擔責任。

                但是受害者家屬不這麽想,死者的母親把警察告上法庭。“我的兒子不是罪犯,我的兒子就是病了。”

                警方使用“有限豁免”為自己辯護。第十聯邦巡回上訴法院駁斥了這個說法,認為警方的行為▓違反了憲法第四修正案,而且明知故犯。雷佳是病人,不是罪犯,不對警察構成威脅。警察不應該對雷佳使用暴力。

                接下來的劇情跟卡拉漢案差不多:最高法院不認同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的說法,以警察的行為沒有“明確規定”違法為由,將案子發回重審。最終警察得到“有限豁免”,不用負擔任何法律責任。

                “這讓我覺得有問題,但是我們贏不了,我們鬥不過警察。”

                “先開槍,後思考”當街射殺無辜市民

                在以上兩個案▓件中,官司都打到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的決定都有利於警方。難道美國最高法院有意偏袒警察?路透社稱,“在最高法院的細心照料下”,“有限豁免”讓警察“更容易地殺害或者傷害平民,而且獲得豁免”。

                這個問題越來越嚴重。從2005年到2007年,針對警察暴力執法的案件中,有56%的法庭判決有利於原告。但是在2017年到2019年,只有43%的判決有利於原告,大部分的判決有利於警方。

                在最高法院內部,自由派大法官偏向於原告,而保守派大法官偏向警察。

                2018年,最高法院就Kisela v. Hughes案宣判。一名亞利桑那州圖森市(Tucson)警察開5槍打死了一名精神有障礙的女子。當時這名女子在自己家的車道上,手裏拿著菜刀。結局跟以上兩個案件相同,最高法院的多數意見宣布警察得到“有限豁免”。

                自由派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和索托馬約爾大法官反對多數意見,認為最高法院偏袒警方造成的社會影響非常惡劣,幾乎就是告訴警察“他們可以先開槍,後思考,判決還告訴公眾明顯不合理的行為可以逃脫處罰”

                “明顯不合理的行為”(palpably unreasonable conduct)這個提法用得好。美利堅依法治國,但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察覺到法律不能背離常識太遠。警察當街射殺無辜市民,在醫院暴力執法導致病人死亡,而後還能不負責任,這就是“明顯不合理”。

                這就是美國警察暴力執法中的“體制問題”。

                警察暴力執法,法院偏袒警察,路透社稱,這種現象越來越多,無怪乎民眾怒氣很大。弗洛伊德被殺後,全美各州都爆發抗議,這是常年積聚的不滿,接著疫情和經濟衰退導致的高失業率,來了一次總爆發。

                也無怪乎▓民主黨會喊出“削減警察經費”(defund the police)的口號,明尼安那波利斯市先行一步,表示要解散警察局。毛主席說,“矯枉必須過正”,看到民主黨也懂這個道理。

                《2020年警察正義法案》

                殺害弗洛伊德的德雷克·沙文會被“有限豁免”嗎?從現在█來看,概率比較小。6月3日,明尼蘇達州總檢察長宣布對沙文的控告升級,三級謀殺罪變成二級謀殺罪。6月8日,當地法院將沙文的保釋金設定在100萬美元,這這麽高的金額讓沙文幾乎無法被保釋(除非他有一個百萬富翁親戚)。

                6月8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宣布推動《2020年警察正義法案》(Justice in Policing Act of 2020,116屆國會H.R.7120),旨在限制警察權力,解決“有限豁免”的問題。該法案得到200名眾議員的支持。

                微信圖片_20200620112748

                (VOX新聞:眾議院民主黨在佩洛西的帶領下單膝跪地默哀對弗洛伊德表示悼念。)

                上文說明,有限豁免有3個條件:警員的行為被判定不違法憲法;沒有“明確規定”;“出於好意”。法案提出針對性整改意見。

                《美國法典》第十八編242條規定任何人不得打著法律的名義(in the color of the law),“蓄意”(willfully)剝奪任何人憲法或法律賦予的權利。在實踐中,這條法律主要用來約束公職人員。

                但是要用這條法律來控告警察,首先得證明他們“蓄意”,也就是主觀故意暴力執法、非法侵犯公民權利。要做到這一點很困難。

                法案提出修改相關法律條文,將“蓄意”改成“知道,或者貿然不顧”(knowingly or with reckless disregard)。這就是說,即使不能證明警察在暴力執法時有“主觀故意”,但是只要能證明警察知道法律(不知道法律還能當警察嗎?),或者“全然不顧”後果而強行使用▓暴力,也可以判定警察違法。這相當於降低了警察暴力執法、剝奪對方憲法權利時被判定違法的門檻。 (美國國會, 2020)

                法案明確提出修改《美國法典》第四十二編1983條,“出於好意”和沒有“明確規定”不能作為“有限豁免”的理由。

                改革之後,“有限豁免”沒有被直接廢除,但是應用範圍將大為收窄,不能再成為惡警們的免死金牌。

                法案還提出對美國的警察體制開展廣泛的改革。

                弗洛伊德被沙文用膝蓋跪住脖子殺死。法案提出,禁止警員在執法時做出任何動作,鎖住對方脖子(chokeholds),“按壓喉嚨或者氣管,做出動作限制血液或者氧氣流入腦部,或者拘束頸部大動脈,阻止或者限制呼吸、減少呼入空氣”。

                法案提出限制警員使用“致命武力”(deadly force),也就是“造成重大致死或者嚴重身體損害的風險”的武力,包括使用火器、限制血液或氧氣流入腦部的動作、多次使用電擊武器。

                法案提出,警員只有在“必要”的,其他“合理替代選擇”已經窮盡的前提下,且不會傷害其他人的情況下,才能使用致命武力。在遭遇孕婦、21歲以下人員、老人、精神或者身體殘疾或受到損傷的人員、認知能力因為酒精、毒品、致幻藥物或其█他藥物受損的人員、病人和英語不好的人員時,要盡量使用“最低限度的武力”(the least amount of force)。

                法案提出,在偵辦涉毒案件時,警察拿到了逮捕證或者搜查證,也不能不敲門、不報名身份就直接進入嫌犯家裏抓人。

                法案還提出加強對執法力量的監督。聯邦警員在身穿制服工作時必須佩戴攝像頭,並劃撥經費給各州和地方,確保各地警察在執法時都佩戴攝像頭。

                法案提出劃撥一筆經費,給各州和地方的警察部門,讓它們開展█培訓,學習法案精神,特別是開展不得種族歧視的相關培訓。

                法案提出,有美國司法部主抓建立“全國警察失職行為登記系統”,全國聯網,時刻追責,讓惡警無法遁形。司法部成立專門部門,協調對聯邦、州、地區執法人員不法行為的調查和檢控。

                新法案的改革力度不可謂不大,該花錢的地方就撥款,的確有誠意。目前我們看到的是法案的初稿,在立法過程中會經過數次修改。

                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帶領下,眾議院裏的民主黨對法案表示支持。由於民主黨是眾議院的多數黨,也許法案不需要經歷多少波折就能夠通過。但是法案尚需在由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通過。

                目前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明確表示支持警方,對通過改革興趣不大。如果法案在參眾兩院通過,還需要川普簽署生效。而川普也明確表示支持警方。他逮住民主黨“削減警察經費”的提法,指責民主黨圖謀削弱執法力量,是國家的禍害。

                2020年是大選年,兩黨的政治鬥爭▓趨於激烈。警察改革法案能否通過,就要看兩黨有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坐下來解決問題。

                 

                參考文獻:

                【1】美國國會. (2020年6月8日). 2020年警察正義法案[A]. 檢索日期: 2020年6月9日,來源: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 

                https://www.npr.org/2020/06/08/872180672/read-democrats-release-legislation-to-overhaul-policing

                【2】美國最高法院. (2009). Pearson等訴Callahan案[A]. 檢索日期: 2020年6月9日,來源: 路透社: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834197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08CBB032D9C60418C717DB730C0F1E47DA4&ts=1591774189525

                本文為凯发k8网站*k808·vip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www.dooo.cc)。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責任編輯:林夕 關鍵詞: 有限豁免 美國警察制度

                相關閱讀

                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